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乐清湾 > 乐清湾2013第一期 > 翰墨名家 >
文化布谷鸟 艺术长青树——记著名文化学者孟庆江
■董联军
癸巳之春,白鹿衔花,如愿拜访了著名文化学者孟庆江先生。孟老今年七十有六,儒雅年轻,平易随和。谈起温州文化,显得兴奋激动。他说,温州文化源远流长,在历史上就有许多大名鼎鼎的文化名人,如今温州不仅在经济领域让世人注目,而且知名文化人也不少。
我说孟老您也是咱们温州的名人和骄傲啊!他笑道:我有名,但我不是名人。“名人”概念有些含糊,毛泽东是,蒋介石也是,当今要想出名,花钱“炒”一下,报刊、杂志、电视上出现的各类“名人”、“大师”屡见不鲜,可有多少受人尊敬的?
孟老多才多艺,热心公益,有一大堆光彩夺目的头衔:画家、艺术家、教育家、文学家、社会活动家等。就在刚闭幕的第三届世界温州人大会上,他被聘请为大会顾问,获此荣誉,份量不轻。因为在19位顾问中,文艺界仅有二人。
 
一、苦字当头,锲而不舍辉煌路
生活是一条路,人生是一首歌。尽管这是一条泥泞小路,但沿途风景绚丽,一位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光着脚丫,目光坚定,从清晨踌躇满志走向夕阳。一路风景一路歌,画出祖国壮丽山河,唱出爱国炽热情怀。他就是被誉为“文化布谷鸟,艺术长青树”多次荣获国家大奖的著名画家、文化学者——孟庆江。
孟庆江1937年生于温州,196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人物画专业,师从蒋兆和、叶浅予,是叶老入室弟子,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历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连环画报》主编、《中国艺术》副主编等职。作品雅俗共赏,著作甚丰。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孟老成功的秘诀是:“苦字当头,乐在其中。”他小时候家境困难,10岁才上学,第一年的学费是托人说情免掉的。因为穷,舍不得买鞋子,经常光着脚丫子上学。从小品尝到生活之艰辛,学习尤为刻苦。小学第二年,学费不能再免。但学校有规定,考试第前二名免除学费,于是发奋用功,即使生病依然想尽办法学习。有次,他生病了,一二个月不能活动,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心里着急功课跟不上,情急之下,请母亲把书贴在床铺的顶板上,躺在床上像看“天书”似的把书念完。靠着勤奋用功,他的成绩在小学与中学时一直名列前茅,为自己挣了学费,也减轻了家里的负担。
他考上中央美术学院去报到,随身钱物不足百元,二十二元的帆布箱、六元的竹筐、二元的小扁担,外加怀里揣着的三十五元的伙食费,就这样挑着竹扁担上京城求学。在中央美院的五年里,日子虽清贫,然一如既往,孜孜不倦地学习。孟老说:“现在家里还保存着这三件传家之宝,勉励自己不断进取。”
1970年至1972年,四人帮猖狂肆行,他和人民美术出版社里的同事们一道,从北京被下放到湖北咸宁,过着艰苦卓绝的生活。牛棚睡觉,蚊虫叮咬。每逢下雨,房顶漏雨,脚下臭泥。后来,住进土坯垒的连队宿舍,每屋上下铺住八人,拥挤不堪。夏天,大田滚了身臭泥,回来没处洗澡。不仅住的差,吃的更差,可以说没有什么东西。田地里能抓来吃的,都让抓光了。即使在这样艰苦困难的条件下,孟老还是编了《水稻栽培技术》一书,创作了国画《江山女民兵》,写了电影剧本《不尽长江滚滚来》。从不放弃学习!
时间就是财富。他经常硬逼着自己去“偷”时间。过去北京城里理发店少,去理发常要等很长时间。别人都挑大白天、好天气去理发。孟老偏挑深夜,大雪天去理发。上班时,也是早去晚归。他通常提前半个小时到,晚一至两个小时回家,一天“偷”2小时,一年下来就很可观了,几十年坚持下来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在创作《京杭运河风情画卷》时,他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抽出时间做紧张的案头工作,并多次进行实地采风考察。沿着运河采风,跑了天津、徐州、扬州、常州、无锡、苏州、杭州等20多个大小城市,记日记、画速写、拍照片。踩点234个地方,饿了面包对付一顿。孟老说:“我的座右铭是让每一天都留下人生为事业而奋斗的足迹。我不相信‘天才’,事情是靠人干出来的。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一种精神作支柱,每天都为自己的明天而设计、奋斗和创造,那就其乐无穷。”
孟老年近八旬,依然充满活力和激情。他有一个几十年来一直不变的创作习惯:每晚作画到次日凌晨3时,从不间断。一位北京的朋友听说了他的这习惯不相信,有次半夜两点多钟突然给他打电话,没想到他很快就接电话了,朋友信了。
孟老说:一个人不能决定自己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拓展自己生命的宽度,尽可能使自己的工作、学习和精神生活充实。他的一生就是这句话的生动写照,凭着勤奋执著拓展了自己的生命宽度,用手中的画笔描绘出了辉煌斑斓的人生图景。
 
二、情系故里,文化助推新温州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我的心总是燃烧着,我的血总是热的。孟老这样讲,也是这样做。他在温买了个小房子,身在北京,心在故里。隔三差五回来,总想为家乡尽绵薄之力。
作为温州文化名人,孟老一直记着三句话:“不忘记帮温州文化人走成功之路;不忘记为温州做事;不忘记多创作有关温州文化的作品。”在他看来,温州文化名人为家乡出力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为温州争光,他们学术上有成就,名扬四海,是温州人的翘楚。另一种是为温州做贡献。而他本人就是借用自己的工作平台,几十年来为温州做点事情的那一种。
据孟老回忆,过去温州地区画连环画的画家,几乎90%的作品都是通过他在北京做介绍、发表及展览,多达六七十位。有些连子女上学、考艺术学校等事情都找孟老,他都热心相助。近期,他还和温籍文化名家、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谢云老先生一起策划,准备组织一次在京温州文化人与温州文化有关的大型美术活动。
温州是孟老“艺术的故乡”。在他的创作生涯中,就有多次专门表现温州的题材,展现温州人民发展市场经济的伟大创举和城市建设新貌。第一次是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温州作为沿海改革开放城市之一,孟老创作表现温州新貌的题材;第二次是改革开放20周年之际,孟老创作有关温州经济改革走在全国之先的几个“第一”的题材。如中国首座龙港农民城、全国第一家农业跨国公司、全国第一座最长跨海大桥、“胆大包天”中国第一家农民包机公司、全国首创全社会养老保险之城……;第三次是本世纪初,孟老创作了《温州民俗百图》;第四次是在建国60周年之际,亲自策划“千人绘画献国礼——挑战基尼斯”活动,3629名市民进入体育场内,依次站在长1949米、宽60厘米的巨幅画卷前挥毫作画。孟老在卷首上创作5米长的《白鹿姑娘献寿图》,庆贺祖国生日。央视三套“想挑战吗”栏目组来到现场拍摄盛况。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进行现场公证,宣布挑战成功,并向活动组委会颁发了证书;第五次是在母校温二中校庆100周年,几乎画了大半个温州城区(海坛山——黄龙),温州新闻联播作了长篇幅的报道等等。
除了用画笔描绘故乡的美丽风土人情和日新月异的变化,他还对推动弘扬温州的民俗活动,作出积极的贡献!2001年孟老回温州探亲,与钱兴中市长见面,当钱市长向孟老征求建设“历史文化名城——温州”的意见时,他向市长具体地介绍了失传50年的民俗活动——温州的“拦街福”的盛况。市长告诉他,可在五马街改造工程完工“开街典礼”之际,进行“拦街福”试行,还托他再请一些温州文化名人,共商文化建设大事。于是孟老请了叶大兵、胡珠生、张思聪、林剑丹等朋友会聚一堂,共商文事,其中“拦街福”说得尤为具体。钱市长当机立断,之后就布置市商业局和《温州商报》社进行研究,落实此项工作。当孟老在商报的头版头条看到此消息后,甚是欣慰,马上绐商业局局长叶春江写信,就“拦街福”的规模、操作办法、组织领导等多方面提出个人看法和建议。“拦街福”活动,不但搞活了温州的经济,而且丰富了温州人的文化生活。只要温州有拦街福活动,孟老都会从北京赶回来参加,他还亲自上场为市民们展示捏泥人的民间工艺。在孟老的积极推动下,温州的民俗活动越来越频繁活跃。
“正月灯,二月鹞,三月麦管做吹箫……”悠悠岁月,唯童年的生活情趣,梦里萦绕,难以忘怀。这些民谣图画,唤醒老百姓对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说起《温州民俗百图》的创作,孟老深情地说:2003年他来温州,市长钱兴中看望他,希望孟老把温州民俗系统地画出来。钱市长说,这是一种文化,带有时代和地域的烙印,能引起温州人的思乡、爱乡之情,尤其在建设新温州的形势下,能做到凝心聚力和推动乡人积极性的作用。
《温州民俗百图》现常年在江心屿展出,增强了温州的文化氛围。孟老还画过不少温州民俗作品,并陆续发表在有关报刊上,一套温州民俗邮票,被收藏在温州“轻博会”的政府纪念册中。孟老的温州民俗画还跨过海峡,在台湾展出引起在台的温州同胞乡思。这些对提升温州民俗的知名度大有裨益。
孟庆江始终对家乡一片深情,在他近年的创作计划中,有开始创作的《温州历代名人图卷》,如王十朋、苏步青、南怀瑾等,也有正在筹划酝酿中的楠溪江和会昌湖系流水文化工程《画说瓯江八百里》等。
 
三、博学多才,著作等身成大家
超人的才华,大多是来自超人的努力。孟老不仅是资深的编辑、出版家,而且是与时代同步的画家、文学家、艺术活动家和教育家。他厚积薄发,积半个世纪艺术实践之经验,创作了大量具有深远影响的作品,并培养了一大批有作为的青年艺术家。他还涉猎文学、影视等领域,杂文、人物传记、书评、甚至小说、电影剧本等达几十万字,并出版过好几本集子,可谓多面手,因此被称为“学者型的艺术家”。
著名导演黄健中曾对孟老说:“电影就是会动的连环画,而连环画就是不会动的电影”。由此,孟老试着将想说的“故事”写成电影,并用了一周的时间写成一部电影《琴弦》作品,寄给峨眉电影厂的《电影作品》杂志,想不到只字未改就给发表了。
“文革”时期,他曾写过一部反映林彪集团的电影《不尽长江滚滚来》,后又在黄健中的启发和建议下,开始写四十集电视连续剧《画家日记》。孟老还写过舞剧《女娲》,黄导说可以推荐给美国“百老会”。对于奥运会开幕式的“空中点火”创意,是否参考了孟老曾经为它的导演团队成员出过点子:火的来历,可以是伏羲空中取火……?
香港回归前夕,孟老撰文并担任香港“大公报”出版的《邓小平与香港》大型画册的主编。新华社配照片,周南写书名,董建华等任顾问,这是一本很有历史意义和档案价值的作品!孟老说,邓小平高瞻远瞩,富有科学和创造精神。他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的伟大构想。香港回归,雪洗百年国耻。小平同志生前深情地表示,香港回归祖国后,他要亲自去那里看一看。宿愿未成,遗志必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一定能完成!
孟老说: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讲,了解本民族的文明传统和文化品格,认识本民族的特性及其发展轨迹,将有利于树立民族自豪感和自强不息的信念,这是一个民族形成健全的开放心态,保持稳健的前进步伐的前提。正当中华民族准备跨世纪的时候!孟老担任《画说中华》共(10卷)的特约主编,将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像丰富多彩的皮影戏一样,美丽呈现,意义重大!
《汉书?艺文志》中将中国的文化分为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数术和方技,清代修《四库全书》,集传统文化之大成,包罗经学、史学、地理学、诸子、兵家、农家、医家、天文、算术、艺术、小说,以及释道典籍和文学等等。看得出,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将文化史哲和自然科学结合在一起的,中国的知识分子历来也总是将知识与做人紧密联系,既讲治国的本事,又讲修身之道,弘扬正气。在一个国度里,众多的文化门类能相互保持有序的完整发展,是世界的奇迹,也是民族的骄傲。
《连环画报》是中国创刊最早的具有鲜明的民族化、大众化特点的连环画艺术月刊,它融知识性、趣味性、艺术性为一体,题材广泛、内容丰富、风格多样,适宜多层次读者,在国内发行量之大,曾被列为“中国美术之最”。在国内外覆盖数十个国家地区,备享盛誉,深受读者喜爱。孟老说:“我是画家,让我出任《连环画报》主编,是迫不得已,但他一任就是近14年,总共编了160期。在当主编的日子里,遇到里里外外的困难和阻力,在奋斗中锻炼了自己,比起单纯的‘画家’成熟多了。”
国家图书馆聘孟老为“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他还应邀在国家图书馆作“小人书的天地有多大”的学术讲座,引起全国连环画界和新闻媒体的强烈反响。并写成一万陆千字的论文《论中国的连环画文化》,这是孟老曾作为中国连环画领军人物之一的总结和体会,也是目前我国连环画史上唯一最长最全面的论文,在连界有广泛的影响。2008年2月14日《光明日报》用两个整版发表孟老和冯骥才的论文。2011年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的《籀园》又刊登一次。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下期,外国的卡通冲击中国,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中宣部成立“调研组”,孟老被吸收为成员(总共3人,一位兼职领导,另一位负责电影,孟老负责出版物),在全国范围进行调研,他写出近万字的“调研报告”,对卡通(现称“动漫”)的来历、正反两方面影响、我国如何应对等提出有理有论有据的分析。随后,国家发动了一项“5155”工程,对动漫事业的健康发展开辟了新的前景。
他主编的《中国彩绘连环画集锦》系列,更是获得出版界人士的赞誉。原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著名作家孟伟哉在前言中写道:“数量众多、内容丰富、题材广泛、作品意蕴深刻。在继承中国传统工笔线描风格的同时,又有自己的创新和发展,契合了当代读者的审美情趣,渗透着新的时代精神。创造了自己富有个性特色的艺术世界”。他创作了大型工笔重彩组画《和谐颂——阳光?绿色?水和人的笑声》,被文艺界认为是一个世纪的主题,一个时代的主旋律;目前,孟老开始整理自己数以千计的绘画作品和一百多万字的文牍材料,准备陆续出版自己的“全集”共十卷。有著名作家要为孟老写《艺术人生全传》。
 
四、精益求精,连环画界树丰碑
对于孟老这位卓有成就的艺术大家来说,连环画是他丰富多彩的艺术世界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孟老是我国著名连环画家,擅工笔重彩,作品甚丰,雅俗共赏。从事连环画创作50年,创作、出版了大量连环画及书籍的封面和插图。迄今已创作连环画121套,读者十分熟悉的有《刘胡兰》、《蔡文姬》、《晏子拒赏》、《纣王宠妲己》、《江姐》、《长恨歌》、《白蛇传》、《三打祝家庄》、《文天祥》等。
其中《蔡文姬》、《长恨歌》分获“第二、三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二、三等奖。《西游记》获特等奖,《窦娥冤》获国家二等奖,其中《蔡文姬》、《秋翁遇仙记》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主编大型连环画册《中国古典十大悲剧连环画集》和《中国古典十大喜剧连环画集》20套。编著有《连环画创作入门》、《美术向导》、《谈构图》、《谈线描》等。在第三届全国连环画报刊金环奖评比中,孟老被评为优秀主编。
孟老在连环画艺术创作是成功的,尤其是古典彩色连环画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他喜欢人物色彩明艳,配以古色古香的暗色,灰调画背景、树木,山石,加上底色选用的仿古丝绢,使作品充满浓厚的典雅之气和古朴之风。如《蔡文姬》的史实性,《不屈不挠》的陈述性,《长恨歌》的浪漫性,各具特色,耐人寻味。如《白蛇传》、《王昭君》、《阳关奇遇》、《三打祝家》、《文天祥》、《纣王宠妲己》等作品,线条虬劲,繁简得当,造型自然,惟妙惟肖。文天祥的正气、高渐离的刚强,梁山泊英雄的侠义,都栩栩如生地跃然纸上,给人们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长恨歌五十七图》更是神来之笔。画面构思精巧,造型古朴浑厚,自然细致中又不乏夸张,作品处处洋溢着浪漫精神和深邃清远的意境,具有强烈的节奏感和装饰性。这种诗画一脉,图文并茂,生动形象的描绘,把自居易的千古名作淋漓尽致地表达,于不事雕琢中尽显诗意,堪称丹青妙手,仿佛把读者带回到大唐,感受李、杨缠绵爱情。谢盛培先生对作品做了细致的分析和很高的评价:“为画者赞,无误诗之千古丽笔,无负作诗人千秋盛名,亦无愧画苑采笔韵传。”作品给人以美的感受,历史的再现,文学的升华,艺术的熏陶,并留下永久的回味和思考。
孟老创作的连环画,题材人物涉及古典与现代当代,内容纷繁,数量十分庞大,所遇到的难点和挑战自然就多。令人可佩的是,他在继承中国传统工笔线描风格的同时,有了创新和发展,契合当代读者的审美情趣,渗透着新的时代精神,创造了富有个性特色的艺术世界。
如现代题材的《刘胡兰》、《少奇同志回延安》、《江姐》等都是在连环画界和社会上产生过影响的佳作。为了创作好《刘胡兰》,他来到刘胡兰的家乡——山西文水县云周西村体验生活,一住便是一个多月。他在刘胡兰生前的家中,同刘胡兰的母亲不断地访谈,收集整理出大量素材。在刘胡兰形象的塑造方面,他在该村找到了几个与刘胡兰人物相似的女性,经刘胡兰的母亲确认,把其中一个最与刘胡兰相似的人物留下来,依照此人塑造出英雄的模样来。在谈及刘胡兰就义时,她的母亲有个提法,那就是刘胡兰穿的是黑色的棉袄,而根据刘胡兰的事迹编绘的各种宣传品,均把黑色棉袄换成了红色棉袄,刘胡兰的母亲多次向他提出异议,并一再叮嘱其一定要反映真实情况。尽管孟先生多次把这个问题汇报给有关领导,遗憾的是未得到同意。于是,人们看到的各种《刘胡兰》的版本,刘胡兰身着颜色均为红色,这是“文革”特殊时期所留下的特征吧!也是孟老无可奈何的心事。
孟老不但在艺术上精益求精,在政治上也是非常敏锐坚定。如在刘少奇同志被批斗期间,孟老就冒着风险默默创作《少奇同志回延安》的连环画。刚完稿,少奇同志就平反,画册以最快速度出版,所有书店都排起了长队。王光美同志看到了连环画,亲笔写信给孟老表示感谢,并赠一帧她的摄影作品——少奇同志在工作。
一百多套连环画,意味着洋洋数千幅乃至更多独立的幅面,其创作之艰辛,灵感之迸发,技艺之功力,知识之要求,以及对现实或历史的生活情景之研究与把握等,都是对一个艺术家的严峻检验,也是对其文史哲经、民情风俗等综合素质的考验。将一个文学的、戏剧的或传说的故事变成一系列图像,这既是理性思考与感性领悟交互进行的过程,是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交叉进行的过程。小人书蕴含大世界,最能检验一个画家的功底和综合实力!
孟老从小受民间艺术影响和熏陶。出生在当年东门涨桥头“三十间”,即现在的康华大厦一带。这里的居民大部分是城市贫民,有的养牛、有的做豆腐、有的算命、有的画雨伞,可谓三教九流。生活其中,吸收了不少民间艺术营养。他从小就喜欢画画的,给算命的邻居画过算命牌儿;与画雨伞师傅的儿子是好朋友。不仅如此,他还曾学做绢人、头盔、花灯、木偶等民间工艺品。孟老说:“我的艺术生命来自民间,没有“三十间”的生活经历,就没有我的艺术生涯。”
 
五、艺术长青,与时俱进杰作传
在绘画上,孟老以工笔为主,兼写意,除了连环画,他还涉足国画、年画、插图等,其国画作品近千幅。长期以来,孟老始终奉行“艺术为人民大众、为时代进步讴歌”的艺术理念,作为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专家评委,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与时俱进,用画笔描绘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宏伟画卷。面对近些年书画界一些人大兴炒作、追求名利之风,他却心无旁骛,时刻关注国家大事,以敏锐的政治眼光,紧跟时代步伐,紧扣时代脉搏,积极创作一批批反映时代之声的佳作。
如代表作《中华五千年历史文化图卷》长达170米,孟老以“白描”手法,笔精墨妙,淡雅清新,磅礴万物,气势恢宏,集古今之大成,被专家称为“美术史上的巨著”、号称“中华第一长卷”,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经典。现已出版成《伟哉中华》上下册。长卷由110多组事件和人物组成,以历史的发展为脉络,栩栩如生地再现中华五千年的历史文化、神话故事、人物事件、风土人情、古老建筑等。不但全景式地展现了千古横亘、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而且升华了坚韧不拨、自强不息的中华精神。
这部艺术地再现中华五千年历史文化的大型文献图卷,现已被制成高2.4米、长1500米的浮雕墙展现在北京中华文化园,供中外游客欣赏,并且被列为北京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当人们徜徉于此,无不被这盛大的石雕“中华魂艺术墙”所吸引、折服。该图卷问世以后,社会各界纷纷关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华读书报》、《新闻出版报》、《中国教育报》、《中国图书评论》、《中国出版》、《中国教育电视台》等首都新闻界、出版界、史学界、美术界的著名专家、学者、记者,纷纷称赞。中国社科院历史所陈租武所长审阅并亲自写序,给图卷以充分肯定,并指出“这是一个不朽的画卷”。徐悲鸿夫人廖静文说,“这是一件伟大的工作,要宣传这样的好作品,让它发挥真正的作用。”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对国家时政的关注和敏感伴随着他生活、创作的每一天,改革开放发生的每一件大事、新事都触动他的心灵,激发他的创作灵感。世界华人精英联合会主办的《东方之子》杂志出版发行了《著名画家孟庆江》专辑,春天故事、中国申奥、三峡截流、高峡平湖、抗洪凯歌、白衣英雄、世妇大会、飞天圆梦、情系汶川、中华文化五千年……一幅幅水墨丹青展示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时代风采。《东方之子》杂志出版发行之后,新华社记者写了较长的报道。
中国申奥成功之际,孟老以独特的艺术构思,以中国文化的立意和组,来创作了国画《申奥大使》。展现了中国“申奥大使”杨澜在世界讲坛上面带笑容、充满激情请全世界为中国加油的生动情景。奥运开幕,举世瞩目。孟老又创作了国画《人类的母亲女娲》。画面中女娲足立鸟巢,鸟巢四周灵动着远古世纪的始祖鸟、恐龙及各种原始森林动物,象征人与自然的和谐。女娲昂首挺胸,以其神力穿透天空,托举起补天的五彩巨石,表达女娲为人类造福。这两幅表现北京“人文奥运”的主题姐妹作,在一些国家级媒体和画展面世后,受到了社会的高度称赞。 
又如在春节晚会上,孟老听到主持人说了一句话:河北省有一个村的农民为感谢国家取消农业税,自发铸造金鼎敬献中央。他马上收集素材,创作了国画《献金鼎》,作为国庆60周年献礼作品。
如国画《总理来到俺田间》,是孟庆江表现中国改革开放时代主题的又一力作。画卷上,身穿黑色朴素上装的温家宝总理站在谷穗沉甸的田间,面带微笑,俯首慈祥地与一位身穿淡灰色农家服的白发农妇亲切交谈,他真诚地说:“我心中最关心的是农业、农村和农民。”仰望着总理,白发农妇脸上绽开了感激、满意的笑容。这是一幅中央政府关心“三农”、体恤民生的“赤子图”,是孟庆江歌颂党的“三农政策”的时代之作,它充分表达了一位老艺术家的“时代情结”。
还有《神五》、《神六》更充分体现艺术家与时俱进的精神内涵。《高峡出平湖》、《京杭大运河》、《中华舞魂》、《和谐颂》、《同在蓝天下》等历史和现实的重量级作品,显示了一个成功艺术家晚年的辉煌……
2011年11月14日,孟老携30多幅精品画作赴台湾参加海峡两岸“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画展。反响强烈,台胞们对孟老作品称赞不已,认为作品不但“逼真、传神、生动”,而且内涵深刻。如11米长的连环画长卷《辛亥百年祭》,描绘了从“同盟会”成立到武昌起义成功的诸多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国画《黄兴》、《秋瑾》、《蔡元培》、《宋庆龄》和以“总理遗嘱”命题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大幅国画孙中山像,作品形神兼备地追忆了中华民族骄傲儿女,为了民族的崛起和富强,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伟大精神。又如《炎黄蚩——中华儿女之祖》、《同在蓝天下》、《日月潭的传说》、《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槟榔树下》和《和谐颂》等,则反映了两岸的历史文化渊源及同胞情谊。寓意中华儿女无论受山南地北,海峡滔滔之隔,都有着共同的历史文化渊源。
譬如抗日题材,《血战台儿庄》作品,孟老以正义和良知表现两岸人民的“魂”与“情”。一些当年的老兵面对画作凝视良久,思绪万千,禁不住流下热泪。这是孟老第一次表现国民党正面战场上对日本浴血抗战的场面,含蓄地表现了张自忠等名将的战功,深深打动了一些“老兵”的心。《梅兰芳蓄须明志》作品,则反映了中华儿女同仇敌忾,爱国抗日的坚强决心和毅力!
还有妇孺皆知、耳熟能详的中华民族的精英,如《苏武牧羊》、《杨家将》、《郑成功》、《文天祥》、《林则徐》等反映的是民族“魂”,表示中华民族伟大的精神气概。《重睹芳华》描写的是汉末,才女蔡文姬归汉,以她的“胡笳十八拍”为名作画,借古喻今,表达了海峡两岸中华儿女的思乡爱国情怀。
孟老感慨地说,这是一次海峡两岸画家的“文化交流”,也是一次深具意义的“国家行为”。肩负着历史、民族的使命和责任——如何使两岸的文化互动和交流更加密切,促进中华文化的弘扬和发展。
从事画艺50年,挥毫泼墨不止。孟老以真挚的“时代之心”奋笔创作180米长的《京杭大运河》的历史文化长卷。画卷上卷侧重京杭大运河的自然和人文景观,以清代康乾年间为时代背景,表现沿河船只、两岸民居、商贾活动、各地民俗风情以及官宦行踪等等。下卷表现京杭大运河的历史文化渊源。
 
六、厚德载物,天高云淡真境界
孟老还是个热心人,在北京多年,得到他帮助的温籍画家不下30余人,他提携的小辈更是不计其数。人称身残志坚的“中国卡通第一人”的南通胡蓉姑娘就是其中一个。胡蓉17岁参加人民美术出版社组织的《连环画报》培训班,是最小的学员。由于腿脚不方便,每天她坐着轮椅,白天到出版社培训班学习,晚上到孟老家中补习。三伏酷暑,数九寒冬,孟老被姑娘不屈不饶的意志感动了。在学习期间,姑娘遭到母亲亡故、父亲患病等不幸遭遇。在她人生最困难的时候,几度北上求知,都是孟老伸出援助之手。在艺术上孟老建议她改学卡通画,将日本漫画的镜头语言与中国连环画的技法结合起来,结果大获成功。后来她的作品获得国际奖,成为“中国卡通第一人”。作为伯乐孟老功不可没,每当说到这些老人总是淡然一笑。
孟老有一双绣花鞋垫,这是他帮助西南凉山财这三个小孩从小学念到毕业(希望工程),是她们参加工作后,给孟老绣的。还有西北农村两姐妹合作剪纸投稿,经孟老反复指导,作品给发表后,她们“农转非”……这样的“故事”整理起来有一百多。
他不但热心公益,爱心不已,而且也非常重视家庭教育,曾被北京东城区聘为“家教”宣讲团副团长,教育电视台专门拍了他教育儿子的专题“成长路上的轨迹”。其子孟繁聪,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硕士毕业,被清华大学出版社聘为艺术总监。孟老教子有方的秘诀是:跟踪培养,创造环境,用生活来教育潜移默化。他每天都会给儿子讲故事,但从不照本宣科,如果儿子喜欢听,他就说,你就像爸爸一样把它画出来啊。后来,儿子也学会编故事了,自编自画。每天接儿子上学放学,经过农贸市场时,“你看那个番茄多红啊,我们买个回去画一下好不好?”……他总会抓住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培养儿子对美的感受。
在教学方面的建树也很突出,“庆江少年美校”已办十多年,孟老担任“名誉校长”。门生遍天下,粉丝不计其数。孟老还是“多才多艺”的达人。打鼓,他会10多种技法,俨然行家;说唱鼓词字正腔圆;吹唢呐、吹长号,悠扬嘹亮;糊风筝、糊灯笼,式样多达数十个;拉二胡、玩雕刻、划龙船、做提线木偶,民间艺人的活样样提得起,放得下,技艺娴熟精湛。说起这些精湛技艺,孟老说,全是小时候自己混迹于鹿城东门的民间艺人之间,耳濡目染的结果。百工百艺,百人百貌,使他日后的画艺受益匪浅。
成功,当然有价值,但是君不见,世上会有自欺欺人的“成功”,也会有有价值的失败。不管成与败,只要活得有价值,就会有人格,就会受到人们的尊重。孟老虽然已过“古稀之年”,但常说,“夕阳无限好,妙在近黄昏”,自己还要干很多事!
文化布谷鸟,艺术长青树。人生在世,很短暂,也很珍贵。这辈子如何活,因人而宜。孟老说:对自己来说,为事业,为社会努力了,付出了,就会觉得很充实,有幸福感。正如《不落的红叶》一文所言:他的生命没有倒计时,天高云淡,仿佛一朵白云,悠哉悠哉……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