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乐清湾 > 乐清湾2013第一期 > 乐清湾论坛 >
大脑的天才按钮及其它
■赵健雄
    据报道,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布鲁斯·米勒博士在人大脑内成功地发现了“天才按钮”。米勒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对72名由于各种原因而遭至大脑损伤的病人进行研究,发现一个规律——一旦人的右颞下受过伤,就有可能变成某个领域的天才。比如,一名9岁的男孩在部分大脑受损后成了一名天才的力学专家;还有一位56岁的工程师,大脑右半球皮质的部分神经元因病受到损伤后却激发了绘画天分,成了大画家。米勒博士认为这是因为受损神经元坏死后,大脑“天才区”被压抑了一辈子的天分释放出来了。
有人因此提出,能否通过人工手段激活人脑中的那些被压迫、被忽略的“天才按钮”。也就是说,通过技术途径把一个普通人变成天才。对此,米勒博士表示,他有能力借助手术刀和一两件神经外科器械,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方式、甚至改变他的个性和信仰。
    莫斯科大脑研究所所长梅德韦杰夫进一步证实了米勒的结论,他认为,被称为“测错仪”的神经元是存在的,它是大脑内部的一种“预防机制”,具有某种压制天才的功能,不让人们的行为举止偏离常规。每当脑子里出现一个新想法时,“测错仪”就进入了“这不允许”的制约状态,使当事者觉得这种想法没多大意思,失去兴趣。如果这个制约机制出了毛病,或者受到外来损害,那些非凡的念头和天才理论就会源源不断涌现出来,但也要因此要冒很大的风险。
    这么一些说法,在我看来,言之成理。因为对个体来说,通常情况下遁规蹈矩的确更容易苟活,因此由于遗传的作用,此类基因也就更多地留存下来。思想与行为都天马行空、独来独往难免遭遇更多风险,虽然对种族来说,因为增加了创造与发展的可能,所以是有意义的。然而个体会本能地避免,或者说有这种遗传的个体把自己的基因保存下来的机会更少。
    按上述理论,天才是神经系统出了错的缘故,当事者因此异想联翩乃至奋不顾身。
    这和对天才传统的观察与审视也是一致的,譬如大文学家和大艺术家中,感情与精神过敏者便不乏。当事者为自己的创造天分要付出的代价,除了内心痛苦外,与社会也更易产生冲突,从而导致牺牲。
    传统的中国哲学教导人们“外方内圆”,也就是说,把创造仅仅限于内心的思想中,而不要轻易付诸行动。
    其实人体的这么一种安排,大而言之,亦是一个社会的生存之道,即平时按法律与规则来运行,非不得已,不轻言解放。但到了某种关键时刻,却又不能不靠革命来推动。这种时候,不再按“测错仪”的指示行为,或者干脆传统的“测错仪”已经毁损,生活出现无数新的可能与前途,人们因此兴奋,也因此迷茫。进步的机会因此呈现,破坏的前景亦不容乐观。
    显然历史不能天天处于这样的过程中,而俗人也总是比天才更多,否则,充满变数的人类,千百年之后,还成其为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