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乐清湾 > 乐清湾2013第一期 > 乐清湾论坛 >
不是泉贪是人贪
■郭庆晨
    在中国的名泉之中,应该说“贪泉”的名声很大且声名远播。
    贪泉,原本是广州郊外石门镇的一股涌泉,人称“石门水”。其泉水终年清澈甜润,乡民争相饮之。话说西晋时期,广州一度官商勾结、贪腐成风。正在令朝廷大伤脑筋之际,恰好出现了一个叫周清廉的人。此人他长期在北方为官,素以清正廉明而著称。朝廷便派他到广州担任刺史,希冀以他的廉洁来整顿广州的吏治。周清廉受命来到广州,初时颇有一番雄心壮志。然而,“石门水”改变了他的初衷——一次,他偶然喝了石门的泉水,觉得泉水甘甜清冽、入口滑顺,久久难忘,于是,他就天天派人专门到石门取泉水供自己和家人饮用。三年任满,周清廉已不再清廉,而是变成了一个贪官,并受到了查处。对周清廉的贪污行为,包括皇帝在内的许多人都无法理解:好端端的一个清官,怎么就成了贪官呢?而当地人则将周清廉的变贪归咎于“石门水”,因为周清廉常年饮用石门泉水才导致他由廉才变贪的,并将那眼原本清冽甘甜的石门泉水改称为“贪泉”。于是,“周清廉因为喝了贪泉的水而变贪”,“喝了贪泉的水将使人产生无尽的贪欲”的传闻也不胫而走、越传越玄。从此后,凡是到广州任职的官员,再也不敢饮此泉之水。 
    到了东晋时期,广州又来了一位新刺史,其名吴隐之。这是一个在中国历史上享有美誉的清官。他到广州履新之时,“贪泉”已经恶名远扬了。然而,赴任途中,他却偏偏要从“贪泉“路过,还非要饮一饮“贪泉”之水不可。有人劝他,自从“贪泉”得名之后,来广州当官的人都惟恐沾上“贪”的坏名声,如今您要主动去饮贪泉水,可要三思啊!吴隐之却不以为然。到了“贪泉”,他一边掬而饮之,一边赋诗吟诵:“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以表白自己即便饮了“贪泉“水,也要像占代贤人伯夷、叔齐一样清白做官的决心。吴隐之到任后,清正廉洁,体恤民情,善断冤案,生活俭朴,受到了当地百姓的称颂。不像人们相传的那样,喝了”贪泉“水的官就一定是贪官,必定会贪婪成性。更让当地人感动的是,吴隐之在广州任满回京时,夫人带了一斤沉香,被他发觉后,气愤地将沉香投入水中。为此,白居易写诗,赞他“尚书清白临南海,虽饮贪泉心不回。”不仅如此,吴隐之晚年退休之后,始终保持晚节,一尘不染。晋安帝称他“处可欲之地,不改其操。”是的,吴隐之在朝中曾担任掌管财权和封疆大吏的重臣,他的地位和职能为他提供了贪欲敛财机会,但他却终生廉洁“不改其操”。
    同样是“贪泉”水,为什么周清廉喝了就会变贪,而吴隐之喝了却依然清廉如初?为什么周清廉做广州刺史时,许多没喝“贪泉”水的官员,与周清廉沆瀣一气,成了贪官。而吴隐之当广州刺史时,那些喝了“贪泉”水和没喝“贪泉”水的官员们,却都跟着吴隐之清廉起来? 
    时光荏苒,围绕“贪泉”发生的故事早已成了历史。然而,强调客观理由,将贪欲的原因归咎于客观条件者依然大有人在。什么“改革开放浪潮的冲击”、“市场经济条件下”、“身处社会转型期”等等,都成了变廉为贪的“不可抗拒的”理由。实际上,一个人贪腐与否,外界环境固然有一定影响,但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内在因素,最终取决于官员的内心是想贪还是要廉。想贪,随便一个什么契机都可以改变它做廉官的初衷,而道德高尚的人,外界条件即便再糟糕,也难以撼动其意志和操守,就像抱定清廉为官的吴隐之,即便饮“贪泉”之水也不会生贪念一样。不是泉贪是人贪。还是在内心世界修养、保持清廉操守上好好下一番工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