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乐清湾 > 乐清湾2013第一期 > 乐清湾论坛 >
赵青云随笔二则
■赵青云
 
老板与千里马
 
    前不久与一位旧友聊天,谈到眼前企业所面临的“瓶颈”问题。他说自己打拼十来年,好不容易把家族企业抚养长大,在即接传给下一代的时候,企业却开始止步不前。请来专家把脉,分析有二,一是裙带关系过密,造成管理成本偏高,二是技术含量一般,产品竞争力不够。而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做的是舍得出钱,引进没有血缘关系的外来人才,加入家族企业的核心阵营,从“旁观清”的角度对企业进行革新。一想到让“外姓人”参与企业决策,这位旧友便觉得有些不放心,所以至今未做出决定。
    大凡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都会面临如何转型这个难题。除非不想发展,或满足于现状。但要成功转型,寻求外援便是一条捷径。所谓外援,其实就是机体运转所需的新鲜血液。因此我认为,那位专家的药方只开对了一半。因为这年头,只要出得起钱,找得千里马也非难事,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嘛。然而,如何让千里马儿正常发挥能力,倒是一门复杂的学问。这也是大多数家族企业最难把握的一件事。人用对了,企业发展顺畅,愈加壮大。反之,便会出现一些半拉子的技术项目,外援或一走了之,或变成一匹“害群之马”,只把企业引向反面。
    我认识一位专门帮企业做经营改革的香港人。近几年,他被内地多家企业高薪聘请过,成功后便激流勇退。依他的自我定位,其作用就像医生,替病态企业作客观诊断,然后确定治疗方案。“问题是这些家族企业对你的方案会有一种立竿见影的苛求,或为了维护自己的掌控权,总是对你具有戒心。”他说,“他们太急功近利了。短期内一旦效果不明显,就会遭遇白眼。他们或采取其他的方式去用药,或干脆向你发出逐客令。但倘若进展良好,前途光明,他们则会千方百计削弱你的权力,或安插亲信在你身边,监控你的动态。”就在年前,这位老兄刚被一家温州的家族企业解聘。在此之前,他的精力几乎为如何融入以老板为核心的管理层所牵制,至于创新或经营战略,在个人尚未得认可之前,几成空谈。这回他算是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而那家民企,听说还在继续寻找另一匹千里马。很显然,这位老兄的失败,是因为与企业主之间缺乏互信。这不是双赢,实是双输。
    讲求关系和人情素来是中国人的特点,这种感性的文化往往又让金钱来扮演交往的媒介,从而冲淡了应有的理性。其实,做老板的应该明白,引进外援是一项长远投资,不可能一步到位就使企业摆脱窘境。大凡优秀人才,他看重的不仅仅是你所给予的高薪,而是高薪背后所带来的挑战与成就感。你要松弛戒心,给他们权力,这是信任之体现,同时也有利于建立他们对企业的归属感。另一方面,做为人才,也不能自侍过高,或眼高手低,在实施方案之前,首先要了解企业文化的内涵。只有让老板时刻感受掌控权,作为人才的你才能放开步子搞好项目。
 
与乡村图书管理员一席谈
 
    新农村建设,图书室也算是必备的硬件之一。去年秋天,我到某著名的示范村参观,在前往图书室的途中,看到了在民居门台上镶着“别墅”两字之铜字招牌的,也看到将自然的溪流两岸筑成花岗岩堤坝一番都市花园式打扮的,且不谈上述的是非或雅俗,但至少可以从中看到部分村民富裕后的心态。
    进入图书室后,现状与我预想出入很大。一溜的书柜排过去,少说也有三千余册图书,壮观得就像多米诺骨牌似地一溜儿排过去。但仔细一看,其实真正可称得上“书”的也不多,倘若除却那些不伦不类的行业期刊与武打小说,可以说还比不上我家的藏书。期刊的确很杂,工商的、电信的、交通的等等,还有的那种在车站码头流行的货色了,只把封面女郎与内容提示弄得非让人眼球喷血不可。
    管理员姓陈,是一位本科毕业回乡的小伙子,有点儿腼腆,但讲实话。见我有些失望,他解释说,大部分的期刊都是城里的单位下乡搞活动送的,虽说没人看,但既然是人家送的,摆在书架上凑凑数也不错。还有些是村里的年轻人自己看过的旧书,本来要打包卖掉的,见村里头办起了图书室,就捐过来了。
    我说为何少见那些农业科技类的?
    陈管理员说,这些书本来就不多,比如果树种植啊、畜养啊、致富经啊什么的?人家借了,好像就当字典用了,大多就没还过来。
    边上有村民插嘴,说有借就该有还,可其中几本就好像梦中情人,难得有接触的缘分,甚至从来就没露过脸?
    陈管理员说,该催的也催了,都是一个地方的,人家就是不还你又怎么的?
    我说,是啊,为了一本书与熟人撕破脸也确实有点难。
    见我对他有所同情,陈管理员也就难免与我多聊上几句。我从中得不出什么结论,却也颇有意思。他说,有些书,漂漂亮亮的,未借时,尚是青春少女,一旦出借,回来时就成了黄脸婆一个。还有些出借书则犹如出嫁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反倒成了人家的东西,想不想回来已不是你说了算。超期还书也属正常。那些成了黄鹤而一去不复返的就有点不应该了。
    另有些报刊是布料做的,大概花哨,老是吸引个别人做起裁缝的念头,捉管理员的后手,摸出剪刀,就咔嚓咔嚓起来。所以有些书刊借过来时还不知觉,打开来一看,就有一扇天窗在等着你来透风。所以难怪,农村的书刊资源本已不多,如此一弄,就更捉襟见肘了。
    聊谈中,陈管理员多次提到倡议村民捐书。理由是如今村里人有钱了,也该在文化素质方面做些投入。这是好点子。一则替村集体减轻开支负担,二来也确实是一项有意义的文化活动。不过,我个人认为,书得捐,但要捐好书,捐有益于农民兄弟的书。而且,不但是村民自捐,还得发动全社会来捐。这对于新农村建设中的图书室,无疑也算是一种贡献。如果你舍不得购新书,就在家里头找找,也可能会找出几本来的。这些书,只要是对新农村建设有用的,尤其是那些科技、教育、卫生类的,就算农民们借去了不还,用某种角度讲,也是一件好事。至于那些与农民不搭界的行业类期刊,还是不要来充数,说难听点,这些本来就是自己写自己的期刊,连圈子内的人看得人也不多,何况我们的农民兄弟!
    与陈管理员一席谈,很简单,谈的就是借书还书与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