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乐清湾 > 乐清湾2013第一期 > 散文随笔 >
黄檀硐的春天
■蔡永东
    四季轮回,经历了寒冬冷酷的煎熬,倍觉春天的可爱。无意中看到一篇《行走黄檀硐古村,寻觅靛青往事》的文章,不由心向往之,春天的黄檀硐又是何等模样。于是在网上查找好线路做足功课,带上导航出发了。
    上山后感觉这路似曾相识,原来几年前跟同事来过灵山顶观风景,黄檀硐在灵山顶过去有十公里。公路是从山顶修建过去,在群山怀抱中我看到黄檀硐古村落静静地卧在谷底,经过九曲十八弯的山路我下到村庄;黄檀硐素有“谷底村落”的称誉,在它四周耸立着百来米高的悬崖峭壁,垂直而下落差很大不亚于大龙湫,也有水流飞溅飘下,宋诗人王十朋有:“飞瀑来从小雁荡,灵源颇类大龙湫”的诗句,想来古时候这瀑布也是颇有气势的,现在上面修建了个小水库,水流就不大了。古村落所在盆地显狭长状,两条溪流自北向南呈“Y”字形贯穿村间,中国建筑喜欢傍山依水,有水源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命源泉。
    村极静,进入村口我不由得放慢脚步,就像怕惊醒沉睡中的婴儿。一条石板路挽着溪水延伸到前方,河埠头有几个老人在洗刷,旁边还几个舒坦地晒着太阳聊着天,一幅与世无争世外桃源般的田园风光,让贸然闯入的我彻底放松心情,继而也悠闲地逛起来。身处青山绿水,让心静下来,像黄檀硐这么幽静的地方就是最好的歇息处。大樟树下有个阿婆在晒菜干,我走过去,阿婆,你在这里住多久了;最早来到这里的人是不是避难过来的。阿婆见有人找她说话眼睛一亮,也叽叽呱呱地说了一通,可惜我一句也听不来。很失望,哦,你听不懂啊!奥,听不懂。最后一句她倒是听懂了。
    黄檀硐具有800年历史,有据可查的是南宋年间时任温州通判(相当现在的检察长)的卢尧盛,由福建迁入村里避难。后来又有明朝永乐年间,清江蔡岙有一位叫卢柯穆的同样因为逃难而迁入黄檀硐,后来人丁兴旺、事业发达了,卢柯穆召集族人重修家谱,遂以卢尧盛为始祖。在村东口,如今尚有一座卢柯穆的坟墓。村里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基本上也就从这里开始,所以村里人都姓卢。
    黄檀硐的靛青是颇具名声的。靛青是一种染料,呈深蓝色,专用于染布,是地上长的一种蓝草加工而成的,过去没有化学染料的时候百姓都用这种染料,以前我们学过古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蓝是蓝草,青就是靛青。黄檀硐当时就是种植蓝草加工成靛青的地方,产品远销台州、福建等周边各省,于是一批人很快富起来,要知道当时的黄檀硐人有多富,该村土改时175户人家中,成分被定为“地主富农”的竟有38户,占总人口的22%,听村民们说,大抵是经营靛青发财的。富起来后怕引起强盗的窥视,村民又修建了东西两寨门,进出黄檀硐除了这两门别无他路,东西寨门至今还保留着。
    黄檀硐跟外界的联系也跟它的经济密不可分,在上世纪四十年代靛青鼎盛时期,黄檀硐是开放的,来自周边各省的商户接踵而来;富起来的村民也走出大山,到乐清、天成等地置办田舍。后来靛青衰落改小农经济,村民也变得闭关自守,十几年前没通公路时,翻山越岭到乐清市区要三四个小时。有个摄影师到黄檀硐采风,见两妇人在河埠头洗衣颇有生活情趣,举相机抓拍,不料一妇人仓惶而逃,另一胆大点的拿脸盆泼水,搞的摄影师很狼狈,原来她们以为摄影师手里的相机会摄去人的灵魂。自改革开放后,山外面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黄檀硐的青壮年又开始走出去,去外面闯事业,留下的都是孤寡老人。
    黄檀硐入选最美古村落使他名声斐然,相信黄檀硐的春天会越来越美;行走在古村落,去聆听一个故事,体验一段历史,感受一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