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乐清湾 > 乐清湾2013第一期 > 散文随笔 >
此处可净心
■陈富强
    见过根雕,但没有见过如此巍峨的根雕。这回去开化,算是开了眼,原来树根,竟然也可以达到这个境界。说起开化,我的记忆里都是青山绿水,那儿的钱江源,几线小溪,一堆乱石,遍山绿树,就汇成浩瀚钱塘。至于开化龙顶茶,在水里的形状,也是以绰约闻名。现在,再加上根雕,开化又多一宝。
    根博园依山而建,建筑层层向上递进,却又巧妙地隐于山林间,所以,从山脚下仰视,只隐约可见屋脊飞檐。入园处规模不大,从园林的结构上来说,有曲径通幽的江南园林味道。但随着深入其间,才发觉所建庙宇的巍然。而供奉于庙宇内的佛祖、观音与弥勒,却是以重达数十吨的树根雕琢而成,说巧夺天工或者鬼斧神工,都不为过。更令人称奇的是,庙宇的建筑风格也让人叹为观止,采用的材料全部是木材,如果说开化多崇山峻岭,以木建屋,不算神奇,那么它的建筑方式,则沿用的是古代的建筑工艺,大殿几乎不见一枚钉子。类似建筑如今保存最为完好的是宁波的保国寺,它所采用的是复杂的斗栱结构,斗栱与昂都用榫卯巧妙衔接在一起,不用一枚钉子,整座大殿稳巧有致。开化根博园的大殿建筑与保国寺如出一辙,是当代建筑艺术的一次回归。
    几乎所有佛教名寺里供奉的佛祖或菩萨,多为金身,惟独根博园佛国供奉的的佛祖与菩萨,以及五百罗汉,悉数用天然树根雕琢,特别是佛祖体积之大,之重,天下无双。这尊佛祖的树根取自缅甸,要把如此沉重、硕大的树根从境外运入国内,再到偏远的开化,可见跑途之遥远与辛苦。从树根的发现到载运,也可想象根博园主人醉心于根雕,对佛的虔诚。我没有见到根博园的创始人,据说那是一个对根雕艺术与佛学颇有研究的民间艺术家。我毫不犹豫地相信这一点,他的人生与这些树根融为一体,然后上升到宗教,便再无止境。
    从五百罗汉,到弥勒,再到观音与佛祖,我感觉灵魂一直游离于我的身体,在大殿之间飞。我从未想过,当根雕艺术以这种独一无二的方式与宗教相结合,它所产生的震撼人心的力量,是多倍的。大殿的建筑样式,以及殿内的摆设,与一般的寺院没有区别,惟一的区别是这里的殿内没有香火缭绕,也没有黄昏时分的诵经声。当然,更没有高僧大德常驻。然而我更喜欢现在这样的格局。
    我独自留在殿内,仰望佛祖,这截树根的重量逾40吨,那么,整棵树又有多重?它生长于缅甸的原始森林,那是热带雨林,这棵树枝繁叶茂,是林中奇迹,它所汲取的水分子,从每一片树叶向树根聚集,然后渗入泥土。然而有一天,它被轰然砍伐,或者,几百年甚至于上千年的重载,它再也经受不起,仿佛一个巨人横亘在林间,它身上所有可用的部分都被取走。留下一截树根,和一圈一圈沧桑的年轮,孤独地遗弃在那儿。没有人想到,许多年以后,它将以另外一种方式在一个山好水好空气好的地方复活,并且永恒。佛在此,端坐数百年树根之上。从此,小城开化,有佛护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