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乐清湾 > 乐清湾2013第一期 > 诗歌 >
冬萧诗歌
■冬箫
纸上故乡
纸上的故乡
带着江南的愁雨
落一阵,愁一阵
落一阵,乡愁就泥泞一阵
 
现在,我试图从纸上的一把铁锄中
寻找汗水
但汗水销声匿迹
我试图
从一顶漏雨的斗笠上寻找汗水
结果是了无踪迹
我试图
从纸上的木门听半点吱呀开启的声息
可是,门
依然紧闭
门前的路依然遥遥无期地通向了远方
 
我茫然了,试图潸然泪下
但没有。只有
我泥泞的思绪
此刻倾盆大雨
 
村落
村落的安宁
从馥郁的油菜花香中飘出来
村落的祠堂泛着古朴的斑驳
还有村落的故事
是我们眼神的方向
 
在土墙围垒的庭院
人们晒谷、吃饭、纳凉、嬉闹
以及出生、长大、老去
似乎村落只有时间的存在
 
而从村落走出去的人
时间却是停止的
他们起床、吃饭、工作、睡觉
然后起床、吃饭、工作、睡觉
没有日子的记忆
在那里,时间只是一只黑鸟
永远盘旋头顶
只有在夜里
彩色的梦到来的时候
村落才会展现一点断断续续的安宁
 
歪脖子树
这棵树是一只硕大的鸟
伸展的羽翅
背负着整个的天空
 
它年纪大了
爷爷也没看到它的栽种
但每年,鲜艳地开花,鲜艳地落花
静默得就像走过季节的一张张书签
冷不防就更迭了村落的冷暖
 
有一年,天特别蓝
一个身影被迫挂在了歪脖子上
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这时,羊停止了咀嚼
狗停止了吠叫
很多人则围着歪脖子树
为这枚鲜艳的落叶叹息
 
后来,树更歪了
也从此不再鲜艳地开花
鲜艳地落
 
童年记
我有比大人眼里大得多的天空
也有更加绚烂的云彩
我有古老到吱吱作响的厢房和
三米见方的风雨
我有可以藏匿身影的厅堂
还有悬梁刺股的书案
 
我有炊烟直上三千尺的土灶
和眺望银河落九天的花园
我有从小玩到大的赤膊小兄弟
来了又走
来了又走。终于
走出了我的视线
徒留下我失落的眼神
还有,我费九牛二虎之力
才能打开的朱漆大门前
叔叔阿姨们走走停停,川流不息
我看着
他们的头发越走越白,人越走越少
孤零零地剩下了我一个
最后,我也走了
就这么走出了我的童年
 
土墙
从土墙的这头翻越到那头
就如同翻越了诱惑和现实
因为她
每到三月
身上就开出千朵万朵的花香
 
多年来
我,看风吹风
看雨下雨
看阴柔的山
沿着河流一座座远去
 
偶尔,看见
故土的村庄上瓦片越长越高
我突然心跳
因为傍晚时分,我
会酝酿出村庄的一小段情节
等待黑夜的蔓延
 
犹豫
我知道
我轻轻地这样踩一下
脚印,就永久留在了远方
 
所以此刻我非常犹豫
犹豫所有的可能和不可能
犹豫所有的短暂和长远
犹豫所有的沉默和一些有象征意义的征兆
 
我看见灯光沿着机场跑道深入了黑夜
看见一个绿色的苹果掉进了池塘
看见
一些带有肉感的音节
在红灯笼上晃动
 
这一切让我装得高贵的形体显得低俗
这一切的骤变毫无准备
这一切的征兆让我犹豫得害怕
这一切,终于在一场风起之后
让我收回了脚
因为我决定
把我的脚印留给故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