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乐清湾 > 乐清湾2013第一期 > 作协专栏 >
“借”与“还”
■徐仙华
    近日,中学几位同学相聚,一个老同学跟我发感慨:“有些人的心真细致啊!” 
    有件事情,很小,可是却给了他小小的愉悦,事情是这样的,不久前,他买了新车,是一辆新款的福克斯,价值也就13万左右,可他视若珍宝,放在小区怕划了,行在路上怕擦碰了。可是,偏偏这时有人来借,而借车的人又是他的好朋友,偏偏对方在生活中又是个马大哈,开车也是个新手,爱车此去,恐怕要掉一层皮——想到此处,他心疼且又无奈。因为友情,他二话没说,就让朋友把车开走了,为此他担心了一夜,睡不安宁。 
    车子还回来的时候,一看车,他的心头涌动起一阵阵的高兴,车子竟然毫发无损,还被刚刚洗过,光亮如新。进入车内,看仪表盘,油被加的满满的。本来,他是准备承受爱车多几道伤口,或者新添某个故障的。而眼前现状,给了他心头油然而生的高兴,他感到释然;借出去的是担心,还回来的是愉悦!他们把彼此的手握得生疼,相互感激了半天。最终不知道谁应该感谢谁。 
    话说到此处,让我回想起另外一件事情。 
    小时候,我家住在乡下农村。记得自家有块“自留地”,每年的春天,父亲总要带上我去把这块空地翻一翻,种上瓜豆。父亲认为体力劳动对人很重要,他想让我直观地懂得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道理。 
    可是,那时候我们家没有多余的锄头,两个人劳作,得向周围的邻居家借一把。 
    待劳作完毕,夕阳西下的时候,父亲躬下身子,拾起地上的瓦砾,将锄头上的粘土一点点地刮去,然后,到小池塘边洗净锄头上下。还有一个细节给我印象很深,他用一块棉布,沾上几滴家中食用的菜籽油,将锄头的正反两面反复地擦,擦得油亮。 
    我好奇且不解,父亲说,锄头是“种田人”一生劳作的工具,别人好意借给你,你就要善待他的锄头,是无声地告诉他,你领了他的一份情。随随便便还回去,他们也不会怪你,但这样还回去,他们见了肯定会高兴。那样,下次咱们再借也就不难了。 
    人生难求“大惊喜”。若能体会他人的心,会在借与还之间,给生活平添无数次的开心,这有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