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乐清湾 > 乐清湾2013第一期 > 作协专栏 >
听雨随感
■刘昊远
    夜班倒出白天久寐,至深夜而不觉困意,卧于床榻之上犹如烙饼般翻来覆去。忽闻屋外寒风微啸,雨声淅沥,别有一番境界,遂披衣起坐,静听雨声。 
    说起雨,其身影不仅出现在我们生活的自然界的春夏秋冬的辗转轮回中,亦是常见于历代文人骚客的笔下。古今文学家写雨,多是借雨抒情,或是以雨景衬托出一种氛围,雨在文人的笔下,被注入了人的感情,人的性格。我记得比较清楚的一首关于听雨的诗就是宋末词人蒋捷的那首《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矣。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词中,作者借写人生不同年龄段听雨的感受,把那种身处王朝末世的文人青少年时期的轻狂生活和中晚年的流离凄苦表现的淋漓精致,可谓写尽人生繁华与落寞。 
    文人墨客,有人因雨起愁,有人缘雨生喜。生活中,亦有农人时而盼雨,时而恶雨。文人把自己的感情和性格赋予给雨,农人把自己的需求强加给雨,而雨似乎有自己的风格,不期而来,亦悄然而去。 
    我想,或许雨也同我们人一样,有自己不同的时段的不同特点。春雨润物无声,轻柔细微,恰如人的幼年,体小力微而却颇有亲和力;夏雨暴烈狂放,如瓢泼缸倾,正如人的青壮年,年富力张,快意狂恣;秋雨不疾不徐,飘逸而落,好似人的中晚年,阅尽沧桑,朴实敦厚;冬雨寒冷肃杀,风卷零落,亦如人的风烛残年,生命式微,气息微弱。 
    或许,我这想法也是把自己的意志想法强加给雨了,窗外,雨声乍起,也许,这是雨声在嘲笑我的不脱前人窠臼吧。不觉,困意渐起,还是睡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