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百家杂谈 >
不拘一格用人才
——为建设“两富”浙江提供坚实人才保障的一点思考
■桑士达(浙江)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建设“人才强国”,强调“把各方面优秀人才集聚到党和国家事业中来”,这是一个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加强和创新党的建设伟大工程中亟需特别重视的一个问题。
    世上,人才是第一个可以宝贵的。哪个时代的人才如群星灿烂,那个时代必有繁荣昌盛的盛世。先哲言:“士者,国之重器;得士则重,失士则轻”;“致安之本,惟在得人”;“古称国之宝,谷米与贤才”。我国史上最负盛名的唐代“贞观之治”,就是一个善用人才的时代,因有李世民“任官唯贤才”,才有能臣如云、贤者荟萃,乃有让后人赞叹的盛唐时代。
    “方今之急,在于人才而已”。人才是执政兴国的第一资源,是决定地区竞争力的核心因素。当前,我们正面临改革和发展重要的战略机遇期,钱江儿女也正奋进在推进建设“两富”现代化浙江的征程中。适应新挑战对人才工作的新要求,就须进一步做好识才、用才、育才、荐才、引才、擢才、爱才、容才、护才、留才的工作。浙江的人才工作一直走在前列。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各级各部门认真贯彻党的干部路线,在推进人才工作的科学化、民主化、制度化上积累了许多好做法好经验,为“干在实处、走在前列”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支撑。但亦毋庸讳言,尚有一些地方和同志,在科学用干部和人才上还存在一些思想僵化、方法机械的做法,还存在某些制约创新人才脱颖而出的清戒规律;尤其是,由于历史形成的人文环境,被鲁迅先生早年所说的浙江人的“出名”要出去后才出名的现象尚未根本改变,无奈下很多精英只好“孔雀东南飞”。
    “常格不破,大才难得”。用人不循常“格”是治国理政的圭臬。人才“强”则国家“强”,人才优势必生发展优势。浙江人杰地灵,虽是资源小省,但惟有人才资源取之不竭。今天,全面建成惠及全省人民的小康社会,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要求我们在秉持党管人才原则的前提下,解放思想,创新机制,围绕省委、省政府提出的打造人才高地、加快造就高层次创业创新人才和高技能人才的目标,进一步营造各类人才健康成长的良好环境。为此,当前尤须破除一些“格”来深化人才工作,为推进“两富”浙江提供坚实的人才支撑。 
    ——须破年龄之“格”,让整个干部队伍的积极性充分发挥。“选士用能,不拘长幼”。很长时期来,按照“革命化、知识化、年青化、专业化”的用人方针,我们建立了新陈代谢机制,改善了干部的年龄梯次结构,提升了干部的能力素质。但在执行中亦有搞“一刀切”、甚至“念弯经”的,干部和群众反映最多的是,对选用对象的胜任能力、实绩政绩讲得少,而对是否年轻强调的多,有的一味看“几0后”,似乎越小越好。由于过分强调年龄因素,一方面易致“拔苗助长”,一方面令不少能力强、但年龄偏大干部早早遭遇晋升“天花板”,有许多才三、四十岁的就患了大龄“焦虑症”! 这在基层乡镇一级干部最为突出,最近我去浙西某镇,见党政班子成员都很年轻,竟没有一个50岁左右的,经了解都退居二线或自谋出路了。
    “雏凤清于老凤声”,这是人的自然规律;“霜叶红于二月花”、“姜还是老的辣”亦是客观存在。“年龄是个宝”,年龄不可不讲,但不能以此为影响担任公职的重要因素,这从中外古今经验看,大凡选用人才以胜任职位的能力为首要考量,年龄皆不成为一个影响政治人物担任公职(任命或参选)或担当重任的主要因素。如一些发达国家的公务类、科研类人员任职年龄,通常年轻的以 25周岁为最低起岁,年长的则以退休年龄(各国不等同,有超过70周岁的)为上限。新时期,中央一再强调要正确理解和把握党的干部政策,坚决纠正干部任职年龄“一刀切”的做法,从制度上保证老中青梯次配备的干部任职年龄结构;既激励年轻干部奋发进取,又让其它年龄段的干部有前途、有奔头。随着我国人口结构的新变化和退休年龄将有一定延长的新趋势,近年来,我国一些地方也在试行逐步放宽任职和退休年龄,如上海对科技类人员实行上限65—70岁的弹性制度。建议我省依照国家相关政策并从各地实际出发,在公务类、非公务类干部和创新型领军人才选任的条件上,对年龄的权重有适当的放松和放宽,特别是对基层干部的任用年龄适当放宽,在超擢提拔任用年轻的后起之秀的同时,也当不拘一格地重用经验丰富、群众公认而“大器晚成”的干部和创新型人才。 
    ——须破“身份”之“格”,让各类优秀人才、包括有争议的拔尖人才施展才华。“举贤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屈原《离骚》,意为举用贤者和能者,当遵守规矩而不要有偏颇)。我们在现代化建设事业上取得的一系列伟大成就,一条重要经验就是用人搞“五湖四海”,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的因素。但同时也有不少教训,在大讲“阶级斗争”、“政治挂帅”的年头,要看“出身成份”、“海外关系”等,致使不少精英人才徘徊在党的事业之外,是随后的“拨乱反正”纠正了这类错误。今天,“唯成份论”等“左”的东西没了市场,但在实际工作和规制上仍然存在一些不合事宜的做法,如看其是否“根正苗红”、是否“历史清白”等,挫伤了一些人才上进的积极性。如某市一位丝绸行业老总,多年来在重振丝绸雄风上成绩卓然,尽管内外公认、口碑很好,但其在“文革”中的“站错队”,始终影响着他的政治进步。这类情况绝非个别。
    “人才难得,唯才是举”。现代化事业需要大批优秀人才,可“黄金无足金,白壁有微瑕”,世上十全十美的人是没有的。今天,我们尚须进一步克服束缚人才的狭隘保守思想,摒弃政治“有色”眼镜看人,评价人才重在看大节、看本质、看主流,看大是大非面前旗帜鲜明,坚持 “英雄不问出处”、“外举不弃仇,内举不失亲”,不拘一格地提携那些有才华、贡献大但曾有“过失”和“微瑕”的或有争议的人才。
    ——须破资历之“格”,让德才兼备和真才实学的人才大显身手。“俊马能历险,力田不如牛;坚车能载重,渡河不如舟”;“良弓难张,然可以及高入深;良马难乘,然可以任重致远。”科学的用人观,要求人才结构合理,组合优势明显。时下,反映机关单位的用人偏颇,主要是论资排辈和重文凭轻水平、重学历轻能力;反映实体部门和行业的用人问题,主要是“外来和尚好念经”的观念冷落了实用人才,有的花大钱招收高学历人才,尽管“博士一堆、研究生一队”,可有些是中看不中用。
    “人才贵适用”。事业的天地是做出来、闯出来的。今天,继往开来的伟业急需出类拔萃的人才,为此,须进一步破除论资排辈的观念,在遴选和任用人才上坚持“重品行、讲实绩”,对只会“讨巧”和 “能说油子”要讲“不”字,在全社会大力营造“比真本实领、不比花拳绣腿,比发展成果、不比数字游戏,比惠及百姓、不比形象工程”的用人氛围。秉公用人才还须拓宽视野、扬长避短,慧眼识才、广揽人才,眼睛既要向外、向上,更要向内、向下。为消除“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的情况,要善用“赛马”办法,通过公开公平竞争,把最优秀的人才选拔出来,特别是不拘一格地多用那些在第一线脚踏实地、富有奉献精神的实干型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