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百家杂谈 >
刘翔之惑和中国体育之殇
■李烈钧(浙江)
    “后奥运”余音缭绕。金牌得主到港澳巡游,展示荣耀;记者们仍盯着刘翔话题,不依不饶。
刘翔招谁惹谁了?小伙子有天赋,肯吃苦,参加48次国际比赛,36次夺冠;可是,人们只记得,他3次参加奥运,雅典一战成名,北京和伦敦,都是沙场折戟,黯然退场。
    一将功成遍体伤。运动员“三从一大”,练兵鏖战,难免伤残。刘翔的“阿克琉斯之踵”,美国医生没治好,英国医生开大刀,跟腱刀口20厘米,缝合13针。伤筋动骨100天,预后情况谁能打包票?何况,运动员吃青春饭,刘翔已是29岁的“老将”了。
    峰巅峰谷,美人迟暮,潮涌潮落,英雄末路,再辉煌的舞台,最终也要落幕。人生轨迹和自然法则,见好就收,急流勇退,退役的“宿命”,谁也抗拒不了。
拙以为,战功赫赫的刘翔之困惑,不完全在输赢,而在于他已不属于自己——他被套上了“金牌战车”,驰驱永无尽期。北京和伦敦,两次足力不济,“马失前蹄”,亟需抢救和治疗;但是,他用单腿之力返回入场通道,须臾滞留,又折返到赛场。通道里,是什么人物在指令,要求刘翔返回赛场?电视镜头,给观众留下无限遐想。
    颇有戏剧性的是,这个悬念,前几天被央视作了间接破解:赛前,根据刘翔伤情严重,现场解说做了四种预案,结果用上了最坏的一种;解说员按要求带着哭腔作了解说,全世界看到了直播。刘翔,则是忍着剧痛,完成了单腿跳向终点、手抚栏架、俯吻栏杠,再坐上轮椅退场等等一系列“规定动作”。估计,刘翔也有“预案”。
    所以,金牌选手赴港,率团的国家体育总局刘鹏局长被媒体一再追问:事先到底知不知道刘翔的伤情?刘鹏只能官话加套话,王顾左右而言他。
    这一问,问出了中国体育军团的心结:体育总局太需要刘翔这块金牌了;实在拿不到金牌,就打“悲情”牌,拿出伟大豪迈的形象来。因为,撇开文化背景和意识形态的差异,真正回归体育本身,金牌榜的座次和数量,掩盖不了中国体育与国际体坛的巨大落差。
    体育界行话:得田径者得天下。田径赛事,主流项目,金牌大户,竞技体育之母。四十几个田径项目,中国只有刘翔这一点盼头,千顷田里一棵苗。刘翔在田径直道、110米跨栏的强体力高技术活儿上创过伟业,再伤再痛,也要竭泽而渔,无限开发,铤而走险。所幸,陈定突兀冒出,竞走拿了一块金牌,田径没剃光头,聊胜于无。
    捉襟见肘的,岂止田径。足篮排三大球更狼狈——颗粒无收,全部沦落!包括三大球在内的集体项目,是一个国家综合体育实力的标杆。三大球是普及性最高、群众性最强、影响力最广的竞技体育,奥运其它项目无法与之比肩。当年,贺龙元帅任国家体委主任时说:三大球不翻身,死不瞑目!半个多世纪了,除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一度有过女排的辉煌、女篮的巅峰、男篮的曙光、女足的昙花一现,其余,均属频频堕落,乏善可陈。
    贺老总在天之灵,瞪大眼在看:从1984年中国重返奥运至今,我们的金牌主流构成几乎没有变过。即便北京奥运,占东道主之利,三大球也未得一金。伦敦奥运,三大球更是最差的一次。尤其中国足球,腐败到骨髓,痼疾难治,痛彻心肺,不提也罢!
    有趣的是,成绩永远辉煌;与时俱进,届届都有新说辞。这一届的庆功表彰,例行套话之外,核心词是“中国代表团在境外参加奥运会的最好成绩”。就像明年就要退任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说北京奥运“无与伦比”,说伦敦奥运“欢乐而荣耀”,说得皆大欢喜。
    38金27银23铜,听起来不错。想不明白的是,表述种种伟大成就,我们常用“人均”数:人均收入,人均增长,人均住房,人均医疗,人均寿命……偏偏体育金牌含金量不敢13亿“人均”!看看其它国家的“人均”——格林纳达10万人口,1块金牌;斯洛文尼亚200万人口,2块金牌;新西兰400万人口,6块金牌;韩国4000万人口,13块金牌……西班牙、阿根廷等国家的金牌数很寒酸,但公认他们是体育强国。他们的足、篮、排、网四大项,足以问鼎世界!
我们的金银铜牌,多来自乒乓球羽毛球体操之类小项。这些牌牌,是“举国体制”,用千百万人奠基、落寞、伤残乃至穷愁潦倒换来的,是用全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堆出来的。按前两届奥运成本披露,每一块金牌投入已超过6亿元。国家审计报告告诉我们,国家体育总局很有钱,猫腻不少,仅“事业费”一项,现在每年就达几百个亿。
    体育强国靠金牌攒得起来吗?现在,中国1.6亿人高血压,1.6亿人高血脂,2亿人肥胖超重;城市里,每5个孩子有1个小胖墩儿,高中生85%以上戴眼镜儿,人均体育设施世界排名100开外……8月17日,卫生部发布《“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称:有八成国人不热衷锻炼,“病夫”及疾病的经济负担甚至超过了GDP。
    前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回家乡,心情复杂,痛切感受:“二战后他们(日本人)平均身高增加12厘米,而我们还不到4厘米。我这个1.68米的个头,回到家乡居然算是个大个子,太不像话了!”
    地球上204个国家和地区参加伦敦奥运,搞“举国体制”的,只有中国和朝鲜。这个强权霸道的“举国体制”,是从前苏联继承来的。前苏联的“举国体制”,和它的专制独裁一起,早就被前苏联人民鄙视和唾弃;而俄罗斯民族的体育强国形象,丝毫未见低迷,永远屹立在世界前列。
    中国崛起,民族复兴,泱泱中华,已经“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我们早已不需要用金牌来证明国家的实力!体育强国,强根固本,首要应当民生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