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百家杂谈 >
《专权至上,人权至下?》
■徐迅雷(浙江)
    8月6日晚,云南省公安厅披露巧家爆炸案结果:案发地巧家县迤博村村民邓德勇和宋朝玉,被证实策划该案。他们花100元雇赵登用,让他进入拆迁赔偿现场,然后用手机实施遥控爆炸。赵登用,被利用,但他仅仅是个肉弹,而且是自己不知情的“肉弹”。
    此前三个月前的5月10日,云南巧家县白鹤滩镇发生惨烈的爆炸案,造成4人死16人伤。想想吧,当时那些迫不及待的破案神仙是怎么说的?!爆炸案发生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11日,巧家县官方就宣称,经现场勘查,爆炸案系男子赵登用所为;还说赵登用“性情孤僻,言行极端,悲观厌世,有仇恨社会、报复社会的情绪”。这事儿被诸多媒体和当地民众质疑,巧家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杨朝邦却说:我可以一个局长的名义和自己的前程来担保,赵登用就是此案的嫌疑人,是否有其他人员参与等情况,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中!
    局长大人如果真的是不惜前途、孤注一掷,那只能说明他想那个“破案政绩”想疯了。他想政绩想疯了,而那个被他冤枉的赵登用的人权,也就被轻易地践踏了。赵登用本身是个受害者,他莫名其妙就被遥控炸弹炸死了,而把他当成案犯的公安局,则是给他扔了一颗更有毁灭力的“炸弹”!
    在湖南永州,发生了一起令人发指的案件:一名11岁的幼女,被轮奸并强迫卖淫,在3个月中接客100余次!这个案件本身并不复杂,但审理判决过程的“复杂”,可谓创造了世界纪录。此案从2006年10月起正式进入法律程序,历时近6年,先后历经1次审判,2次重判,湖南省高院3次发回重审,成了一个极为罕见的案件。其中,两名被告被判死刑。难道这一次次审判,真的是为了追求最准确的法律量刑吗?
    看看最新的消息:受害幼女的母亲唐慧,被当地宣布劳教1年6个月!永州警方称,处以劳教,是因为她先后7次上访,大吵大闹、堵门拦车,“扰乱社会秩序”。一个受害女孩的母亲,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能扰乱你多少秩序?一个为了受害女儿去讨公道的母亲,她每上访1次,等于劳教2.6个月?
    比胁迫幼女卖淫者更邪恶的,是强迫受害者母亲劳教!劳教本身就是一个严重侵犯人权的制度设计,早该废除了,可它就是这样大摇大摆、大模大样地在这里横行!
    此前,《新民周刊》披露:该案7名被告在当地有着一张复杂的权力、关系交织的网络。这些干公检法的权贵、亲属、同学,交织在一起,催生出来的结果只有一个:邪恶。
    8月6日媒体报道说,湖南省委政法委对永州幼女被强奸、其母唐慧反映的有关情况高度重视,已成立调查组赴永州调查此案办理情况,一旦发现有错,将坚决依法纠正;如有违法违纪行为,将依法依规给予严肃处理……邪恶到瞎子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案件,最后会邪恶成什么样子呢?
    公检法的问题,政法委的问题,司法实践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国家强制公权力的问题。公检法本来是为维护社会公正正义而设立的,在有些地方却成了社会公正正义的最大破坏者。
    这就是专权至上、人权至下。专权是一种权力中毒。专权至上,必然人权至下。公正正义不存在,人权就必然被践踏。司法公平的底线不守,社会就绝不会有什么“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公检法司,是最大的社会裁判员,如果他们中的多数都像伦敦奥运会上那层出不穷的不公正裁判,那么,必然会激起更为巨大的公愤,所谓社会“稳定”,必然成为一句天大的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