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百味人生 >
升 座
■黄亚洲(浙江)
    庄严的时辰还没有到,大雄宝殿前面的空地已经挤得水泄不通。海内外各界信众,包括来自日本、韩国的天台信众,俱在焦急的等待之中。长长的摇臂钳着小小的摄像机不停地旋转于四株巨大的柏树之间,而临时搭起的钢管架子上挤着十多个举“长枪短炮”的摄影人员,其中包括两位穿袈裟的,而且那位新闻和尚一手举相机一手打手机,比其他记者更见鲜活。大殿两侧则搭着两块硕大的电子荧屏,反复播放仪式开始前的热身画面,讲述的皆为天台山之渊源。只是辛苦了警察与管理秩序的和尚,他们把守着殿前殿后的各个通道,铁面无私的一叠声“不行不行”不时激起一片又一片的嚷嚷声。
    时辰还没有到,一切都在激动之中。
    终于,等待已久的升座仪式在临近早上八点钟开始了。从电子荧屏上传来的同步画面使得众人迅速安静下来。只见从山门外启动的一列庄严的仪仗,正缓缓移近寺门。
    随着允观大和尚朗声诵出的几句偈语,紧闭的寺门为他匐然洞开。今天对允观而言,或许就是他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日子。
    缓缓行进在金色宝盖下的允观于是举步入寺。他在通过各个大殿时,分别在弥勒佛、韦驮菩萨、天王前,高声诵念敬颂之语,语调宏亮,气象庄严,而这一切都通过电子屏幕让我们这些候在大雄宝殿前的人得以目睹。
    紧接着,人群骚动起来,又随之肃穆起来。只见庄严的队伍已向大雄宝殿前的香炉缓缓靠近,观礼信众顿时齐刷刷踮起脚尖,长高了几公分,而警察挽起了强大的手臂。
    允观大和尚参拜释迦牟尼佛的姿势,则更见庄严。巨幅的“晋院”二字,摆在供像正前方。大和尚念罢数句敬语之后,便虔诚地跪了下去,于是铙钹作响,钟鼓齐鸣,唱佛声轰然而起。
    之后的升座仪式便移至了讲堂。允观大和尚在铙钹之声的簇拥下,向佛祖再三参拜之后,便登上讲座,端坐于蒋中正先生书写的“台宗讲席”四字红匾之下。
    唱颂之中,允观大和尚默坐闭眼,先是双手持捧玉如意于胸前,随后又将一柄棕色的拂尘弯曲在额头上方,且不时向两边挥洒,似是在挥斥一切不值得留持的障碍。这当然是我的理解。我不懂仪轨,我是门外汉,虽则我此刻坐在门内,胸前挂着有“贵宾”字样。
    接下来的持香致词与说法,我也是听不大明白的,尽管允观音质宏亮精神饱满。总之,他祈愿了世界和平与人民安乐,敬谢了历代法师,感谢了各界嘉宾,又详解了天台国清讲寺的根本及传承,一句句脉络清晰。
    讲堂一片静穆,惟相机咳嗽不停。
    我忽然想到,在北京,此时,正在进行另一场性质迥异的“升座”,全世界的摄像机与相机都聚焦于站成一排的七位西装革履,我想象得到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我当然无缘在第一时间看到这庄严的一幕,因为我此时正置身另一个庄严的世界。
    说是两个世界,其实也不确,大家要解决的问题都挤在同一个世界,无非是思路不同。
    说是思路不同,其实也不确。某些思路是相同的,当代不少热门政治语汇也是取自于远古的佛经的,无非是在信仰的判定上,总见水火之分。
    说是水火之分,其实也不确。政教之间,本来就千丝万缕,割不断理还乱,而今社会裂痕又蛛网般蜿蜒,从上到下对此忧心忡忡,因此,也可以预见,将来的政策对于有助人民安乐的佛教将会更加宽松,甚至有某种相见恨晚之感,“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怎么早不见这么好的一个宝藏呢。
    说真的,何必跟百姓的信仰与喜好过不去呢,或许,把佛乐纳入红歌才是丰富时代音色的重要思路。我希望在这方面,明智的思想越来越占上风,政策的拉链越拉越大,真心实意地把包容与多元认定为当今世界的主题词。
    升座典礼结束后,允观大和尚脸上显出了轻松与欣慰,遂走下讲台与端坐一排的诸山长老一一握手,这些长老包括中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明生大和尚与道慈大和尚、少林寺的永信大和尚、来自日、韩、美国、加拿大的一群大和尚。他也走向坐于讲堂另一侧的诸位宾客,笑容满面连连合掌,若有宾客主动伸手他也马上握住,一点架子没有。
    佛祖一向是喜欢与人民握在一起的,他要人民自觉自愿地信任他,让人民在一声“阿弥陀佛”之后,都有可能成佛。
    我因此又想,“握手”这个俗词,也应该列为时代的主题词,但愿北京的那场“升座”典礼之后,也能伸出许多双手,真诚地握住人民,包括握住苦难。
    正是不起眼的芸芸众生,让某些人升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