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百味人生 >
该持佛性还是人性?
■蒲田广隶(浙江)
    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到底该持佛性的态度还是人性的态度?这里所谓的佛性是指的遇事宽容大度,原宥,不予追究。当然,对于一个平时与佛学并无太多涉猎的人,讲这话也并非一定就真是说佛的本性如是。而所谓的人性则是指的计较与追究,每每因了事情太小就不惜冠之以“斤斤”二字,而且还理所当然地将它看做一种维护社会正常秩序的重要义务去实施了。
    这次去香港就特别体会到了这一点,香港人普遍采取的正是现代人性的原则。譬如对生活中几乎天天碰到的排队的小事,香港人就特别讲究,发现有挿队的差不多都会提出严肃指正。内地人当然也反对买票或者进站进场时候的挿队,但一般是在自己前头有人挿队才会提出抗议,特别是时间紧张再有人想挿队那就会强烈抗议起来。倘若自己后面有人挿队或者隔壁队伍有人挿队,尤其是在你前面的那一位突然跑开去隔壁挿队了,你会抗议指正?一般来说肯定不会。而且当你一旦发现,事实上隔壁队也是他的一家的其他人在排队,或许那里可能会更加快捷一些的缘故而招呼着他过去的时候,那根本就会莞尔一笑,可以完全地给予理会与谅解了。可是香港人就不行,就一定要提出严肃指正。在日常生活中他们采取人性的态度显然不仅仅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而是为了维护一种大众的正常秩序,似乎公正已经融为生活的常理,就容不得哪怕一星点儿的不公正。否则自己前面的一个人跑到隔壁去挿队了仍会提出抗议的事情就难以理解。而内地人的类似抗议就基本上停留在直接地只是为了自己的层面,明显地少去了那份仗义的侠气而多了一些弱者的戾气。或许也只是直接为了自己的原因,譬如害怕遭遇对方的暴力袭击或者恶言相伤什么的,许多人干脆就选择了沉默。而沉默倘若变成人类的一种有意识培养或者修练的习惯了,便即我上面所说的佛性。
    最近又遇到一件需要让人做出选择的事情,赴港其间7月13日的2446期《杂文报》没有收到。仔细清查一下,发现还有7月2日的2443期以及更早时候4月20日的2422期也没有收到。半年时间过去了也仅只少送了三份报纸,这里省城邮局的投递水平显然比家乡县城的高出许多。记得那年因为少收到二个月的报纸而与当地邮局的投递组吵翻了,作为自己的一种对于国家邮政一类传统的以信誉为根本的社会公益机构诚信丧失的抗议,决定不再邮订所有报刊。事实上此举却让自己的杂文阅读与写作,以及和《杂文报》、《杂文月刊》等纸媒的机缘脱开了一段永远也难以弥补的距离。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觉得当时的怒气冲动和缺乏佛性的不值得。少了报纸自然有妻会去追查,她有邮局投递组的投诉电话。在这些事情上,她显得比我更早具备了现代人性的原则,而且处事反应迅速。只是这一次却见她有些行动延缓,一是得知少了三份,而且其中一份又相隔这么远了自然就更加难办,二是这份《杂文报》实在不像别的报纸那样属于市场上很容易买得到的品种。
    记得去年的有一次,是编辑白先生电话告知我有篇文章在上头刊出的那一期刚巧被投递员给弄丟了,恼火之余,妻就立刻电话投诉投递组负责人。过几天报纸是补来了,我却依稀仿佛地发现上面有一个某某报刊阅览室的章迹。显然,这是那位投递员悄悄去那公共阅览室里偷了一份来补给我的,想起来着实让人有些悽凉。不过不这样他又有什么办法可想的?不像国际惯例似的许多国家的邮递员犹如公务员一样属于国家正式聘用的人员,而我们现在的报刊终端投递许多都是当地邮电所临时雇用的农民工在做,有人投诉就得扣钱,既然连花钱也买不到的东西就只得想方设法为了不被扣钱而去做一趟小偷的了。也许正因为曾有过这么一次经历而让我现在对之选择佛性,宽容了,算了。大不了不看那几篇鸟文章又咋的?做不成完美主义年终装订时少却几份又咋的?妻说,报社不是有缺份补寄的规定吗?还是去求助报社。可报社为了经济拮据的原由,这几年不惜增加广告版面,降低稿酬,据说还有不索取不予寄样稿的新规定,都如此精打细算了读者还好意思再去告知缺少一二份报纸的事情?其实读者大都愿意采用购买来补齐缺报的办法,毕竟缺少了大小总是一件憾事。问题又在于国人的面皮,说是这一点钱付的和收的都嫌麻烦。如此一来就只能作罢。
    明明知道天底下唯有人性清明,佛性浆糊,可届时如何选择还真让人有些犯难。倘若不想采取人性,那就只能修练佛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