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百味人生 >
电影大师与山野小民
■雷长风(山东)
    1990年,为了拍摄电影《清凉寺钟声》,谢晋沿着绝壁长廊,登上太行之巅,来到近乎原始状态的郭亮村,在此居住一百多天。今年,正值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60周年,我追寻着谢晋的足迹走进郭亮,捕捉他与山民的点点滴滴。
    21年过去,山民们提起谢晋,亲切与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仍像在说自己的叔伯兄弟。
    房东李章锁说:“谢导很普通。他来俺家吃的第一顿饭是烙饼,稀饭。俺说家里穷,没啥招待。他连说喜欢,吃得很香。后来剧组开火,他还端着红烧肉,来换俺家的粗茶淡饭”。他办公和休息一直都在李章锁家的小平房里,初到时老李拿出自家的粗布被褥,他一点也不嫌弃,小床铺上干草,躺下就睡。如今这间简陋的小屋已成为一个景点:名人居。老李的儿子在一旁搭话:“只说他穿着朴素,和气可亲,没一点架子,哪想到是恁大一个名人”。
    老支书说:谢晋很随和,老是面带微笑,一有空闲就串门聊天,谁家有红白喜事,他跟着随份子,村民来了客人,也请他去喝几杯。来来往往中,与大伙儿成了朋友,然后根据每个人的性格特点,让大家都当了一回群众演员。夜里拍戏,怕群众受冻,他就让伙房送去热乎乎的豆浆,大家喝了一碗又一碗,他在一边开心地笑。
不少村民说:谢晋很幽默,还有点“孩子气”。起初,村里人听不懂谢晋的话,谢晋就用刚学到的方言,很夸张地与群众交流,逗得大家哈哈笑。村里的厕所不分男女,进去前要先喊有人无人,有时不免尴尬。于是他想出一个办法:搬一块砖放在厕所门口,与大家约定:砖立着说明有人,砖平放就是无人。嘻嘻哈哈中解决了男女碰头的问题。
    村民评价最多的一句话是:谢晋是个好人。当时,村里有两位耄耋老人,谢晋很敬重他们,每次进城办事,都不忘给他们带点礼物,让老人感到很温暖。一位青年身患癌症,谢晋帮他住进上海大医院,做了肿瘤切除手术。
深深打动郭亮人的是,谢晋的敬业精神。为选景跑遍全国许多地方,最后找到郭亮,高兴地大喊,太美了,就是这里;为了体验生活,带着演员与山民同吃同住;群众演员第一次面对镜头,手脚无措,他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说戏,几十次拍摄失败,他也不发火,而是苦笑着用温和的口气说:“这些都是进口胶片,很贵的”。
郭亮村的极度落后和贫穷,让谢晋常挂在心,总想着帮他们走出困境。拍摄结束时,谢晋为郭亮村题写了四个大字“太行明珠”。还特地题词:“太行深处郭亮村化为影片乳泉村,我们曾在这里度过盛夏深秋,我们曾和郭亮的父老兄弟姐妹结下深厚友谊,美丽的村庄,勤劳的乡亲,将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郭亮人把它镌刻为两通石碑立在村口,向游人叙说着山民与艺术家的特殊情谊。
    一年后,谢晋派人带着影片从上海来郭亮首映,群众第一次从荧幕上看到自己的身影,激动了好多日子。
    《清凉寺钟声》讲述了乳泉村羊角大娘抚养日本弃婴的感人故事,电影的热映,使昔日与世隔绝的穷山村,迅速走红,成为“中华影视村”,“国家AAAA级旅游区”。
富裕起来的郭亮人,没有忘记老朋友谢晋。2008年10月18日,谢晋与世长辞。闻听噩耗,郭亮村许多人痛哭失声,全村举行了沉痛悼念活动。当得知谢晋追悼会于10月26日在上海举行时,村民们纷纷要为谢导送行,因为买不到火车票,自发选出10名村民代表,租了一辆面包车,奔波3000里,赶到上海龙华殡仪馆,万人涌动中,打出了“谢导,河南郭亮村民怀念您”的横幅,表达了来自遥远山村的淳朴心意。
    电影导演与山野小民的这种鱼水深情,造就了一代电影大师。谢晋一生执导电影38部,从《女篮五号》到《天云山传奇》、《牧马人》、《高山下的花环》,每一部都来源生活,贴近群众,真实感人,引发共鸣。
    可惜的是,如今谢晋这样的艺术家太少了,一些人号称明星、大师,由于缺乏谢晋这样的情怀,拿不出来源生活、群众喜欢的作品,只能靠戏说、穿越、三点、床戏    来糊弄观众,制造精神垃圾,最终是站不住脚的。
    行文至此,不敢再往下联想,假如延伸到时下诸多政府官员,拿他们对群众的态度、与群众的关系跟谢晋相比,真不知道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