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百味人生 >
真快,四年了。
■陈悟宪(浙江)
    通常睡眠很好的我,这晚过了丑时,竟然睡不着了。脑子里一片混沌,浮现出不少的杂想……
    或许是白天报社内(部)网上看到的一些讯息影响了,感慨了——医务室张医生退休了,检校组谢兄退休了——近几天的内网上,有关他们的“楼”一直搭到80多层,全是同事们恭喜、感谢、祝福的话语,字字句句情殷殷……
    他们无疑是幸福的。口碑,重于一切。一个人,到退休时,能有这么多的“粉丝”热捧好评,真的是非常难得、珍贵的。所以,为他们高兴,也真心地祝福他们!
政声人去后。尽管他们都是普通员工一族,但道理一个样:下了、退了,还有那么多的人美言相送,好话相祝;也无疑是说明了他们在职的时光,为人为事都是很不错的。在职之时,听到的好话,就不一定全是真言实话,只有等到退休时、“人去后”,同僚们怎么说,人家怎么发“声”,才可当真。这是他们“过去的功德圆满”,同事“肥猫”之言甚妙。大凡人能如是,夫复何求?
    由张医生想到献血。不久前报社竟有183人自愿献血,感佩之余,想起自己的憾事:前年,同样的报社献血,我排了两个队,好不容易轮到,竟被退了表:不能献!我顿时茫然:“20多年前我献过血的,很好的……”不管我怎么力争,但还是没了“资格”,原来是年龄过了法律规定。张医生也帮不上……
“献血也要有资格”,人生的其他,也不如是吗?!年龄是个宝,此言实在太深刻了。过了这个“杠”,凡事就由不得你了,即使是“献爱心”;过了这个“杠”,哪怕你再有心再有力,也是规定所不允…… 
    白驹过隙,人生易老。正如我们没想到,身边的一些同事,就这么快竟一个个的退休了,有的还没到退休就故去了。于是我在想,我们是否须真的好好重视在岗的每一天?
    “杠是杠来梁是梁”。所以,能干事是幸运的,能帮人是快乐的,工作着是美好的。能在报社这个“大家庭”共事些时间,也是真的有缘分了。我们每个人,趁着还年轻,还在岗,是该好好珍惜岗位,珍惜同事,珍惜职业生涯;踏实勤勉,多做实事,多做好事,善待同事,结缘积德。你好我好大家好,你帮我帮大家帮……
想起报社总编说过的一句话:“可做可不做的,做。” 务实质朴,诚哉斯言!在岗一天,就做好一天;能做的,就做,可做的,就多做些。时不我待、机不再来、缘不常有。何况好多事情,都是轻便之活,举手之劳,做不煞人的,但是能让人如沐春风的……
    张医生他们就是明证。干了工作,出了成绩,做了好事,人们是不会忘记的。人在做,天在看,坊间会评说。其实,最怕的是,退了,下了,人们在背后指指戳戳:这种人,早就好走了……众口铄金,人言可畏,就是要能敬畏人们的评说。自己到点时,也能有张医生们这样的“享受”吗?
近日走廊上碰到程老师,那么精神,仿若年轻人。她是我省女记者中的首位正高,年愈古稀的老前辈。退休后,还是那样乐于助人,勤勉做事。至今仍在省慈善总会里帮着办刊,甘于跑腿,自乐乐人,一如在岗工作时……
    联想到自己,也是白发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顿然想起李白的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呜呼,人生如朝露兮! 
    “眼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眼一闭不睁,那一生就过去了”。赵本山真能,一句台词道尽了人生的短长……上岗与下岗,上台与下台,台上与台下,倏忽之间的事。人都有这一天的,人都是要老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明代文学家杨慎真是哲学家哟。
    凡人,普罗大众。“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做人、干事与处世,很难,然只要坦诚实在,问心无愧。连位高如温总理,也在年初的记者会上说,希望人们以后将他忘记,湮没无闻。这等的胸怀境界,怎能不令人肃然起敬! 
做事是自己的事,评说是别人的事。管不了人家,管得了自己。人本人、我本我;对得起工作,对得起人家,对得起自己。就像程老师、张医生们,难免也有欠缺之处,人非圣贤啰。只要还活着,就该修身养性,改进不足,就是升华。珍惜现在,过好当下,坦然,泰然,释然……
想到这里,忽然想起同事发来的一个短信,虽属调侃之言,却也有些哲理:“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正局、副局,最后都是一样的结局;正部、副部,最后都在一起散步……”
    有道是,人生如赛场,上半场按学历、权力、职位、业绩、薪金比上升;下半场以血压、血脂、血糖、尿酸、胆固醇比下降。上半场顺势而为,下半场事在人为。愿您上下兼顾,两场都要赢。没病也要体检,再烦也要想通,有理也要让人,有权也要低调……祝愿张医生们“下半场”活得更精彩。
    又曰:“人的一生,好比乘坐北京地铁一号线:途径国贸,羡慕繁华;途径天安门,幻想权力;途径金融街,梦想发财;经过公主坟,遥想华丽家族;经过玉泉路,依然雄心勃勃——这时有个声音飘然入耳:乘客您好,八宝山快到了!顿时醒悟:人生苦短!”
    对,人生苦短。在岗有时,干好今天。“将每一天都当人生的最后一天过”,云淡风轻。
    “怎么想到最后一天了?”我猛然转身,感觉似还醒着。伸手摸摸旁边被窝的她,正安睡着,欣然。窗外还没晨曦,没有风雨声,今天该是个晴日,再好好睡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