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百味人生 >
创业冲动
■廖毅(贵州)
    周末之夜,刘、杨、李、饶几位同乡邀约小聚。从年龄看,我该叫他们小刘、小杨、小李、小饶。从递过来的名片看,得称他们刘总、杨总、李总、饶总。
    刘总自云大学毕业后,先在广州一家大型医疗器械公司上班。工作压力不大,朝九晚五的作息安排真是自在清闲。但他总觉得自己年纪轻轻,总这样混下去有点浪费青春。过了一段时间,公司盘点业绩,发现浙江区域的销售状况不好,需要加强。小刘瞅准机会,自告奋勇,申请到浙江负责销售,获得批准。通过实地调研,他发现浙江的市场空间很大,这让他非常兴奋。他在任上,给公司带来了良好的销售业绩,也积累了较为广泛的人脉。之后,他果断辞职,在浙江办起了自己的公司,目前还把分公司开到了广州。
    杨总毕业于中医药大学,作为国家最后一届统配生,被分配到家乡一所乡镇卫生院工作。每月200多元的工资让他感到很不适应,“我读书的时候,经常出去打零工,每月赚的都不止200元,现在工作了,朋友之间要应酬,还有人亲客往,还要成家立业,这样的收入,怎么受得了!”于是,他先是停薪留职,然后彻底下海,出外闯荡。在经历多种营生之后,终在餐饮业立下足来。据称,光在浙江宁波,他就开了6家分店。
    李总没说他毕业于什么大学,他说他先后在许多企业打工,时间长了,感觉打工永远受制于人,“哪一天叫你走人都不知道。”所以,得有自己的一份事业。他发现贵州酒名气虽大,但在浙江市场的开发力度远远不够。于是,他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他在杭州滨江经营的茅台酒专卖店生意红火。“我不敢保证在价格上能优惠多少,但肯定在我这里买的酒都是百分之百的真货!”
    比起他们三位,饶总算是初来乍到。他是贵州一家著名药业公司的浙江总代理。他说,贵州药材丰富,质量上乘,但多年来“养在深闺人未识”,没有体现出应有的市场价值。他有责任,也有信心在浙江开辟一片新天地。
……
    这晚的聚会,他们都是开着自己的名车来的。而且这次聚会,谈得最多的是筹建同乡商会的事宜。这至少告诉我,他们的创业都很成功,也足见他们成功后的公益心。
    我是有过创业打算的。
    初到浙江,我想的是,先在别的企业锻炼几年,增长点见识,积累点资金,学到点温州人的经商头脑,然后就地或者回到家乡自己创业。
    这样的想法无时不在,但这样的想法始终未能付诸行动。
    许多人不解,“你有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不可以自己干?”
    我想了想,有几条自我辩解的理由,一来,我是在机关工作了许多年后出来的,原有的基础不错,一来就被聘为一家大型集团的企业报副总编,享受副经理待遇。当时那样的待遇应该是比较诱人的,老家的一些小老板一年忙到头,也未必有这样的收益。所以,相对是满意的;二来,在一个大企业里,耳闻目睹的很多事情,让我感觉创业太难了。要办好一个企业,除了能力,除了资金,除了人脉,还需要有一种强烈的支配金钱支配他人的愿望。尤其,很多时候,还需要承受别人的白眼甚至刁难,需要低三下四把别人当爷。而这些,对我来说好像都是难以做到的;三来,我很相信“人才有别”的道理,觉得不是任何人都是当老板的料。硬逼着自己去当老板,只怕既当不好老板,又失去了原有的平台。
    这些看似合理的理由,束缚了自己的手脚。久之,便成了“煮熟的青蛙”。
    而今夜,听了老乡们的故事,我才明白,什么叫借口,什么叫患得患失,什么叫固步自封。
    当然,也明白了,什么叫惭愧。
    我又有了创业的冲动。
    可一转念,又被种种无以名状的担忧所困扰:
    替人打工,虽没有自己“当家作主”的事业,但好歹有一笔相对稳定的收入,一旦失去了,又没有新的经济来源的话,一大家子人怎么生活?
    本人已无年龄优势,万一创业失败了,再去求职可能难上加难,到时又该何去何从?
    自己在熟悉的文字领域具备一定的影响力,突然放弃,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去“创业”,整天与钱打交道,到头来会不会失去所有,一事无成?
……
    仿佛是阿·托尔斯泰说过,重重的顾虑,使人变成了懦夫。
    我得承认,我就是这样的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