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黄河之声 >
学校应让孩子远离“人情世故”
■赵畅(浙江)
    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到一所学校去给学生做讲座,学校特别安排了一个四年级女生去迎接她,给她引路,牵着她的手进入报告厅。在这个过程中,女生对她说:“汤老师,我最喜欢看您的作品了。您真了不起,写了那么多的好作品。”这位作家常会遇到喜欢她作品的小粉丝,因此,听女生这么说,她就把女生也当作了她的小粉丝。于是,问女生:“你喜欢我哪部作品?”女生张张嘴,愣住了,回答不上来。她明白了,其实女生并没有读过她的作品,其实,是今天因为牵着她的手走进报告厅,女生顺便说句客气话而已。
    明明没有读过汤素兰教授的作品,可竟不打草稿地言“我最喜欢看您的作品了”,这个“礼节性玩笑”似乎开得亦忒大了。而况,此言竟出于“一个四年级‘优秀’女生”之口。难怪,汤素兰教授直言不讳:“她的话并没有安慰我,反而让我充满担忧……我不希望孩子过早地说假话,过早地懂得‘人情世故’。”
诚然,学校不是真空之地,要丝毫不受诸如“人情世故”之类庸俗风气的侵蚀,那是不可能的,但学校及其老师在面对现实的同时,必须为保护孩子天真、纯洁的心灵去做点什么,而绝不要去有意无意地为“人情世故”的滋长、蔓延、扩张去推波助澜而做了“帮凶”。否则,该是与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与教师“传道受业解惑”的应有职责背道而驰的。
    然而,终究未必。读报看到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年轻妈妈在办公室讲,她的孩子上小学一年级,在考试前,老师竟然这样叮嘱他:你做完卷子后,一定不要折叠,而要拉直展开,平平整整地放到桌子上,然后移开身子,坐得偏一些,千万别把卷子都挡住了。这不是明摆着要周围同学抄袭孩子的卷子吗?后来,又了解到,老师在排列考生的座位时,也是在成绩优秀的学生后边,必提前安排好一个学习差一些的孩子,方便后者抄袭前者。这样一来,只要作弊成功,就可以避免‘差生’拖班级的后腿。”“在提高班级的整体成绩上自能‘立竿见影’,然而,孩子们呢?他们成长中的损失谁来担负责任?”(见《三联生活周刊》第28期)这是一个年轻妈妈发乎肺腑的担忧,这是一个有良知的妈妈对学校教育远离“人情世故”,远离庸俗风气声嘶力竭的呐喊。
    要知道,学生既在观察家庭、观察社会、观察家长,也在观察学校和教师。尤其是学校及其教师在学生心目中是神圣而至高无上的,他们的言行举止,都该是学生的模仿对象。如果学校及其教师太谙“人情世故”,抑或选择向庸俗和腐败投降,那么,我们的学生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久而久之,我们的学生又会成怎样的状态?而教育的意义一旦这样被消解,教育一旦式微至此,那么,这不是学校教育的悲哀和大恸吗?
    学校教育让孩子远离“人情世故”等庸俗风气的侵害,既要加强人文教育,引导孩子确立做人的基本品德,遵循社会最基本的道德规范,注意涵养功夫和仪表风度,并落实到对于生命的意义和人生价值的认定中,同时,又要避免空洞、空泛的教育,强调养成教育,注重从点滴抓起,从细节抓起。曾看到一份抗战时期《私立奋斗中学学生操行评点表》,其强调学生自治,强调做事做人,这些教育思想践行的办法,体现于日常生活中非常具体的细节要求中。譬如,“听:他人私语,绝对不可窃听”,“动:未经许可,不可动用他人之物”,“待人:绝不蔑视他人的主张;绝不谄媚权贵;他人无心的过失,必须宽恕”……整个操行评点表,达200多条。这样的“操行评点”,其具体而微、贴近生活,自能引导学生逐步养成道德规范,远离庸俗风气的侵染。
    作为教师,作为学校,则更应自觉成为学生的道德模范。《论语?子路》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就从一个侧面道出了教师成为道德榜样的意义。学校亦是一样,其办学理念、决策原则、管理方法等,无不浸润着道德元素。读去年12月8日《人民日报》上的报道,北大副校长对学生作出这样的表态:“你是北大人,看到老人摔倒了你就去扶。他要是讹你,北大法律系给你提供法律援助;要是败诉了,北大替你赔偿!”尽管具体操作尚有困难,但这样的“撑腰”表态,给北大学子以多少道德温暖呵!
    教师吴非先生曾说过:“我以为经历了‘文革’浩劫,人们会珍爱孩子们的心灵,不会冷酷地往他们的脑袋里丢弃肮脏;我没想到未成年人生活的校园,权力和金钱也开始起作用。”吴非先生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如果我们的学生,尤其是那些纯洁可爱的未成年学生都未能在学校远离“人情世故”等庸俗风气,那么,我们的教育又会是怎样的惨象呢?要知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不同的时期因追求的目标不同,可以有不同的生活态度和内容,但支撑他们灵魂道德的那种东西却应该一脉相承,什么时候都不能倾斜”,否则,就有可能“得之东隅,失之桑榆”。教育是建立道德的基础,如果教育被庸俗之风严重肆虐,那么,我们又怎么有希望固筑、支撑我们民族的精神堤坝、道德大厦?
    想起白岩松说过这样的话:“卖猪肉的人用自己夹着瘦肉精猪挣来的钱,兴高采烈地出来买了馒头,没想到被别人染了色。然后卖了染色馒头的人出来给孩子买奶粉,里头有三聚氰胺。我们每个人都在害别人,我们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如果我们的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一旦受到上述庸俗风气的严重侵袭,首当其冲的是学生,其他包括教师、家长及其家庭、学校、社会不也会慢慢进入类似的“恶性循环”吗?学校及其教师要提高警惕,那么,我们的家庭与社会不也该步调一致与“人情世故”等庸俗之风作最坚决的斗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