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黄河之声 >
伪信仰比无信仰更可怕
■陈庆贵(江苏)
    信仰是我们心中信奉尊崇,并愿意为之献身的精神。信仰的力量,在于让人获得真正自由。康德说:“真正的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不想干什么就能不干什么。” 信仰什么可以因人而异,有无信仰不可以因人而异。
孙中山说过:“对中国来说,不是‘知易行难’,乃是‘知难行易’,三千年根深蒂固之大弊,是国人从未获得过真知,一直敬畏那不当敬畏者,却不敬畏那当受敬畏者。如此不识道,谈何行道呢?”美国著名非盈利研究机构兰德公司,早先也曾公布一份对中国的分析报告,其中如是评价中国人,由于缺乏信仰,中国人没有罪恶感、亏欠感和内疚感,只要犯罪不被知道就是无罪,这导致中国人在产生内部矛盾分歧时,极易返祖人性中的残忍和冷漠。纵观中国整个历史,最残忍的争斗和屠杀都来自于他们内部自己。
    事实亦然。现下,部分国人信仰缺失,抑或有迷信无信仰。有人说,中国最精彩的电视节目,不是逗人傻笑的电视剧娱乐秀,而是“质量万里行”和“3.15晚会”,因为节目里各式造假方法登峰造极,让人出离愤怒欲哭无泪。造假背后是无耻至无底线,无底线背后是堕落至无信仰。有人曾归纳当下社会信仰缺失八大标志:官员有意图伦理无责任伦理司空见惯;消费市场假货泛滥愈演愈烈;“三天见效”的灵修班辟谷课异常火曝;“神医”“高人”“大仙”层出不穷;靠抄袭假唱艳照炒绯闻上位者被粉丝追棒;“捐赠秀”虚假捐赠欺世盗名屡试不爽;靠“原罪”发家的富翁大款为富不仁;社会诚信缺失致使互信成为奢侈。
    无信仰的升级版大抵便是伪信仰。相形于方志敏“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当今还有多少官员能够做到?姑且不奢攀方志敏的信仰高地,少数官员连封建士大夫“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底线信仰都已失守。原福建政和县委书记丁某不是有“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名言吗?可想而知,他在台上一定没少讲过“坚定理想信念”之类的豪言壮语。除了官场,民间伪信仰也不鲜见。倘若用测谎仪对鱼贯而入寺院佛殿里的香客做一番测试,恐怕就会有数,到底有多少“信”众礼佛烧香不是为了求子求财求官求化险,而是出于诚心修行从善。
    设若说,多数无信仰者尚存动物本能和人伦底线赖以支撑;那么,伪信仰者则庶几丧失动物本能和人伦底线的约束保护。同类相援本属动物本能,也是人伦底线。以震惊世人的2岁女孩小悦悦相继被两车碾压夭折的残剧说事,设想问卷一下7分钟内不施援手漠然而去的18名过客,我估想一定不会有人承认不信仰“助人为乐”“见义勇为”,而最后一名上前施以援手的拾荒阿姨陈贤妹兴许未必知道“助人为乐”“见义勇为”为何物,但她是人,是人就当有动物本能反应。被媒记戴上“最美妈妈”帽子的吴菊萍曾在答问时坦承,她徒手接住10楼坠落孩子的瞬间动因出于本能反应,而非“我想到了什么”,时间也不允她想。江西省原副省长、改革开放以来首个被送上断头台的高官胡长清,在案发前的“三讲”教育中居然顺利过关,还博得个“政治上坚定,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在政治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好评。好一个“三胡”(胡吃、胡吹、胡来)大贪官,想必平时没少花功夫伪装,给组织和公众留下了评语所述的印象。
    伪信仰的变种便是迷信,迷信导致的恶果更可怕。比如贪官信奉尊崇的“大师”,自然不是思想深邃博学多才的大学问家,而是那些善于看“风水”说阴阳,算命看相占卜测卦的“赛神仙”“活菩萨”。山东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大师”预测他“有当副总理的命”,但命中缺“桥”,于是胡下令将国道改线,在水库上架起一座桥,无厘头地浪费了百姓的多少血汗钱。海南屯昌县工商局原局长吴岩,提拔干部不开党组会,而是让有关人员来他家拜“菩萨”,他的朋友多半是“道士”,选中的股长还要请道士算命,看是否与自己“相克”,可怜组织程序竟遭他如此强暴蹂躏!某省纪检部门统计,近几年来该省查处的厅级干部,身后大多有“大师”晃动的身影。
    信仰虽可多元,归纳起来无非道德法律二元。无论你有无信仰抑或信仰什么,信仰道德敬畏法律乃人类文明得已延续的共守底线。十年文革造孽,致使中华传统文明颠覆殆尽;国门洞开,洋夷文明又未曾和盘“拿来”。身陷文明断层,曾以拥有“炎黄子孙”身份符号和“礼仪之邦”文化标签而傲视群夷的华夏子民陷入路向迷惑,有识之土不禁发出天问:“我是谁?”设若说,文明自弑可为信仰缺失道德沦丧找到文化注脚的话,国人对法律失信恐怕就不得不归咎于司法“三化”。最高人民法院前院长肖扬近日出书,其中不乏对现行司法体制导致权力地方化、管理行政化和非职业化弊端的担忧。山西省绛县的姚晓红,一个只具小学文化的司机竟然能被任命为掌握生杀大权的人民法院副院长,被坊间戏称为文盲、流氓加法盲的“三盲院长”到底是怎样炼成的?答案难道不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人之初,无信仰,信仰源自后天濡染调教。然而,“强制的信仰只会唤起反感(叔本华语)”。多年来,未成年人教育将自己都不信奉的说教硬性灌输给懵懂的未成年人;改革开放后,成人教育和媒体导向又渐趋背离自己宣称的主流价值。日前京城某著名大学教授就发微博如是宣称。“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家)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无独有偶,某拜金女在电视上也公然宣称:“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自行车上笑。”从二者因果关联中,不难找到信仰失落的教化成因。
惠特曼说:“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品行和生命;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国土。”然而,我们要的是真信仰,而不是伪信仰;我们可以宽容无信仰,但不可容忍伪信仰。因为,无信仰关乎修行,伪信仰关乎品行;伪信仰比无信仰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