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九洲倚剑 >
是谁让他们产生如此强烈的暴力诉求?
■孙壮(浙江)
    最近一段时间,有两起文化人打架事件引人关注。一是四川女记者周燕与中国政法大学的副教授吴丹红网上论战,最后发展到当面对质,期间周燕率先动手打人,著名文化人艾未未也参与其中,打得吴丹红“抱头鼠窜”。另一起事件,是中国航天航空大学的副教授韩德强在反日游行中,听到一位老人对毛泽东说了些不敬之词,便毫不留情掌掴之。
    这两起事件,有许多共同之处。
    首先是打人者的身份,无论是记者还是教授,都是平时大家眼中有素养的文化人。如果一招不慎,爆出粗口,已让人汗颜,但他们却选择了打人。而且打的动作非常之狠,女记者周燕,先是鸡蛋,而后便是“后背三腿,裆下三脚”了。而艾未未打人现场的照片显示,此公挥起老拳,直击吴丹红的左脸。韩德强副教授则不顾对方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上前就是一个耳光。
    其次是打人的动机,都是因观点不和而起。周燕等人与吴丹红的争议焦点在于什邡事件的是与非。而北航的韩德强副教授,只因为老人对“毛主席,我们想你”这个口号不认同,说了句“想个屁”,便给对方戴上“汉奸”的帽子,立刻暴力相向了。
    第三是打人后的态度。无论是周燕还是韩德强,事发之后都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他们充分利用网上资源,炫耀性地公布他们的战斗经过以及累累战果,丝毫没有为自己的打人行为而感到羞耻,言辞中简直就是一个为民除害的英雄。
    第四从社会效果来看。这些打人事件,虽然招到了人们的批评,但他们同样拥有不乏相当数量的支持者,高叫“打得好”的大有人在。这说明暴力手段来解决观点之争,这种想法想法很有市场,这才是最可怕的。
 
    然而,用暴力的手法来解决观点之争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
    争论是为了什么,首先是为了说服对方。虽然,人与人之间的争论,特别是成年人之间的争论,想说服对方,很大程度上只是徒劳。因为已经形成的世界观方法论,以及个人的面子问题,想让对方心悦诚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当然,争论还有价值所在,从高处说,是为了寻求真理,所谓“真理越辩越明”。观点争论,还可能是为赢得支持者,让那些原本不同意我的人也同意我。此外,理性的辩论还可以提升自己的思辨能力等等。
    但是,暴力手段能达到什么效果?只能让对方觉得你的蛮横无理,哪怕在身体上他屈服了,思想仍然不可能使之屈服,反而会产生更强烈的对立。至于探求真理,真理如山,山在那边,从来不会因为某一方的强大而偏向于谁。诚如伽俐略在暴力面前放弃信仰时所说的,“地球还是在动的啊!”
    可以说,动用暴力来解决观点之争,除了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之外,啥也没有。也正因如此,在逻辑学上,“诉诸暴力”是作为一个专门术语,收入在“谬误”的诸多表现形式中。所谓“谬误”,指的便是一种错误的论证类型,试图用暴力来替代严密的论证,显然就是一种“谬误”无疑。
 
    从历史文化来看,用暴力来解决观点之争,中华历史在这方面可谓是源远流长,当然这个“源”那个“流”,都不是什么干净的水。
    战国时代,韩非子将“儒以文乱法”与“侠以武犯禁”相提并论,在那个百家争鸣的时代,他却苦心孤诣地建立起了“思想有罪”的反动理论基石。中国的法家从一开始便是帝王之法、专制之法,而非张扬自由公平正义的法律,这个源头实在太糟糕。
    正是有了这样的理论基础,秦朝那几百个多嘴的儒生,就这样白白地丢了脑袋。他们当然不是唯一的受难者,中国历朝历代,凡是在朝廷上与皇上争辩是非的,轻则丢了乌纱帽,重则被打了屁股砍了脑袋,同样都是用暴力解决观点之争的做法。 
    不要以为这是久远的事情,不要以为这是皇家的专利。最高统治者的行为是具有示范性的,当他们习惯于用暴力来压制不同观点时,民间也同样有意无意的模仿,习惯于从争论到扭打,阿Q与小D之间的打斗为什么如此生动,让人过目难忘,正因为它反映了用暴力来解决观点之争的一种恶劣的文化基因。
    在英语里,“文化”一词被写成Culture,其词根Cult,意思是“邪教、狂热崇拜”。事实也正是这样,有些恶劣的文化基因,就像中了魔的邪教一样,让人摆脱不了。表现在用暴力解决观点之争上,不仅是贩夫走卒之类的“粗人”,因为几句话不和就会打架,即便是文化人,舌战、笔战往往仍不觉解气,也习惯于攘臂瞋目、相向挥拳。
    实际上,本人也很不同意吴丹红在什邡事件上的立场,但是,当一个教授以爱国的名义向一位老人扇去耳光,当一个文质彬彬的女记者和一位名声在外的艺术家率领一大帮人殴打另一个文化人时,我脑海中闪过的只有一个词,那就是——Cult。
 
    强烈的暴力诉求,不仅有历史文化的积淀因素,也有客观现实的无情催化。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拥有如此丰富的物质财富。
    这也是一个让人压抑的时代。贫富分化,基尼系数已经接近警戒线的上限。社会不公,机会不均,“拼爹”这样一个戏谑的词汇,却充分反映了社会方方面面的现实。
如今,没钱的在抱怨,有钱的也在诅咒,平民在呼号,官员也有不满。怨气太重,慢慢地就成为一种戾气。乖戾之气,随时都能转化成一种暴力,这便是非常可怕的现实。
    所谓文化人,无论如何也逃不出有钱与没钱,平民与官员之间的范畴。虽然坐而论道,仿佛在关注民生、在心忧天下,但内心深处的焦虑与焦灼,随时都会将口舌之争演变成暴力行为。在潜意识中,他们希望在肉体上把对方消灭,以此寻求一种平衡与快感。
    于是乎,战斗打响,形形色色的暴力事件便在这些心理上常常怀有优越感的文化人之间上演。当他们打出粉拳或老拳的时候,他们心中高贵的文化也被砸得稀巴烂。他们打的其实不是一个异己分子,而是长期盘踞心头的那份积郁。
    文化基因里的暴力情结,现实中的无奈与忧郁,当有个突破口骤然显现,他们就会兑去最后一份斯文,作出一副勇士状展开肉搏。而由于这样一种心态具有相当的普遍性,所以野蛮的暴力行动,竟然也会赢得一片掌声。就像当年项羽火烧阿房宫一样,旁边聚满了看热闹的人,不时发出几阵兴高采烈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