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九洲倚剑 >
说说“文山会海”的问题
■吴金亭(浙江)
    文山会海已成为当今中国政治生态的重要现象。针对“游文山,涉会海”的现象,中央曾多次要求各级政府减少不必要的会议和文件数量,但效果欠佳,文山会海现象依然严重,不仅在体制内泛滥,并有向社会组织蔓延之势。
    关于开会,有这样一则段子:小事开大会、大事开长会;有事协调会、没事务虚会;上旬工作会、下旬座谈会;前天表彰会、昨天动员会;上午专题会、下午交流会;成事庆功会、败事总结会;开工誓师会、竣工剪彩会;过年团拜会、过节茶话会……
    前不久,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李兆前的话引发关注和共鸣。他说:“现在有的地方,县委书记、县长参加每年需要的大小会议,占到其全年时间的三分之一。”的确,会外有会,会内有会,会前有会,会后有会,大会之中有小会,消磨损耗着人们的时间和精力!
    在现实会议生态中,以文件落实文件、以会议落实会议的地方与部门不在少数。群众戏称“官样文章”的文件和会议讲话中“常说的老话多,正确的废话多,漂亮的空话多,严谨的套话多,违心的假话多”。一个会议少则数小时,多则好几天;一些会议,不相干的官员也被要求到场。有些会议只是陪会,也通知单位主要负责人必须参会。这其实反映了一些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的官僚主义作风。
    文山会海是官僚主义肆意横行的乐园,在文山会海中,官僚主义似乎找到了赖以生存的肥沃土壤。热衷于开会发文,将会议和文件视为彰显权力、体现权威的手段,以获得“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满足感。再加之行政经费预算和使用情况公开透明度不高,有些领导干部将开会变成“福利”,在开会之后安排旅游、娱乐等活动,以会议之名行享乐之实,如此的“会议”,难怪有人热衷。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毛泽东给官僚主义画像,列举《官僚主义的二十种表现》,其中“指示多,报告多,表报多,会议多,来往多”,就是批评文山会海的。
    “文山会海”,干部苦之、百姓怨之,各方皆在寻求解决之道。长期“高蹈文山、漂浮会海”,费时费力、身不由己,还怎能凝心聚力、攻坚克难?这样的风气继续蔓延,类似的问题久拖不决,不仅带坏政风,更会贻误发展。治理“文山会海”,不能再隔靴搔痒走过场,在屡治理屡反弹的怪圈中打转转,必须点中要害和“主穴”,狠抓落实见真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名。用这两句作为标尺来衡量发文开会是否过度应该说再完美不过了。发文不是不可以,但要言之有物,不然就是浪费纸张;开会也不是不可以,但要讲求效率,否则就会沦为形式主义。我们要解决的,不是单纯地废除或减少开会、发文,而是如何让它变得更有内容、更有效率。
    凡事都有它的规则,文山会海或许正是无规则状态下的“自由过度。”如果我们通过硬性“量化”,严格规定发文的规格、数量和篇幅,会议的时间、人数和规模,或许能够减少“为贯彻发文而发文,为贯彻开会而开会”的现象,真正把各级领导干部从“文山会海”中解放出来,使其集中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深入基层、深入实际,干事业,谋发展,带领群众增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