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九洲倚剑 >
医乃“钱术”谁之悲
■张桂辉(福建)
    祖国医学认为,医以救人活命为本,故有“医乃仁术”之说。梁朝的阳泉认为:“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可叹时过境迁,在当今某些医生看来,时代不同了,什么救死扶伤、仁爱救人;什么人命至重、贵于千金;什么施药济贫、赤诚行医,统统都是“说教之词”、“过时理论”,他们眼里所看重的是人民币,心中所熟谙的是赚钱术。只要能增加进项,只要可大发其财,管它良知不良知、医德不医德的。在这种信条的支配下,不要说悬壶济世的职业道德荡然无存了,就连起码的同情之心也丧失殆尽了。
    此类现象俯拾皆是,不妨略举新鲜一例。西安交大附属医院吴大鹏医生,手术之前公然向患者伸手索要红包。无奈之下,患者给了吴7000元。更匪夷所思、令人发指的是,吴大鹏在接过患者血汗钱时,理直气壮、振振有词,认为这是医生该得的“辛苦费”,拿得合情合理、问心无愧。而且又是“黄婆卖瓜”,又是“承诺保证”。孰料事与愿违,红包是坦然收下了,手术却黯然失败了。于是,日前这段患者用手机“偷拍”的视频成了“奇闻”,吴大鹏医生随即声名狼藉,非但自己被骂声所包围,就连家人也连带受挨骂。
    一个手术,就收下7000元“辛苦费”,与其说是钱来的太容易,不如说是吴大鹏医生赚钱有方、生财有道。我这样说,一点也不过分。几天前,笔者从一家地方党报上看到一则关于“环卫工人喜涨工资”的消息:在环卫所工作了十多年的环卫工人老王乐呵呵地告诉记者:“在2004年的时候,每月工资仅420元;2007年,增加至600元;2009年调至650元;2010年10月,提高到800元;现在,已增加到1000元。我真的很知足了!”  
    尽人皆知,环卫工作,既脏又累。环卫工人以“舍得一人脏,换来万人洁”的奉献精神,风雨无阻,早出晚归,一个月收入不过千把元。扣除基本生活费,一年下来,能够剩余三四千元,就“撑破天”了。两相对比,吴大鹏医生短短几个小时的“辛苦”,就相当于环卫工人两年的积存款。真是赚钱有术、令人羡慕!其实,不要说环卫工人,即便党政机关的科长科员、新闻单位的编辑记者、各类学校的辛勤园丁等行业的工作者,大多也自叹不如。论工作忙忙碌碌,论压力沉沉甸甸,一个月的“毛收入”也不如吴医生的一次“辛苦费”。
    由此想起卫生部部长陈竺先生此前一次在江苏省卫生工作会议上,抛开讲稿的“有感而发”。他是这样感叹的:“大医院的医生不要成为跨国公司的奴隶,以前治疗白血病的一个药品两瓶就可以救命,但是在国外一个跨国公司手里,价格翻了一百倍,我实在搞不懂。”今日中国,有多少“大医院的医生”沦为“跨国公司的奴隶”,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相当一些医生在不同程度上正在变成“金钱的奴隶”,则是不争的事实。
    君不见,时下一些医生行医的浓厚兴趣在于想方设法掏病人口袋、心安理得肥自己腰包。一个典型的表现是“过度医疗”——明明可用普通药物治疗的,却开出“特效药”、进口药;本可以顺产的孕妇,却“建议”进行剖腹产;门诊可以解决的问题,却“劝导”住院治疗。至于脱离病情需要、超出病人生理、器官承受能力而进行的检查、用药、手术等,更是司空见惯、屡见不鲜了。如此这般,既浪费了大量医疗资源,又影响了病人的身心健康。有的病人因为用药过量,可能受到药物的毒副作用,造成脏器损害、成瘾依赖等。
    世间自有公理在。违背了职业道德,侵犯了患者利益的医生,必将受到道德法庭的严厉审判、社会舆论的广泛谴责。只是,这对某些脸皮早已练厚、胆量早已练大了的医生而言,实在算不得什么。况且,人家还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医生也有七情六欲,也要养家糊口。光靠几个死工资,怎么实现发家致富、如何体现人生价值?现如今,娼妓为钱可以出卖肉体、贪官为钱可以出卖公权,为什么独独不允许咱医生出卖良心?再说了,此举并非我首创、收钱不止我一个。只要能多拿“红包”、只要是不白“辛苦”,就算违背传统的职业道德,就算沦为金钱的奴隶,咱也豁出去了。患者也好,网友也罢,爱曝光就曝光,想责骂就责骂,权当耳边风,管它做什么。穿起白大褂,依然是医生。更何况,法不责众,何惧之有。
    呜呼。当医生的赚钱如此有术、行医这般无道,岂止是广大患者的不幸和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