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钱江新潮 >
用第三只眼睛看于丹
■徐恒足(江苏)
    前不久,于丹教授应邀到江苏盐城讲学,我有幸一饱耳眼之福。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于丹出名之后,日子过得并不平静。在鲜花和掌声背后,也有杂音。对她用通俗语言读解古典,在群众中普及古代文化,社会上颇有微词。有人说她把古代经典庸俗化;有人说她胡编乱造忽悠人;甚至有人把她的这种努力,说成是对古代经典的亵渎和破坏。我就是带着这样一串问号来听讲的。但听了之后,感觉耳目一新。觉得那些批评和指责缺乏足够证据,有求全责备之嫌。如果不是出于偏见或忌妒,请用第三只眼睛看于丹。
    我不善品人论事,只凭感觉就觉得于丹是一位可贵的文化使者。我国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皓若繁星。由于年代久远,加之受国内战争、外族入侵、自然灾害和各种人为破坏的影响,古代那些珍贵的文化瑰宝,或毁于兵火,或散失不全,或晦涩难解,或真伪莫辨,已很少有人能正确解读,也很少有人能用现代语言文字加以诠释,更很少有人肯用毕生的精力和智慧去做群众性的普及宣传工作。而于丹就属于另类。她学有所成之后,并没有坐在书斋里享受成名之乐,而是选择一条艰苦的普及传播之路。她用超越时空的智慧,开辟一条连接古今之路,在普通民众与古圣贤之间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她把自已学习研究的成果和心得,写成通俗读本出版发行,又不辞辛劳地到各地去办通俗讲座。这些通俗化、大众化、平民化的读物和以普及为目的的讲座,拉近了普通民众与古代文化的距离,化解了因时代久远、文化层次高低、价值取向不同等等差异而造成的隔阂。她这次到盐城讲学,就是带着这样的目的来的。一到这里,就和干部群众一起探讨盐城文化。从盐渎的历史变迁,讲到晏殊、吕夷简、范仲淹“宋代三贤”;从白色的盐文化、新四军的红色文化,讲到现在的缘色文化和未来面向海洋的蓝色文化,深深打动了盐城人的心,令我们为盐城的文化而自豪,为生活在盐城而骄傲,增强了创建新时代“文化盐城”的自信心、自觉性和使命感、责任感。
    其次,应当肯定于丹对古代文化的开发和利用,作出了很大贡献并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中华古文化经数千年积淀,博大精深又神秘莫测,是块难啃的骨头。如果因难懂费解就望而怯步,或把它视为神物敬而远之,它就永远是供在神坛上的古董,不能走到人民大众中来,更谈不上为普通民众所认识和理解,又怎能传承和发展呢?那中华文化不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苗吗?后果不堪设想。现在,那些希奇古怪的文字,晦涩难懂的内容,玄之又玄的理念,经于丹一读一解,很快撩起面纱,拂去尘土,露出“庐山真面目”,让你一目了然,融会贯通。解得开,记得住,还能联系现实,化解心中块垒,扫除误区,点亮盲点。例如,孔子说的从“十有五而志于学”到“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人生历程,早被视为陈词滥调。她把它与人生的价值坐标挂上钩,就重现智慧之光。再如,孔子提出的“为仁”“五者”( 恭、宽、信、敏、惠),也早已无人问津。现经她一启发,就成了做人处事的“准则”和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理念。这种“古为今用”,何弊之有?
    当然,我们也应当承认,于丹在解读和诠释古代典籍方面并非尽善尽美,个别地方也有点牵强附会。这种白璧微疵在创新搞活中实属难免。不过,对于丹来说,有人挑刺并非是坏事。这样功在当代、惠及子孙的大事,本应博采众议,积思广益。有人提醒,头脑会更清醒;有人找茬,活会做得更干净,何尝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