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钱江新潮 >
打开杂文那扇窗——李庚辰《杂文写作》的现实意义
■张书恒(北京)
    杂文在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和创作实践之后,在创作观念、审美特征,以及杂文文体基本概念的认识上都已达成了某种理解上的共识,这是杂文得以延续与发展的基础。但也不能否认的是,从理性的层面上把握与总结其内在的机制与规律,探讨其存在的多种可能性,这种基础性工作的开展与研究仍显薄弱,理论研究的滞后对杂文的创作与后备力量的储备也都是不利的。因而,著名杂文家李庚辰的杂文理论著作《杂文写作》(长征出版社)的问世便具有了较强的现实意义。具体地讲,它从理论上较为全面而具体地总结、分析了杂文的内在规律和外部特征,从一个方面为读者打开了那扇了解杂文基本特征的窗户,对于初习杂文写作的新手来讲,该书也具有较高的指导性价值。
    众所周知,现代杂文在五四时期,在鲁迅、陈独秀、李大钊、瞿秋白等一大批民主斗士手中逐渐成熟,并成为了向旧的封建势力宣战与斗争的有力武器,但即使是这些在杂文创作中取得了较大成就的杂文大家,他们对杂文内在创作规律的总结与论述仍然是只言片语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的遗憾。因为任何一种文艺样式的出现与发展,都离不开理论的及时总结与指导,李庚辰《杂文写作》作为一部集作者多年杂文写作经验与积累而写就的研究与介绍杂文创作的理论专著,不仅较为全面系统地对杂文的起源、性质、文体特征,以及它的内在肌理及创作规律进行了归纳、爬梳和整理,而且也对长期以来杂文创作和理论界中存有较大争议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了较为详尽的论述、厘定与辨析。如作者对杂文讽刺的阐述与定性,对杂文语言运用特点的论述等,这种全方位的宏观把握与微观分析在一定程度上廓清了一些模糊的,甚至是错误的认识。该著对这些问题的讨论与研究,无论对今后杂文的创作与发展还是对长期以来缺乏理论总结的杂文理论来说,都是有开创和指导意义的。
    因而,从一定意义上说,《杂文写作》一书是迄今为止一部较为全面、系统地研究、介绍杂文创作与理论发展的专门著作。尽管该书从整体看是一部在前人创作成就与创作思想基础上生发出来的杂文理论研究著作,但由于作者本人有多年的杂文创作实践,和他对杂文这种文体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加之该书的全面系统性以及它的较为完整的理论构架,仍然不失为是一部比较完备地全面阐述杂文创作与发展规律的有价值的杂文理论专著。比如该著在对杂文基本概念、选题、主题、标题,特征等问题的理论总结与定性过程中,既吸纳了前人对这些问题的基本理论阐述,又融入了作者个人对这些问题的独到看法与理解,使得作者对这些问题的论述既具有普遍性,又饱含作者智性的发挥。作者对其中的一些问题诸如杂文选题的基本原则、杂文主题的不同特点和类型、以及杂文标题的选择与拟定等具体细节问题的论述都不乏独到而深刻的见地。
    然而对于这些有关杂文表征内容的探讨或许只是该书现实意义的一个方面,它的现实意义更主要还表现在,作者通过对杂文内在规律的探索与研究,在理论的层面上揭示了杂文创作过程中所常常遇到或出现的一些具有可操作性,且难以从理论上予以理性把握的问题,诸如杂文的形象性,杂文的比喻,杂文的用典,杂文与诗,杂文与格言,杂文与杂家,杂文与生活等。这些理论问题无论对于杂文创作家还是理论家都是较为棘手的,甚至是难以理清的。因为对于这些问题的提出与论述需要的不仅是勇气,而且还有作者必须具备的较为扎实的理论素养和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这就决定了该著的写作所面临的并不仅仅是一个学术上的理论问题,它还要求作者必须具备较高的综合素养。比如有关杂文的形象性问题,虽然像鲁迅这样的大家在其杂文创作中广泛运用了给表现对象画像的手法,以增强作品的论辩性和说服力,但鲁迅对有关杂文的形象性问题的理论阐述与总结始终论及较少。李庚辰《杂文写作》一书在对杂文形象性问题的论述中,通过从生活中、从文史典故中、从联想类比中、从形象化的语言中树立、加强形象性的论述等五个方面展开的论述,不仅在理论上对此给予宏观的把握,而且作者还运用自己长期的杂文创作实践经验进行微观的分析,从而在较大的范围内和多个层面上对杂文的形象性问题进行了整体论述。应当说这种论述方法的选择是颇能反映出作者的理论和创作功力的。
    理论上的完备与论述的精到当然是《杂文写作》一书的最值得称道之处,然而,对于一部文学类的理论书籍而言,仅有上述特点显然是不够的。道理很简单,增强文章的形象性,提高语言的表现力,不仅是每一位文学理论工作者所必须具备的业务素质,同时也是反映一部理论著作文学成就的重要标尺之一。如何将一部学术性的理论著作写得通顺流畅,文采斐然,对于作者而言是必须刻意追求的一个基本问题,而这种能力的获得决不是一蹴而就的。《杂文写作》一书的较强现实意义,一定程度上也与作者精确的文字表达能力和较为娴熟的驾驭语言的功夫分不开的。即使是阐述一个复杂的理论问题,作者也能做到精雕细刻,无微不至,力图将所论问题以通顺的文学语言形象化地表达出来。这种特点的出现不仅为丰富该书的读者层做出了一定的努力,也为它的阅读对象打开了一扇探视杂文创作规律和文体特征的便捷窗口。
    显而易见,《杂文写作》一书是目前而言一部有鲜明特点,且颇具风格化的杂文理论著作,它的现实意义不仅在于它从多个方面和角度论述了杂文的外在特征和内在规律,涉及到了一些长期以来杂文创作和杂文理论中存在的争论较大的问题,并对之做了较为详尽的理论探讨,而且还以一种新的写作形式,为理论著作的文学化写作问题进行了一些必要的探索和尝试。它的现实意义是不可低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