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吴山夜话 >
“独”字小议——读唐宋词札记
■毛建一(浙江)
    唐诗里有不少脍炙人口的诗句,画龙点睛地用了“独”字,如“独怜幽草涧边生”,“百年多病独登台”,“天明独去无道路”,“低头独长叹”……
    而唐宋词中,“独”字的运用,更是俯拾皆是。如李煜的“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苏东坡的“谁见幽人独往来”,还有女词人朱淑真,在一首词中,一开头就连用五个“独”字:“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反复咏唱,一气呵成,既给人以一种匀称的音乐感,又给人以一种整齐的建筑美。
 
    在唐宋词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不少胸有大志的词人,很喜欢用“独”字来表达英雄失意、孤愤凄凉但仍壮心不已的境况。镇守边关的范仲淹,用“明月楼高休独椅”来引出“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的苦衷。遭受奸臣谗言诽谤的岳飞,以“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来抒发“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郁闷。亡国之君李煜则更以“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来衬托“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的亡国之恨。我每读到这些心血与恨痛凝就的词句,都会为之掬一把同情惋惜之泪。
还有一些词人,用“独”字是为表达傲然独立、清高而不随波逐流的骨气。比如叶梦得有“谈笑独在千峰上”,苏东坡有“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其超然而雅洁之状,凛然而不屈之气,活活现与纸上!
    但是,有的词,特别是豪放派词人辛弃疾、刘克庄、陈亮等的词,与李白一样,几乎不用一个“独”字。不过,他们的词中,仍然流露出英雄孤寂之心境,壮志未酬之遗恨。如辛弃疾的“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抆英雄泪”,“谁共我,醉明月”等句。又,文天祥的“伴人无寐,秦淮应是孤月”,刘克庄的“推衣起,但凄凉四顾,慷慨生哀”等,都是这一类。
 
    王国维《人间词话》中说过: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他这里讲的三种境界,都是孤寂自信、独然不群的意思,尤其是第一境界中,著一“独”字,就使境界全出。
    不独唐宋词中,纵观中国的文学史,不少有为之士都在诗词中表达过英雄孤寂、傲然独立的心境。上有楚词,屈原就以赞赏桔子的“独立不倚”来自喻;中有唐诗,留下了陈子昂“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和柳宗元“独钓寒江雪”等千古名句;下至清代,黄遵宪鼓吹反清,写下了“斗室苍茫人独立,万家酣睡几人醒”的感叹。近代的鲁迅,独树大帜,奋力与旧营巢作战,他也有“独托幽兰展素心”、“天地余一卒,荷戟独徬徨”的呐喊与徬徨。毛主席的诗词中也有“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桔子洲头”的佳句。可见,有抱负有大作为的人都会经历这种境界。我们不能片面的认为,一有这种境界和感受,就是脱离人民。
    挪威的戏剧家易卜生有句名言:“孤独的人往往最有力量”。我国的孟轲说过:伟人往往会陷入一种孤寂的境地,并经常会受到各种磨难。法国的拿破仑在年轻时,是一个有名的抑郁孤独、落落寡合的人,他曾写道:“身在人群中,却总是形单影只”,但后来拿破仑叱咤风云于一世。毛泽东主席在一九二七年革命低潮时,曾写过:“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的诗,表达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百折不挠、独挽狂澜的战斗意志,后来经过二十余年奋斗,终于开创了中国革命和世界进程崭新的一页。
 
    当然,唐宋词中,不少“独”字是跟“愁”连在一道。陆游有“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李清照有“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但这些“愁”与“独”的感受,都与国难家恨紧密有关。特别是李煜,更是以满纸“愁”句,处处“独”字,来抒发亡国之哀痛。这类词在北宋末与南宋期间居多,可能受唐代杜甫的影响。
    还有一些词中的“独”字,是跟百无聊赖、困慵寂寞的春怨闺情有关。这一类以晚唐、北宋为多,韦庄有“梳妆罢,独倚望江楼”。晏殊有“小园香径独徘徊”。晏几道有“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冯廷已有“斗鸭栏杆独倚,碧玉抬头斜坠”。思想内容贫乏,不足为取,但其艺术上还是小巧玲珑,犹有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