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杂文星空 >
“椒山自有胆”
■谢广田(浙江)
    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兵部员外郎杨继盛(椒山),因参劾权奸严嵩十大罪,被逮下狱,受尽酷刑。一次,杨将挨笞打的时候,有人送给他治伤药-一蚺蛇胆,他拒绝了,说:“椒山自有胆,要蚺蛇胆何一用!”被杀前夕;他给儿子应尾、应箕写了一封洋洋三千字的长信,一开头就教儿子立志为君子:
    “人须要立志。初时立志为君子,后多有变为小人的;若初时不先立下一个定志,则中无定向,便无所不为,便为天下之小人,众人皆贱恶你。……
    心为人一身之主,如树之根,如果之蒂,最不可先坏了心。心里若是存天理,存公道,则行出来便都是好事,便是君子这边的人。心里若存的是人欲,是私意,虽欲行好事,也是有始无终。” 
    他写的是当时的白话文,语句明白可懂。由于自知死期已近,担心儿子因老父遭冤杀而仇恨朝廷,所以他在信中加了一段:“(儿子)若是做官,必须正直忠厚,赤心随分报国。……不可因我为忠受祸,遂改心易行,懈了为善之志。”杨继盛所抒发的是“浩气还太虚,丹心照万古”的情怀,讲的是修身养性之学,教诫儿子“存天理,存公道”,这一切都属于封建伦理道德的范畴。但他在严嵩权势熏天时际,敢于与祸国殃民的奸相斗争到底,这种视死如归的大勇,毕竟反映了孟子所称道的“威武不能屈”的丈夫气概,是儒家精神可贵的表现。
    被杨继盛参劾的严嵩(1480-1567),在明朝奸佞中是个头号人物。他是江西分宜人,字介溪,早年以能诗擅书著称。弘治年间考中进士,至嘉靖二十一年(1542),因皇帝朱厚熜酷信道教,严嵩以擅书青词得宠,升任武英殿大学士,入阁,旋为首辅,官至太子太师,擅权二十年。他和儿子严世蕃、亲信赵文华等爪牙,操纵国事,贪污纳贿,侵吞军饷,文武臣僚与他不合的均受他的排挤、打击。大臣夏言和大将曾铣力主收复河套,均被严嵩倾陷,斩首西市。抗倭有功的闽浙总督张经,因不肯附和严嵩,也被杀害。当时严嵩党羽遍天下,群臣无不仰其鼻息,一度形成朝官噤口,万马齐喑的局面。
    严嵩专政时期,群臣之中自有君子、小久之分。杨继盛在遗书中指斥的“墙头草”式的人,当时确也不少。但杨继盛以邦国安危为重,尽管他亲见徐学诗、沈练等以弹劾严嵩招祸;他仍决心与权奸斗争剑底。他上疏指斥严嵩“文武迁擢,不论可否,但问贿之多少;”“秉政弄权,嫉贤妒能,以刑余为腹心,招群奸为子弟……”上这样的奏疏,他是怀了“笔剑诛豺狼”的必死之心的。但他是人,不是神,头脑中未尝没有斟酌得失的计较,也不能不想到自己子弟的前途,对此,明代无名氏所撰传奇《鸣凤记》第十四出《灯前修本》中,有很真实、形象的刻画画和反映。
    杨继盛是一位刚肠嫉恶的血性汉子,可是他给儿子写的遗书却平实动人,委婉有致。他死得十分壮烈,“椒山自有胆”一语也成了千古名言。笔者手写至此,不禁想起鲁迅那段脍炙人口的话:“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辉。”杨继盛,正是古代中国舍身求法”的脊梁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