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杂志 > 浙江杂文界 > 2013年第一期 > 杂文星空 >
网络举报,被逼出来的无奈?
■吴杭民(浙江)
    当网络举报风起云涌之际,谁曾知晓那热闹背后的无奈和酸楚?
    前不久,被称为河南交通维权人士的王金伍发布在网站的河南“获嘉交警收黑钱”视频引发大量转载,公安部责成河南省公安厅严肃处理,并派出工作组赴河南督察,多名相关责任人被免职。央视《面对面》12月2日播出的节目披露,对获嘉交警乱罚款,收钱不开票这个情况,王金伍先后向获嘉公安局、获嘉纪委、新乡市纠风办、新乡市公安局各级部门反映,还到省纠风办,到国务院纠风办反映。但都没有作出答复,收黑钱还是照旧。
    “获嘉交警收黑钱”事件因为视频的曝光终于有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局。视频曝光后,引起河南省公安厅高度重视,并指派督察部门深入获嘉县进行调查,该省公安厅交警总队还召开全省交警系统规范执法电视电话会,责令新乡市交警支队负责人在会上作出深刻检查,同时出台“河南省交警系统规范道路执勤执法行为六条规定”,今后,凡再出现路面民警、交通协管员收黑钱问题,对交警大队长一律给予纪律处分并调离交警队伍——当地闻视频而动之雷厉风行,令人印象深刻。
    可是,谁又曾想到,在网络发布视频前,王金伍曾帮助其他被罚款的司机提起行政复议,但是行政复议信都被如数退回,并且没有告知王金伍任何原因。王金伍于是先后向获嘉公安局、获嘉纪委、新乡市纠风办、新乡市公安局、河南省纠风办等多级部门逐级反映问题,但均未有回复,收黑钱还是依旧。被逼无奈之下,王金伍随后历时1年多,录制了334分钟54段视频,收集了74份罚款票据和数百名司机证词,内容详尽真实。该视频在网上一发布,终于揭开了“获嘉交警收黑钱”的盖子。
    其实说到底,交警收黑钱也不是什么惊天的大事件,但在王金伍网络举报前,他们要讨到一个说法是何其艰难?事实上,对于这类事件,获嘉公安局、获嘉纪委、新乡市纠风办、新乡市公安局、河南省纠风办等,都是有责任有权力进行监督查处的职能部门,但举报信就是在这一个个部门里“旅行”却丝毫未引发重视,这是一种怎样的失职?
    诚然,最近一段时间,网络举报、网络反腐呈现出“酣畅淋漓”的势头和收效——重庆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不雅视频在网络曝光后,雷政富旋即被立案调查,被誉为微博“秒杀”;有网友发帖举报广东顺德公安分局副局长周锡开拥有上亿物业后,纪委已介入调查。近期成为热点新闻的几起公共事件,基本均由网络举报发端,有关部门介入调查。
    但在为网络举报喝彩的同时,我们不禁也有了不少的忧虑和失望,那就是,那些被称为“体制内”的监督执法机构,为何在此前丝毫没有动作?那些监督制度、机制,为何就对公民体制内的常规性举报视而不见、置若罔闻?我们不知道,这些经网络举报而收效的线索,在此之前,是否也曾在相关部门辗转“旅行”而毫无作用?以至于只能捅到网络上才被有关部门重视?
    所以,在为网络反腐提速高兴之余,在网络举报火热频现之余,我们不得不重新考量那些体制内的举报机制,网络举报、网络反腐的风起云涌,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固有举报机制诸多的缺陷、不足,更暴露了腐败预防制度缺乏与时俱进的改善和修补。十八大后,对反腐败的认识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近日的座谈会上称,党的作风关乎人心向背,关乎党的生死存亡。所以,只有把权力关进更严密笼子,才能实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我们当然需要网络时代的有效监督手段,但如果都像“获嘉交警收黑钱”里王金伍那样的被逼无奈,那么,那只墙头的“举报箱”,可能真的是锈迹斑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