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风采 >
朱振国

发布来源:admin   时间:2014年05月26日

朱振国,1948年出生,绍兴人。系67届高中生,躬逢“文革”,大学梦成了泡影。1969年进工厂,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在汗水、血水、碱水里浸过。1984年调入绍兴市文联,换了啖饭的行当。生于鲁迅故乡,少小的皮猴在纪念厅捉迷藏,猛愣间被那张横眉冷对的峻脸镇住,心想这老头死了还这么大的房子供着,想必干的不是贱业,以后当个小走卒吧!2000年一次贬鲁事件,为老头子辩诬几句,获“二鲁迅”恶谥。二,原以为等而下之的意思,不料在北人嘴里,乃傻、憨、二百五之谓,足见某之愚陋之至,祖师爷佛头罩糞,也足见所操行业早掉了价,走了味。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着力写过小说、报告文学等,之后冒出块垒与牢骚,变成了直白的杂文。现代文学馆征集中国作协会员感言,涂一句“文学是一阵憋不住的咳嗽”,烧制于大厅那两只青花瓷瓶上,或又可为“二”作注释。

代表文章

马上支微杂文<6则>
 
湖南衡阳市省人大代表贿选案一出,我问一位兼职时评家,为何不见犀利之作?对方吱唔一阵,愤而反问:“你说该怎么写?527名代表,受贿的518名,受贿率超98%,人均贿金近2万元,若法办,或闹得人大关门,监牢爆棚。过去玩一个指头与九个指头、支流与主流、少数与多数、延安与西安,今天面对那个百分比,咱即使戈培尔附身,也玩不出正能量了。写不好,不好写,不写好。”
 
中央八条禁令实施一年半载,一些官员嘴里淡出鸟来,智慧超常的奸商妙计迭出,矿泉水瓶里装茅台,即使遭偷拍,官儿像那蹲在路边喝凉水解乏的扫地佬,也难以为凭。京都一些饭店竟开辟了地道,“鬼子”进村,“消息树”一倒,“八路”立即能消形遁迹。
 
马年说马,不禁想到文豪高尔基说过的那一句“把猪猡扶上马,也会变得威风”。遥想在监狱中过大年的薄熙来,昔日不可一世、神威莫测的他,庭审现场看去不仅平庸,还有几分呆气。赞尔基兄英明,马下马上,既全在于一个“扶”,上马与落马,也就成了一回事。
 
醉为何物,直教人死活难分?河南民警郭增喜2013年闹了个“醉摔”,判刑入狱,让许多人仍百思不得其解。最初的报道是,郭酒后与一伙人去K歌,一路说笑嬉闹,不知怎的,竟扯到路边一个抱着的小孩是真人还是塑胶娃的问题上。郭坚称小孩是硅胶塑的,同行者不认同,随后为此打起了赌,郭某上去,一把夺过小孩,摔到地上。据报道,事发时间为七月盛夏,小孩身上穿的应该很单薄,手感一定会告诉他:这是一个活体。既为活人,为何还摔?对此庭审报道不置一词。唯一可以解释的是,打赌后的郭增喜,已被自己一贯正确的面子主宰了,这一刻即使是一条人命,在他面子的砝码前也失去了分量。正是长期被畸形权力观哺化的极度的妄自尊大,加上酒精的诱发,使他瞬间由人变成了魔鬼。
 
舍棺材里钉鎯铛,这是本塘的一句俗言,意为在施舍的薄皮棺材上钉上那种只有楠木棺材才配用的豪华的鎯环。现在许多书籍,书本身很烂,包装上狠下功夫,一条书腰上缀满了溢美之言,解了这条“金腰带”,像人掉了裤子似的,一露真面目。
 
马年之初读到一则段子:君子坦荡荡,小人写作业。举头望明月,低头写作业。商女不知亡国恨,一天到晚写作业。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写作业。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还在写作业。人生自古谁无死,来生继续写作业。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写作业。我有一个梦想:春花秋月何时了,作业减多少?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