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风采 >
阮直

发布来源:admin   时间:2014年05月26日

    阮直简介:广西北海市文联副主席,广西作散文创作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协会员。 2001年被《杂文选刊》选为“中国当代杂文30家”。代表作有《思想胚胎》商务印书馆朱鉄志主编,《中国杂文●阮直集》刘成信主编。

代表文章
 
野牛犄角的智慧

   动物的智慧是本能的智慧,这是不难理解的,就连专家遇到说不清动物的奇妙智慧所以然时,也常常说“那是遗传、那是本能”,于是只能观看“动物世界”的大众也就不再刨根问底了。
   可当动物们智慧不是个体的行为时,而是在举行一次集体的“投票”表决,动物们还服从表决后的多数原则时,我们不能不震惊吧,再用简单的本能来解释动物的智慧就显得有些牵强附会了。
    央视科教频道9月1日在“动物的智慧”栏目中介绍,非洲野牛每年夏秋之际的大迁徙都要经过坦桑尼亚大草原。在水草丰美的沼泽地带吃饱喝足之后,它们常常不知道下一站的方向,这时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德高望重”的雌头牛,雌头牛经过反复的辨别之后认定一个方位,然后把牛角对准那里卧倒,其他牛如果认可了雌头牛的选择也把犄角对准同样的方向,然后卧倒。如果不认可雌头牛的选择,就自己选定下一站的方向,然后把牛角指向那里也卧倒。上千头野牛经过反反复复的思考,不断地卧倒、起立、重新调整方向,最后都安静下来,确认多数牛角指向的方位为下一站的目标。这是野牛群用犄角完成的一次庄严的“民主投票”。
   看过这一段影像,我就觉得这些野牛群比专制独裁的皇帝都文明。野生动物专家经过多年的跟踪考察,知道雌头牛的选择并不是每次都被群牛认可的。当雌头牛的选择多次被否定之后,或选择的方向错误,如缺少食物、遭到大型食肉动物的多次攻击,那么雌头牛的地位也就被取代了。
   你别说,这种权利的移交比起那些“雄性动物掌权”的动物要“文明”得多,起码也算非暴力呀。
   野牛用犄角投票,采取多数被认可的原则,这是野牛群在生存、进化进程中找到的最佳生存法则,否则要是采取雌头牛的一票决定制,把野牛群领入了一个山穷水尽之地,那葬送的就是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了。野牛群选择大迁移的路线是多年的最佳路线,但一头野牛的记忆是不可靠的,雌头牛可以做出引导,但不能做出决定。多数野牛的记忆、认可才是决定方向的权利。正是野牛用“民主投票”,靠“集体智慧”决定迁徙方向的生存法则才保证了野牛群不至于经常误入歧途,他们“岁岁年年牛不同”,但每头牛犄角的权利都是平等的。
   野牛没把它们的野蛮劲儿用在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这是野牛的幸运,否则野牛也像其他动物那样都由强壮的雄性经过激烈的暴力打斗、厮杀后决出“头领”,那非洲大草原就要天昏地暗了,连狮子、猎豹也难在非洲大草原找到一块安身之地。
   可惜的是像非洲野牛群这样的“文明”动物族群还是太少了,连两只山鸡也都要通过暴力决出高低,拿到“话语权”,绝不用尾巴票决领地。这就难免在山鸡打斗时让狐狸、山鹰受益了,真是活该。
   有时候我庆幸自己是个人,人类虽然晚于野牛找到“投票”的方式决定行为的方式,但人类还是自觉地学会告别战争与暴力,用最基本的法律保障着国家与国家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关系与重大问题,这些法律的制定基本上都是票决出来的。票决出来法律才能保障每个人的生命权被提升到了至高无上的地步,任何践踏生命的行为都将受到法律的惩处。告别暴力,票决大事,和谐相处,是人类社会经过残酷的暴力、战争之后提出的全新的概念。
    即便人类的文明与进步与非洲野牛犄角票决无关,但动物为了领地与交配权的血腥,一定是人类想避免的。
 
536000广西北海市星彩小区1——13 阮直
 
 
出卖不是自己的东西才最卑鄙
 阮直
    出卖在国人的词典中虽说不是个好词儿,但我倒不觉得它有多么恶心。我也从不忌讳自己的行为与出卖有上什么瓜葛。这是因为大凡提到出卖,我们就容易往大了想——出卖主权与国家,其实干那事的也轮不到咱平民百姓,都是领导干的,而且是大领导干的。像我这样的草包就是奋斗到死,也成就不来一个出卖主权与国土的资格。所以,出卖与普通的百姓来说,还是些不大的小事。小事被膨化,不是说事件严重了,而是事情被提升到道德的层面了。比如朋友分道扬镳、亲人分崩离析,情人反目为仇,总会有“舍不得关系”的一方指责对方是“出卖了良心”,“出卖了道德”,“出卖了人格”,“出卖了尊严”。
   可是具体到某个人的身上,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谁出卖了谁都是无厘头的一团乱麻,老夫也难断家务事。在我看来,只要你不是某个利益集团的代表或代言,不是一级组织或一个教义的化身,不是硬要代表若干人民的名义,随你的便出卖。你是出卖自己的哈巴狗,还是出卖了波斯猫,是出卖几代人的老宅,还是出卖压箱子底的传世之宝,都是你“自个家州”的内务,与别人无关。你出卖的无论是苦力,还是卖智力,是出卖色相,还是出卖肉身,都扯不上是“上流”,还是“下流”,不过是个“中流”。
     在我们的眼里,那些靠出卖肉身的妓女就是无耻之极了,就是祸水了。可在西方不少国家人们的眼中,甚至在国家的法典之中,都不是“下流”的行为。他们甚至认为,出卖肉身的妓女要比出卖技术的科学家高尚,那些研发武器的科学家,就是在出卖自己的大脑——智慧。他们把智慧变成杀人的武器,并且灭绝人性的屠杀,出卖这样的发明创造不比妓女更危害人类吗?有哪个出卖肉身的妓女能有如此恐怖的能量?出卖肢体的力量的,出卖智慧的创造的,出卖思想的官僚们都可以不用道德天平称他,但出卖肉身的妓女就不可以不道德了。出卖上半身神圣,出卖下半身就卑鄙,对待人的身体器官都实行着“等级待遇”也太没公平了吧。我“缺德”可以,你“缺德”不可以,这样的“规则”还能有权捍卫道德的权威吗?
   其实,最不道德的出卖,就是出卖了不是他自己的东西。比如人家地里长的瓜果梨桃你不能出卖,人家长瓜果梨桃的土地你更不能卖,全民的青山绿水你不能画个圈,围起来,就出卖风景。风景是人类的,不是你的,你是皇帝也不能独霸风景。如果什么风景都可以出卖的话,总有一天会有强权者把阳光也出卖了。把你家的“床前明月光”也出卖给别人。
   可不知为什么,长时间以来,我们的思维不知哪出了毛病。出卖别人的东西没人指责,出卖自己的东西反倒挨骂。比如出卖土地的都被看做是拉动经济,出卖国有企业的是资产重组,出卖青山绿水的是发展旅游事业,出卖官位的是重用人才,出卖公权的是为民做主。中国长久的封建社会就是靠出卖道德的美名而博取官位。道德美名是为善的,而博取的官位又往往是为恶的。用吴思先生的话说,就是博取合法伤害他人的权力。道德美名是显性规则,博取官位是隐性规则,或者叫潜规则。
 可出卖点儿自己的“资源”,为的是谋生存就不是好人了。比如你上班教书是育人,下班教书就是捞钱,写领导讲话稿是好秘书,写点文学作品,出卖点儿小才气,换回点儿小铜板,就是不务正业。
   卑鄙者们出卖的不是自己东西的许可证都是哪个孙子给他们签发的呢?这个家伙的出卖的行为才是最卑鄙、最肮脏的。可恰恰如今他们最牛逼!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