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资讯 > 资讯播报 >
李下-杂文家如何面对网络时代的新形势

发布来源:admin   时间:2014年05月28日

杂文家如何面对网络时代的新形势

作者:李下
 

第25届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年会暨杂文的走向学术研讨会”在银川举行
宁夏杂文年会图片4北京杂文学会副会长瓜田先生讲话
  求是理论网讯  7月29日,由宁夏杂文学会、银川晚报、新消息报承办的“第25届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年会暨杂文的走向学术研讨会”在银川举行,来自全国的60余位杂文学会代表、杂文家与会,并各自就今后的杂文发展趋势发表意见。[详细]
  》》陆春祥:寻找我们这个时代杂文的可能性表达
  》》张心阳:杂文创作—从道义视角走向法理精神
———————————————————————————————————
  一、杂文目前在纸媒体上的艰难处境
  对杂文创作的日渐式微,大家有着较大的共识,也普遍存在着忧虑。先说阵地。全国报刊成千上万种,但专门刊登杂文的报纸和刊物,只有几种。我们能列举出来的公开发行的杂文报刊,有:杂文选刊、杂文报、杂文月刊。可能还有几家发行量不甚大的小的报刊,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好像不会到达两位数。再说发稿量。各种综合类的报刊上,倒是都有一些“豆腐块”,但时评居多,能够称得上杂文的,比较少。称得上杂文,而又有一定质量,也就是内容形式都有点意思的,就更少。由于宣传部门把关的严谨和报刊的领导者的敬业,能够发表出来的杂文,也不大可能有什么评判的锋芒了。再说出版。杂文集子的出版相当困难,不少杂文或者不要稿费,或者自费出版,可怜得很。最后说作者队伍。杂文作者队伍出现了严重的青黄不接状态。杂文界开会搞活动,45岁以下的面孔不多。这固然与杂文创作自身的要求有关,没有充分的阅读量,没有丰厚的知识积累和理论修养,没有一定的阅历,确实不容易写出像样的杂文。但更重要的不争之实是:在越来越讲实惠、崇尚实际利益的今天,既没名也没利的杂文事业,对青年人确实缺乏吸引力。人们写杂文的积极性也越来越低,好杂文少,读者对杂文的兴趣自然也会越来越淡。都说文学被边缘化,杂文作为文学的边缘,就更被边缘化了。再说组织。全国作协哪个门类都有专门的摊摊儿,有专业委员会,唯独杂文没有。各个文学门类都有全国的协会,唯独杂文没有。我们要召开一个全国性的联谊会,轮流坐庄,人力、物力、财力都捉襟见肘,可以说是艰辛备尝。全国各种文学评奖,各门类都独立成为一个领域,唯独杂文屈居在散文的名下,照顾性的给一两个名额。以鲁迅文学奖为例,杂文放在散文组评奖,散文可以有五六个名额,杂文只有一个。有时候还会出现“空缺”,说是“质量不够”。出于对杂文的多年感情,大家对其发展前景是深感忧虑的,都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无奈之感。
  二、网络让我们看到一个杂文创作的新天地、新世界
  如果我们的眼睛只是死盯着传统的“纸媒体”,只是死盯着狭义的杂文,那形势确实有点令人沮丧,但若是放开眼界,看看网络,看看网民们的“大杂文”创造,就会发现,在那里,作者风起云涌,杂文四面出击,它在各个网站上“游击战”和“运动战”打得如火如荼,而且很有气势,很有成就!
  毋庸讳言,我们通常对网络有一定的偏见,总以为网民素质不高,大多用个假名字在虚拟世界里瞎折腾,没事找乐,信口开河,缺乏责任感。不少话题也十分无聊。在海量信息中,值得一看的也不是很多。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浪费掉了,于是也就望而生畏。但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
  理性地面对网络,我们就会发现:网络文学(包括网络杂文)有传统纸媒体不具备的极大优势:
  (一)容量大。网络没有边际。古今中外,天上地下,全世界都包含了。就怕你没的写,绝不用担心装不下。任何纸媒体都有版面限制,网络没有,有多少文章它都能容纳,都能发表。这是任何纸媒体也比不了的。容量大的另一个好处是,查阅资料、浏览新闻、了解国内外各方面的动态十分方便,网络是写杂文不可须臾离开的大资料库。昨天,几位记者来采访,谈话中听出来,他们已经在网络上把采访对象研究透了。
  (二)传播速度快。一件事情发生后的第一分钟,你就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如果考虑到有些网络平台也要由编辑处理一下、审查一下,那也至多晚个十分八分钟。我们知道,就是几个小时能发表出来,也是很快的。这种便捷的优势,是什么报刊也比不了的。中国热心网络阅读的网民也多。不管什么消息,只要上了网,就能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出去(网管人员删得再快、再及时,也抢不过热心网民的迅速下载和义务扩散的效率)。贵州残疾人水果小贩被打死的曝光,郭美美炫富引起的轩然大波,温州特大追尾事故的报警和求救,微博就立下了头功。这些例子与杂文无关,但却让我们看到网文传播的巨大威力。不妨设想一下,在最需要的时刻,如果杂文形式得当,也能这样迅速传递给受众,其社会效益将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
  (三)场合多,形式多,选择余地大;网民的心态是自由的,语言是坦诚活泼的,这使我们能看到一些直抒胸臆、不假雕饰的作品。网络空间大,海阔天空,可以任你驰骋。网络表达方式也是日新月异,不拘一格,选择余地很大。你可以随意在任何一个网站贴帖子,跟帖子,参加讨论,发表意见,也可以开博客,上微博,还可以在聊天室里跟朋友们交流。网络上一个人可以参与发表意见的各种场合,多到数不胜数,我们只能挑选跟我们相关的地方。和杂文比较密切的网站,有杂文选刊办的《中华杂文网》,有浙江人办的《中国杂文网》,有围城杂文、随笔杂文网、时代杂文网等。天涯社区的《天涯杂谈》、红袖添香的《杂文随笔》、忆石中文论坛的《杂文》、漫天雪论坛的《雪友书斋》、还有《榕树下》等,都是网络杂文创作最为活跃的地方。其他网站,也有不少好的杂文(应该顺便指出,许多作者写作网文的时候并没有在意文体的类别,并没想写的是杂文还是什么,想的是一吐为快,但这并不影响他们能写出一些精彩的杂文),只是寻找起来比较费时费事。现在的一个好处是,热心网友甚多,他们会顺手转发或者推荐到一个显眼的地方,写的好的杂文,还会在纸媒体上选登。所以,真正的好东西是不会被埋没的。
  网络培养了一大批杂文家。象早期的网络写手李少君,痞子蔡、李傻傻等,开始也是以杂文出名的。活跃在各大网站的杂文作家有:燕山樵夫、周保平、师永平、王鼎三、卢小雅、孟庆德、李建军、朱绍华、李兴濂、燕山飘雪、易人、尹纪周、牟丕志、廖保平、王二路、周士君、晓村等,这些人都是实力派写手,大都出版过杂文集。这些网络杂文家也开始陆续出现在每年的杂文年选本子里。其中的燕山飘雪不仅写杂文,还写了几篇分析网络杂文的创作态势和如何写好杂文的文章。这些杂文作者对能够被纸媒体关注、能够被选入年选本也十分在意。
  报刊上的各种文章,大多是自说自话,再加上下笔过程中的深思熟虑,修修改改,所以,文章容易装腔作势,往往全面周到有余,而活泼、灵动之气不足。网络语言就不同了,它互动频繁,反馈迅速,生动活泼,多姿多彩,多半是率意而为,不管不顾,直来直去。好听一点说,是不装孙子,直抒胸臆;说得不好听一点,是仗着谁也不认识自己,把脸一抹,可以信口开河,甚至胡说八道。网络这种全民化的论坛,为数以亿计的网民的交流提供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平台。这种海量语流的交汇和碰撞,难免会出现一些垃圾,甚至比例较大的部分是泡沫。但有数量就会有质量,所以也势必会出现一些新的思想,新的语言现象,新的语词,新的修辞方法,新的表现方式。事实证明,网络上新涌现的这些东西,吸引眼球的能力、杀伤力都很强,是纸媒体上的杂文所难以企及的。有些网民对一些社会现象、对某些体制的痼疾和某些贪官、坏官的批判,还是十分讲究表达技巧的。有的嘲笑加了包装,绵里藏针,意味隽永。
  网上许多发明创造,已经从虚拟社会进入了我们的现实生活,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不知道“散步”、“国足”、“被自杀”、“正龙拍虎”、“谁死鹿手”、“俯卧硬撑”、“打酱油”、“冲凉死”等词组的含义。这些浓缩的词组,一度进入了传媒的热词行列,成为公民社会维护自己权利、抨击丑恶现象、调侃百姓无助、无奈的生动写照和通用符号。
  (四)影响大,对左右舆论氛围有着不可低估的力量。网文包括网络杂文,还有微博的段子,有时候还会造成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网民作者和读者的数量,大于各种纸媒体读者数量的总和,而且各级管事的也都不敢小看网络上发表的意见。不少官场丑闻和腐败案件,都是网民在网络上先捅出来,然后引起有关方面注意,才解决的。网络的这个威力,是纸媒体多年来所不能比拟的。纸媒体也不断捅出一些问题来,但反应大多平平,更很少有人因为杂文的抨击而受到惩处。而网络的揭露,就会产生极快的反应,形成新的新闻事件。网民们喜欢“起哄”,他们一旦抓到了一个值得谴责的对象,就会穷追不舍,不搞个水落石出决不罢休。他们对网络流行的有战斗力的新式语言武器,也运用娴熟,而且绝不轻易撒手,一定要把文章做足。就说“被自杀”吧,网民见这个句式表现力很强,就一波一波地“被”下去了。应届毕业生明明没找到工作,却发现校方档案显示,自己已经跟某家公司签了应聘合约,自己已经“被就业”了;明明是生活水准逐渐降低,官方数据却显示人均收入大大提高,网民自然认为自己的收入“被增长”了。“被字句”网语的流行,再加上传统媒体的跟进和放大,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从而迫使有关部门不得不及时做出反馈,解决问题。我们大都写了几十年的杂文,批评了数不清的社会丑恶现象,但从没见过这么迅速的“互动”,很少见到对有关部门构成这样大的压力!网络、网文包括网络杂文之功实在不可小觑。
  严格说,立竿见影地解决具体问题,并不是杂文家的使命,也不应该是社会对杂文家的期许。杂文家看重的是思想的穿透力,是文章的教化功能。不过,杂文家的文章能直接促进社会风气的好转和官场的净化,也显示出了即时性的威力,也不是什么坏事。
  有的朋友会说,你说的这些网络文章或者语言,并不是杂文,起码不像纯粹的杂文。以我们习惯了的对狭义杂文的理解,这话也不能说不对,但如果把杂文的概念理解得更广泛一些,我们不妨以为,那些语言幽默生动、攻势凌厉的小文章、小段子,甚至一个修辞上的小技巧,都是杂文,而且是很有杀伤力的好杂文。我们也不妨这样说,我们在杂文创作上难出新意,是否与受到僵化的杂文理念的限制有关。
  以此观之,对杂文到底是萎缩了,还是更繁荣了,还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我们对网民们“全民写杂文”的大好形势有个准确的估计,结论也许会乐观得多。
  三、理性看待网络杂文的问题,展望网文的宏阔前景
  怎么评价网络杂文的质量?在几乎是全民上网的网络时代,海量的文章肯定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由于大部分作者缺乏必要的文字训练和文化思想的熏陶,多数网文不堪卒读也是很正常的。我们也要看到,大部分排山倒海、来势汹涌的帖子、跟帖、博客和微博,要么是社会新闻的衍生品,要么是个人的生活琐事,虽然喧嚣声音巨大,却没有太大认识价值,大多与我们无关。我们关注的是网文洪流浪花和泡沫下面的那些独立思考且有值得称道的形式的好文章。还要看到,由于许多作家包括杂文作家都参与了网络写作,为网络杂文的写作注入了强劲的力量,许多中青年网友也在写作实践中不断提高自己,所以网上值得的好文章也将越来越多。
  网络杂文是否过于随意?由于网民使用假名字在网上横冲直撞,畅所欲言,给人们留下网文信口开河、不负责任、一无足取的印象。但经过多年的网络写作实践和网络、网民、网文多种关系长期的磨合和调适,还有网民素质的不断提高,法制观念的不断增强,网文越来越趋于理性表达。网民自发形成的“辟谣控”之类的打假组织,也在形成之中。这种网民的自我纠错机制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中国的网民正在文明、理性的方向上逐渐趋于成熟,逐渐走上正轨。网络的管理,毫无疑问是必要的,但也要承认,其改善的空间还是相当大的。
  还有,网络杂文刷新太快是否影响传播?它不像纸媒体那样稳定,传播流布的效果到底如何?这种担心其实是没有什么必要的。王文刷新太快,是一个事实。这是由网络媒体的特点决定的。作为一家网站,你刷新太慢,受众就不满意,很快就会失去竞争力。而点击量的降低,会直接影响网站的商业利益。但仔细推敲起来,我们阅读网文跟纸媒体的阅读习惯并无太大区别。我们对每天接触的纸媒体报刊,其实也都是一翻而过,放在案头反复琢磨欣赏的文章,并不是很多。报刊每天都有一大沓子,旧的很快就被新的淹没了。在这个意义上说,纸媒体的遭遇或者说命运,与网文是差不多的。而就查阅而言,网文在网上检索起来十分方便,键入关键词,一般在数秒之内就能找到。比翻箱倒柜地寻找报刊上的一篇旧文要方便得多。
  四、面对新形势,杂文家应该如何做
  对网络杂文的一番巡视让我们看到,我们杂文作者的队伍也是后继有人的,青黄不接的担心,也许会被证明是庸人自扰。现在的问题是,网络杂文和纸媒体杂文之间的“隔”还没有完全打通,二者交流不够,存在着各自为战的状况。往往是网络杂文的游击战和运动战搞得如火如荼,而我们搞纸媒体“阵地战”的杂文家,仍然按部就班,一板一眼地发几篇稿子了事,没有改变冷清的局面。
  虽然我们也有了几个杂文网站,不断推出许多杂文家的新作品,许多杂文家也开了博客或者不断把自己的新作贴到网上去,但总体上看,两个队伍并没有做到真正的整合。眼下,我们这些大半辈子在纸媒体上舞枪弄棒的杂文家,该做些什么呢?
  瓜田不揣浅陋,提出如下建议:
  首先,杂文家朋友们要积极关注网络杂文的动态,坚持浏览杂文网站和某些网站的有关频道或者栏目,阅读网络杂文的新作,了解杂文创作的动态。我还想顺便指出的是,面对容量巨大的网络,我们往往利用得十分不够。我们除了看看及各大网站的新闻,在邮箱里发发信,剩下的也就是检索一点资料了。其实,作为时刻需要了解国内外大事、了解社会动态、了解民生疾苦的杂文家,不应该置网络的海量信息与不顾,对有亿万百姓参与的网络创作活动,我们杂文家更无权置身度外。我个人对网络抱有很深的警惕,我的顾虑是害怕陷进里面不能自拔,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在网络的漫游中消耗几个小时,是不知不觉的。我想把每天在网上浏览新闻的时间限定在一个钟头,事实上,常常会超出一些。但这个问题是可以得到控制的,这就像进了海鲜馆,好吃的应接不暇,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撑死在里面。既充分地利用好网络,又不被网络所淹没,这应该是能够做到的。
  其次,积极参与进来,用不同的方式,及时地把自己的新作在网上发表,使作品更快地跟读者见面,留心研究收到的反馈意见。在发表网文的过程中,增强自己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其中包括改善网络杂文生存状态和提高网络杂文声誉的责任感。网络杂文中除了纸媒体杂文家的一些作品外,多数文章的水准不是很高,我们这些有经验、有影响的杂文家,有责任用思想性和艺术性俱佳的好作品引领网络杂文提高质量,增强可读性,进一步扩大网络杂文的影响。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纸媒体和网络媒体“通吃”的杂文家,他们对应用网络得心应手,左右逢源,既促进了网络杂文的繁荣,又大大提高了自己的知名度。还有更多的杂文家,作品也在网络上出现,但多是被动型的被转载,主动投稿不多。现在网络的形势十分有利于杂文家们扩大阵地。一些网络为了凝聚人气,都设置了杂文的专栏或者频道,积极向杂文家组稿。杂文家可以充分利用这个机会,打入网络,扩大自己的影响。
  最后,但绝不是最不重要的,是要虚心学习网文中的精彩创意,不管是新锐的思想还是生动活泼很快就能脍炙人口的语言和修辞手段,都值得我们学习。网文中清新的思想和来自群众语言的活泼文风,如果能变成我们这写杂文家的丰富营养,我们就将如虎添翼,我们的杂文创作会增添新的能量,出现新的光彩。杂文家面貌的刷新,反过来对纸媒体上的杂文质量的提高也会有大的促进。这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多赢局面。但愿这个美好的愿景能够尽快地变成现实!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