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资讯 > 资讯播报 >
李寿生---养狗忧思录(2017“绿水青山杯”全国随笔、杂文大赛,征稿选登)

发布来源:盛世传媒客服   时间:2017年09月01日

网友蛇行龙城的博文《养狗周年记》,图文并茂,文章写得很是不错。

国人养狗,历史悠久。“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江山一笼统,井口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古诗古文中有关狗的佳句比比皆是。民谚民谣中也有生动的描写:“弹野鸡看见狗屎,捉狗屎看见野鸡,”与“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是同理。旧时农村的狗粪,也是农家肥的主要来源。因此拾粪者众多。“狗眼乌珠看人轻,”则不用解释。“鸡飞狗跳”,是农村中的一道风景线,没有“鸡飞狗跳”的村落不叫农村。

记得小时候去大姑母家拜年,路程有十里之遥,中间隔着大运河。那年代,交通落后,只觉得大姑母家很远很远,去一趟,要经过十多个村庄,绕过七八道河流。每到一村,最怕的是狗咬。有时刚至村头,一条狗一叫,十几只狗就一涌而上,把你团团围住。有的狗只叫不咬,有的狗只咬不叫,不叫的狗往往比叫唤的狗更可怕。所以一路上不得不拿根竹竿、树棍之类的防身工具。儿童时代,手头有根竹棍,看到十余只狗狂奔乱叫,全无惧色。如今年届古稀,外出散步,手无寸铁,反倒怕起狗来。一日被狗欺,十朝见犬惊,一点儿也不夸张。

农村养狗与城市养狗有很大的区别。

一位朋友给我讲,十亿人民九亿狗,还有一亿待采购。前一句话容易产生岐义,应该说十亿人养九亿狗,这当然是夸张,也是玩笑,说明当今养狗人之多。

像蛇行龙城这样的养狗无可指责。但数以万计的养狗人的素质是参差不齐的,许多不讲社会公德的养狗行为令人厌恶甚至愤怒。这儿举几个例子。

近年我常去中天钢铁体育馆游泳。冬天好些,春夏秋三季,傍晚五六点钟或六七点钟,体育馆的东门广场上,总有十余只巨型狗在放养,主人离得远远的,有的在跳广场舞,很少有人用绳子牵着溜。恕我孤陋寡闻,至今叫不出那些富贵的洋狗的名字。那些大狗小狗在家中憋屈了一天,一出来便狼奔豕突,或游戏,或撕咬,有的则扑向路人,使人惊叫不已。我骑电动车路过此处也几次遇险,上了年纪躲避不及,总不免心惊肉跳。为此,我跟日报社会新闻部的名记童华岗反映过,他说,此类事情,无法可依,派出所去干涉过也没有用场。由于怕狗,于是我改道去健身路上的少体校游泳中心锻炼。

家住金色新城小区,有空便去新村后面的北公园散步,那是一个无人管理 的天然溜狗场,特别双休日,许多养狗人任由大狗小狗在此奔跑游戏。这个公园的管理人员修理树木打扫卫生很是敬业,我无意批评他们。可能此处原来是个绿化带,不是正式公园,所以没有明令禁狗入内的规定。一次我正坐在河边凳子上回个电话,正埋头拨号,一只巨型黄狗猛然扑向我身,长长的舌头直舔我的手机和脸庞,吓得我不知所措,手机噹郎落地,见此情景,狗主人忙将狗儿喝开,面露笑容,说:“我家的狗从不咬人,跟你玩玩的。”狗走千里咬人,只是不咬自己人而已。“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不然的话,新闻界不会把这两句话当作座右铭。更不能容忍的是,有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天天骑着电动车游园,让大狗在后面跟着追逐,大概是要训练狗的勇猛。一次,那条大狗见路上有只小狗由主人牵着,突然掉头扑向小狗,小狗汪汪乱叫,主人连忙将小狗抱入怀中,没想到大狗居然扑上小狗主人肩膀,吓得这位老者面如土色。尽管小伙子在远处幺喝,大狗全然不理。

还有一则狗的故事匪夷所思。不久前应亲友之邀去一家餐馆吃饭,开桌时,一位亲友的亲友怀抱一只毛绒绒脏兮兮的小狗坐在我的对面,毫无愧色。这位亲友一边搛菜自己吃,一边搛菜给爱犬吃,叫人不胜骇然。吃了一顿饭,使我难受了好几天。

在养狗一族中,像我亲友之亲友这样爱犬如子的大有人在。在小区里行走,时常亲眼目睹,一些养狗的妇人回家,见到小狗在门口扑腾,立即将爱犬搂入怀中,一边抚摸,一边亲昵地叫喊:“多多,妈妈回来啦!爸爸在家吗?姐姐还没有放学吧!乖乖隆的冬,我的心肝宝贝!”听起来真有点肉麻。《养狗周年记》一句“视同己出”,引发争议。对于爱狗心切的人来说,说这样的话应在情理之中。

狗粪污染城市环境,有目共睹,人皆厌之。像蛇行龙城网友那样甘当铲屎官,在养狗人中占的比例并不高。漫步在新村的道路和林木间,常常见到一堆堆臭不可闻的狗屎,引来苍蝇无数。有些大狗拉的粪便,比小孩子拉的东东还要多。白天见了虽然恶心,尚可绕道。晚上踏着一堆狗屎,如同踩着地雷,回到家中,其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这儿需要郑重声明的是,我不反对城里人养狗。据说伺养宠物,增加爱心和乐趣,可以延年益寿。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报社工作,采访奔走大街小巷,很少见到居民养狗。养狗人越来越多也是市民富裕的标志。难怪外来打工者的孩子作文要说:“现在城里的狗比俺乡下人吃得好,城里的厕所比俺住的房子漂亮!”

过去有句流行语,叫作“别把自己的幸福建筑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此话值得所有的养狗人铭记。常州每年被狗咬伤去打破伤风血清的人不胜枚举,媒体有过具体的报道。流浪狗乱窜更使人望而生畏。近年常州发布史上最严的养狗令,每条规定都合情合理,我举双手赞成,但愿不是虎头蛇尾,刮一阵子风又依然故我。

我尊重像《养狗周年记》作者这样的养狗人。每当在户外散步,见到有人用绳子牵着狗溜达,狗便溺后马上用手纸或塑料袋拾起放进垃圾箱,我总投去敬佩的目光。城市养狗,也反映一个民族的素质。

作者系李寿生,1946年生,常州郊区新闸人,笔名余姚后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杂文学会理事。曾任《常州日报》副刊部副主任,《常州晚报》编委兼副刊部主任,常州市杂文学会会长,常州市文艺评论学会副会长,常州市钟楼区政协常委。著有诗歌集《踏遍青山》、散文随笔集《唱春风情录》《我的乡村》《昨夜星辰》等。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