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资讯 > 资讯播报 >
梅桑榆--文人邀宠三境界。(2017“绿水青山杯”全国随笔、杂文大赛,征稿选登)

发布来源:盛世传媒客服   时间:2017年09月01日

元朝杂剧《庞涓夜走马陵道》的开头(楔子)有言:“学成文武艺,货于帝王家”,“货”者,卖也。武人且不说,自古以来,有两下子的文人,绝大多数要靠为帝王家服务而博取功名利禄。像拒绝为帝王家服务的陶渊明之类隐士,只是少数。然而,官场竞争激烈,将其“艺”货于帝王家,并不意味着就此可以出人头地,飞黄腾达。于是,虽然闹了一张入场卷,但其“艺”不高,在仕途中缺乏竞争力的人便自辟蹊径,以图胜出。其蹊径之一,便是献媚于上司,邀宠于权贵。写诗撰文既是文人的拿手戏,当然要被其当作邀宠的本钱。而同为以文邀宠,却有着不同的境界。

水平低者写些小诗小文,吹捧上司或一方之长,或虽非记者,却热衷于写通讯报道,宣传首长的辉煌政绩和高尚节操。水平略高者,则写报告文学,集短成长,拼凑成书。反正此类大著不愁政府不包下出版所需费用。无论写小诗小文还是长篇报告文学,皆吹捧不怕肉麻,歌颂不惜编造。明明是作秀欺世,却说他是真心为民;明明是贪财好淫,却夸他清廉正派;明明昏聩无能,政绩乏善可陈,却赞其天纵英明,政绩卓著……此类文人,虽然谈不上“御用”,却可以讨得上司或地方长官之欢心,而官心一悦,一顶乌纱便顺手掷下。有此收获,也就初战告捷,且前途看好。此为文人邀宠的第一重境界。

虽无创作之天赋,却有批判之才能。这种才能,在大革文化命时期得到了充分历练和发挥。其批判的方向,不是历史之痼疾、社会之弊端与人间假恶丑,而是揣摸上意,响应号召,站在官方立场,荷戟操矛,寻找刺杀的目标。有名女人言“我是谁谁一条狗,叫我咬谁我咬谁”,此类邀宠者,不但叫他咬就咬,而且没叫他咬,他也瞅准形势,捕捉目标,亮出獠牙,使出狠劲,以图一口置对方于死地。即使不能一口将其咬死,也要叫他染上狂犬病。文革期间,有些文痞文棍,竟靠这一手爬上高位。老一辈批判家虽然日薄西山,老得老,死得死,但后继者不乏其人。这些接班人时刻准备着,一旦觉得气候适宜,便大显身手,向那些有良知、有胆识但却无权无势,没有反抗能力的知识分子“亮剑”。其套路,不外是无限上纲、猛扣巨帽,说作者反这反那、否定光辉历史,抹黑唱衰中国,是汉奸卖国贼,是西方敌对势力的乏走狗……其具体手法,则是生拉硬扯,牵强附会,蛋里挑骨……总之是扣帽不怕大,罪名莫须有。此类人凭借文革时期练就的功力,靠着背后有权力撑腰,尽管思想极左,观 点荒谬,其文充满文革时期的陈词滥调,但却可以所向披靡,无往不胜,并且可以扬名获宠,受到重用,不是被当作思想文化的杀手,就是被安排到宣传监管部门当头。此为文人邀宠的第二重境界。

天赋异禀,读书不少,写诗撰文,才能出众。于是看准风头,紧跟形势,发挥擅长,大写歌功颂德之诗文。土改时期颂土改,镇反时期颂镇反,上面号召掀起合作化运动,大力歌颂合作化,上面号召大跃进,极力讴歌大跃进……一路歌颂下来,虽不能全是精品,但一部小说或一部诗集,乃至一首颂歌走红,便可名声大噪。而一朝暴得大名,利禄自来,大焉者,头戴文坛领袖之华冠;小焉者,也成一方文艺界之权威。更有靠几首颂歌身居高位,吃一辈子老本,至死仍被捧作神明的歌颂大师。这些人级别之高,待遇之厚,令那些想靠歌颂讨赏赐的入门级作者羡慕嫉妒恨绵绵,口水染得青衫湿。此为文人邀宠的第三重境界。

文人的“艺”能卖个好价钱,对其个人而言,当然是喜事。说得好听一点,是实现了自身的价值。然而,无论达到何种境界的邀宠者,皆是“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即身为平民,心系上峰、心系皇上,一心一意为官方、为统治者着想。而无论是居官府之位还是“居庙堂之高”,皆不会“忧其民”。因为一忧其民,便有被冷落、被贬官,乃至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危险。古有“心忧其民”为民请命而身陷囹圄的海瑞等人,今有“心忧其民”为亿万饥民鼓与呼而被打成“反党集团”的彭德怀诸公,便是最好的例证。总而言之,这些以文邀宠者,无论是身处下层的吹鼓手,还是充当思想文化杀手的批判家,抑或靠歌功颂德而称雄于文坛、艺坛的什么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不为苍生说人话,只为君王唱赞歌。

梅桑榆,原名梅晓东,中国作协会员,自由作家。 安徽凤阳人,已出版杂文随笔集《我得官心我怕谁》、《雅人的俗劲》、《生命的账单》、《人生的滋味》、《历史的病毒》以及历史著作《解剖帝王》、《中国历史的隐秘法则》、《皇冠下的罪孽》等十余部,并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大量文章。作品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被许多报刊、网站选载、连载或被作为中学语文辅导教材,并被选入《中华杂文百年精华》、《名家散文精粹》、《中国新文学大系1976-2000杂文卷》等百余种选本。现居北京。《梅桑榆集》入编《杂文选刊》编选的大型丛书《中国杂文(百部)》当代卷。该丛书分为“古代卷”、“现代卷”、“当代卷”,当代卷共60集,编选了1949年以来50位杂文家的个人专集,以及多位杂文家的合集。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