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资讯 > 资讯播报 >
曹仙源--如许“君子风度”你我有没有(2017“绿水青山杯”全国随笔、杂文大赛征稿选登)

发布来源:盛世传媒客服   时间:2017年09月01日

国人把人种分为君子与小人两个群体,褒贬分明:一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二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春秋时期,晋平公就南阳县令、朝廷法官两个空缺“官位”向誉满朝野的祁黄羊征询人选,祁氏不假思索,力荐自己的杀父仇人解狐出任县令,推举自己的亲生儿子祁午担任法官。他回复晋平公质疑的理由也很直截了当:你是问我谁可出任县令、谁可担任法官,而不是问谁是我的仇人、谁是我的儿子。兼以被荐举的这二人上任后都“工作表现”突出,未负众望,传为美谈。他姓祁的遵循的是唯徳唯才是举,“国人称善焉”,

这个荐人、用人故事出自《吕氏春秋·去私》篇,请注意,其不可或缺的前提就是“去私”,即要有破私立公的君子之风,对事不对人,认理不认人。孔子闻之,其大加赞扬的也是这个“公”字:“善哉,祁黄羊之论也!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祁黄羊可谓公矣。”同篇又举例以资补充:墨家有个叫腹憞的大师,客居秦国,窗体窗体底端百度知道 >电脑/网络 >常见软件 >安全软件 其儿子因故杀人,秦惠王 虑及腹憞年事已高,且就这么一个独生子,便破例下令免于死刑。腹憞回禀:墨家的法规明确规定杀人者偿命,伤人者受刑,为的是禁绝杀人伤人,我不能不执行墨家的法规。遂大义灭亲,坚持一把尺子量到了底。且同篇还特别强调:“天无私覆也,地无私载也,日月无私烛也,四时无私行也,行其德而万物得遂长焉。”正是对这个“公”字信守不渝,恪遵德才兼备标准,而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假公济私,“尧有子十人,不与其子而授舜;舜有子九人,不与其子而授禹。至公也!”被毛泽东誉为“中国现代圣人”的鲁迅,晚年得子,他就没有利用自己的崇高威望让这支独苗苗子承父业,伴爹啃老,临终前还特意面嘱夫人许广平:“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海婴一生逃离父亲影子,从事无线电事业,并成了这方面的专家。

美国第32届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年轻时曾在家乡一个农场里打工。农场主德里斯是个刻薄的吝啬鬼,屡屡对罗斯福吹毛求疵,并借故扣发其工资,弄得罗氏很没面子。不期20多年之后,罗斯福成了美国大名鼎鼎的总统,享受着众人的崇拜。是时,德里斯因故濒临破产,难以为继。由于其为富不仁,无人伸出援手,他只得硬着头皮前来向罗斯福求助。听完德里斯的哭诉后,罗斯福全然不顾妻子的眼神暗示,断然为其疏通关系,出面担保,让他及时借到了大笔救命贷款,顺利度过了难关,起死回生。妻子嗔怪道:“难道你忘了他当年是怎么对待你的吗?你干吗还要担责去帮他?!”罗斯福娓娓道来:假如一个人真的厚道善良,那么善良就是他的天性,这善良不会因为面对的是一个善人或者恶人而改变。面对一个恶人,自己也变得凶恶,这还是真正的善良吗?真正的善良,首先应该始终坚守善良,不能因为恶人的恶而发生改变!

东汉光武帝刘秀,于公元24年5月一举攻陷邯郸,镇压了在那里称帝的王郎,从其府第收缴的文书中发现了数千封手下人员与王郎勾搭、诽谤自己的信件。刘秀的“替肉干部”们力主“清理阶级队伍”,严惩“异己”,以彻底消除后患。可刘秀对那些劳什子连看都不看一眼,心想: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遂当着文武百官将全部收缴信件付之一炷,“令反侧(不安分者辈)自消”,感激涕零,从此都死心塌地跟着刘秀“闹革命”。

日前报道,济南市因频繁修路导致长时间拥堵,颇有“张书记挖李书记埋,王书记来了又重来”之嫌。群众在济南市政府官网市长信箱大发牢骚说:每一年都在修路,该修的不修,不该修的修个没完,麻烦借颗原子弹把济南炸了重建。虽言词过激、刺耳,但市政府没有一删了之,而是温情回复,积极整改,获得众多网友点赞。关于气象预报不准问题,群众也多有微词、骂语。对此,中国气象局局长刘雅鸣忠诚表示:“老百姓骂一骂,说我们预报不准,发一些牢骚,我们能够理解”,他们“关注气象,说明离不开气象。关注也好,批评也好,都是对我们工作的促进,我们很欢迎”。凡此等等,都是十分可贵的为政智慧,是争当“人民满意公仆”的良好开端。

当代作家郭文斌在《新民晚报》刊文诠释“富贵”曰:“‘富’好理解,就是有钱、有物。但是‘贵’呢?贵是一种受人尊敬的状态。由富变贵,只需转一个念头,把‘我要’变成‘我给’,生命能量就能呈几何倍数增加”。由是,他想到了初中班主任刘福荣老师。刘老师的房子只有几平米,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厨房,床边一堆煤炭,门后一辆沾满泥土的自行车,床前一张小课桌,桌上摆满了学生作业本,抽屉内整整齐齐存放着学生的来信。郭文斌回忆毕业之际,每位同学凑了两角钱,给任课老师各买了一个洋瓷盆子作为纪念。但刘老师坚决不肯接受,干脆关门不见。直到毕业典礼开幕之时,校长等着他,他才开门出来,双手抱着一叠崭新的两角钱一张的钞票,执意要给每位同学发两角钱。他眼里闪灼着泪花,说:“你们的礼物我收下,但我的礼物你们也要收下。”这就是他给毕业生所上的最后一课!后来,郭文斌参加了工作,见刘老师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就让妻子准备了一个红包,可怎么也送不出去。这是什么?这就是为人之师之“贵”。

综上,从皇上到臣子,从总统到平民,从文豪到教师,其一言一行,惊天动地,感人肺腑。不禁欲问:这等“君子风度”,你我都有没有?!

曹仙源, 湖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 益阳市(地区)教委原党组副书记、第一副主任。相继由北京大学、光明日报、人民文学等出版社出版发行杂文五部曲《世象放言》《世象放谈》《世象放怀》《世象放评》《世象放鸣》,频频荣获全国杂文大赛大奖、受到杂文战线诸公及各方同仁点赞,跻身全国杂文界领军人物所写《杂文报·名家风采》(推出了60名杂文家)、所编《中国当代杂文家》(荐介了111名杂文家)《走近杂文家》(主编云:遴选的是40位“当今最为活跃的”“成就卓著的”的“著名杂文家”),其作品入选全国《百家杂文》《杂文百篇》《杂文百家代表作》等文集。中纪委原副书记夏赞忠曾为之挥毫首肯:“道德文章,令人感奋”!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