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资讯 > 资讯播报 >
2017“绿水青山杯”全国随笔、杂文大赛,征稿选登:“老八股”与“新四六”---于文岗

发布来源:盛世传媒客服   时间:2017年09月01日

八股文是中国明清皇朝科考用的一种“代圣贤立言”的文体。清代《日知录》、《四书文话》、《制义丛话》、《艺概·经义概》等书籍,对八股文作法都有介绍。一般而言,八股文须从“四书”取题,故称“四书文”,明初也可从“五经”取题,又叫“五经文”。八股文分题前和正题两部分。开头先用两句揭示题旨,为破题。接着用三句承上文加以阐发,叫承题。然后开始议论,明代三五句,清代不超过十句,称起讲。起讲后用一二句或三四句过渡性话语把题义接入正题,称入题,又叫入手、领题等,以上合为题前部分。入题后进入正题,依次是起二股、中二股、后二股、束二股共八股,所以叫八股文。由于每两股要相衬相比,故每两股为一比,简称“八股四比”。“四比”即提二比、中二比、后二比、束二比,分别与上述八股对应,乃同一内容之不同说法。一比情似一副对联,一股就是一个联句。“四比”之中,要求一反一正,一虚一实,一浅一深。故也有说八股文的主体就是四副对联或四组特殊对仗的文字。另八比文之说,也是说八个排比对偶的联句。明代束二股后还有几句自抒己见的收结或百余字的大结,清代没有。八股文的具体样式,由其名篇——王鳌《百姓足,孰与不足》之中二股,也即第三、四股“吾知藏诸闾阎者,君皆得而有之,不必归之府库,而后为吾财也(第三股)。蓄诸田野者,君皆得而用之,不必积之仓廪,而后为吾有也(第四股)”可见一斑。

对老八股有了点了解后,立马联想到一句时语:“没有最X,只有更X”。以往,“藏书家不重,目录学家不讲,图书馆不收”的“八股”该是最臭名远扬的文体了。而今,这个“最”和“更”,恐怕非“新四六”莫属!

“新四六”者,四六句也!源于南北朝“四六”,为明清八股文的对仗对偶所洗炼,乘现代“党八股”遗风而发展,拼凑四字为一句、堆砌数句成篇段、上下前后似排偶、不讲声律求上 口的笔法文体。 “新四六”之“新”,是我为了区别老“四六”加上去的。

当今,阅公文听讲话读报刊看电视,发现“新四六”正充斥着官文官语。从“头脸”到“筋骨”到“血肉”,从标题到小标题到内容,越来越讲究排偶、工整、成套的四六句。常听着听着、看着看着,就语气加重、嗷嗷叫喊,跩出“四言闪闪,四六打眼”,成为官腔官话、空话套话的一道风景和标记。

君不见,上下齐喊、国长与村长共受用的“高屋建瓴、主题突出、内涵丰富、客观全面、论述精辟、催人奋进”,人们早听得耳朵起了老茧;

啥事都要“深入学习、认清意义,提高认识、高度重视,明确任务、科学部署,加强领导、狠抓落实”,也成了标准“四六老套”;

任务怎明确?工作咋开展?必是“讲话指引、目标牵领、问题导向、底线思维、轻重缓急、统筹兼顾、以人为本、科学发展”云云,都是有来由的;

如何加强领导?大体是“书记挂帅、首长统管,部门系统、相互配合,各个层级、各负其责,深入实际、靠前指挥”,基本是照葫芦画瓢;

何以狠抓落实?一般是“突出重点、抓住关键、创新驱动、攻坚克难、扎实推进、务求实效”,有的还加个“转变作风、真抓实干”,也是现成的;

干不起来咋整?标配是“万众一心、团结奋进、振奋精神、加油鼓劲、加大力度、加快速度”,此外,“振奋振奋再振奋、团结团结再团结、鼓劲鼓劲再鼓劲”式的“前叠后再”,也如踢球之“补射”;

另也常见用“四六”表述方针原则,再用“四六”诠释方针原则,子子孙孙的“新四六”让人如坠“四六”丛中。

了解了“老八股”,又拉出了“新四六”,就想把它俩作个形式上的略比:

无论“老八股”还是“新四六”,都是“饰其辞而遗其意”、以内容满足形式,以形式剪裁内容。但也有差别,“老八股”有固定套路程式,讲究写作技法,比如先“破题”、再“承题”、后“起讲”……破题又分明破与暗破、正破与反破、顺破与逆破(倒破)以及破意、破句、破字并以破意为高,破字为下……而“新四六”除了“四六”还是“四六”,因辞剪意伤意损意害意,导致言不及义不达意不尽意,弄得“形式上了天,内容瞎了眼”:该说的没说清,不必说的硬搭配;有的意思强调过头,有的又显程度不够;还有的歧义多多让人不明言何,恰似用诗歌作报告、用戏词签合同、用相声小品开诊断书。

“老八股”和“新四六”都是虚饰浮华、铺张堆砌,用华辞丽句掩盖空虚内容。即是如此,“老八股”仍因讲求排偶声律、文美句工更胜一筹,而“新四六”更多是堆砌华言、口号串联,无质而少文,正如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所痛斥的“空话连篇”“装腔作势”,情同“老婆婆化艳妆,穿着时装捡垃圾”,形式与内容背离,被人们称为“臭跩”。

悲夫!“新四六”的煞费苦心炮制者、振振有词照本宣科者光想着好听好看好记了,竟轻视小瞧了好用与实用,热闹闹空嚷嚷表演了一场猪上天的忽悠、羊上树的卖弄、哗众取宠的作秀。

“唐之取士以赋……宋之取士以论策……明之取士以经义”,明太祖朱元璋对科考出的人才失望,便改革科举,与刘伯温十年反复研究,创制了科考新文体——八股文。可见,“老八股”是中国封建科考制度不断改进发展的产物。而“新四六”兴盛则与领导机关领导人员思想作风、工作作风上一定程度的图虚名、慕虚荣、造虚华、行虚张紧密关联。文风即人风,“新四六”实质是做人做事的华而不实。据鄙人观察,凡“新四六”兴盛的地方,大都思想与工作作风浮华,形式主义严重。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把党八股视为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一个藏身的地方”加以清算。同样,“新四六”也是形式主义的一个藏身处,也要清算。

清算“新四六”,当年“韩柳”古文运动提出的“文道合一”、“因事陈词”、“文章言语,与事相侔”以及“唯陈言之务去”、“文从字顺”等仍可借鉴,与此同时,多用长短不拘、抒写自由、达意精准的奇句单行表述内容,力求“丰而不余一言,约而不失一辞”。特别是,官文官话不同于文学,求的是简明扼要、严谨缜密、直白浅显而忌讳假借喻代抒情夸张。诚然,四六文可用成语,但成语却不是四六文,不可混淆。

华北农村有句俗语,叫“四六不成材”,说的是盖房子每间屋檩条要恰当,四少六多,五根正好。以此话警戒四六文,也是蛮合适的。

于文岗,杂文家,北京住总集团宣传部长.杂文写作始于1978年,三十多年撰写杂文、随笔、散文等近千篇。五十余篇获奖。作品多注重批判性,纵情恣肆、嬉笑怒骂。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