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资讯 > 资讯播报 >
董联军---美丽金东在希望的田野上(2017“绿水青山杯”全国随笔、杂文大赛征稿选登)

发布来源:盛世传媒客服   时间:2017年09月01日

有歌地方就有希望;有诗地方就有远方;有仙地方就有美丽;有街地方就有幸福。

1.jpg

金华古称婺州,因其“地处金星与婺女两星争华之处”而得名。自古地理位置重要,东邻台州、南毗丽水,西连衢州,北接杭州,被誉为浙中明珠。金东乃金华市辖区,成立于2001年,是浙中城市群重要核心区,也是金华与义乌黄金主轴的重要节点。

自秦建制,金华已有2200多年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地灵人杰。素有“江南邹鲁”之称。黄初平、王淮、骆宾王、吕祖谦、陈亮、宗泽、宋濂、李渔、黄宾虹、严济慈、艾青、施光南……群星闪耀。金华素也以文化礼仪著称于世,“讲学群起,书院迭兴”,至宋元,以吕祖谦为代表的金华学派,陈亮为代表的永康学派举国闻名,是浙东学派的重要一支。

物华天宝,群贤毕至。金华是儒释道共生共融之福地。戴真人与第三十六洞天、黄初平羽化登仙、葛洪九峰山炼丹、达摩圆寂九峰等。严子陵后裔建起了“七星拱月”琐园及十八座雕梁画栋的大明厅;诸葛亮后裔打造了闻名遐迩的诸葛八卦村……黄大仙文化,自晋代流传至今1600多年历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扬中外。黄大仙点石成金,叱石成羊“普济劝善,扶弱救贫,驱邪扶正,除暴安良”的大仙文化,让世间充满温暖、善意和大爱。

义乌——从“鸡毛换糖”走到“世界超市”的国际小商品城;横店——从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发展为国家级影视产业创作基地;永康——从小五金之乡,变到中国的五金城。金华老百姓从山上田间道路开始种植苗木,种成了中国的花卉苗木之城……

每一次美丽蜕变都离不开勤劳智慧的品质和勇于进取的精神。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流淌……”。这首《在希望的田野上》是上世纪80年代十分流行的经典歌曲,也是作曲家施光南的代表作之一。

时间最公正。一曲歌从诞生流唱至今,不靠宣传,不用发动,完全发自老百姓内心的歌唱,足以证明她的经典不朽。

这首歌把现实、希望、未来巧妙融合,既歌颂改革开放的新气象,又憧憬富裕兴旺的新未来,反映了中国农村改革翻天覆地的变化,抒发了神州亿万人民对幸福生活的热爱向往。不仅是20世纪华人音乐的经典,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亚太地区音乐教材曲目。

金东是施光南的故乡。他出生在革命家庭,父亲施复亮,母亲钟复光,为国为民,克己奉公,奉献终生。

2.jpg

将门出虎子,家风是一种无形力量。钟复光为黄埔军校的第一代女兵,曾任军校女生队的教导员。施复亮原名施存统,是著名政治活动家,任过团中央书记。他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的主要筹建者。施复亮自幼家境贫寒,祖母教育他,如果做官就要做清官,要为老百姓办实事。这些教诲影响施复亮一生。新中国成立后,施复亮担任国家劳动部第一副部长,仍然保持艰苦朴素本色。一日三餐十分简单,一双皮鞋穿了20年,烟酒不沾,一旦公益事业需要,马上慷慨解囊。施复亮去世以后,没有给家庭留下一分钱。

《在希望的田野上》歌曲创作当时稿费才30元,只够买一张流行音乐会的入场票。当时,音乐界的大批才子流往国外,光南夫人洪如丁从小在新加坡长大,有人劝夫妻俩也“出洋去过过”,光南听了很生气:“我的根在中国。他说,这里的生活虽然艰苦一点,但我能为11亿人写歌,新加坡才一千万人,有几个人听我的歌。”

“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习近平总书记说:“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家风对一个人品德和素养的形成至关重要。刘铁男教子,“做人要学会走捷径”。胡长清谓子:“政治是虚的,理想是远的,权力是硬的,票子是实的,去掉虚的,扔掉远的,抓住硬的,捞到实的。”“种善得善、种恶得恶”。

“我们的未来在希望的田野上,人们在明媚的阳光下生活,生活在人们的劳动中变样……”,在“五水共治”的今天,唱响《在希望的田野上》,更有历史和现实意义。

家乡的小河是否还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人们的生活是否在劳动中变样?社会是追求绿水青山,天人合一;还是穷山恶水,物欲横流?歌曲唱出心声,给出答案。唯有绿水青山,才是幸福的希望田野。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王阳明言:“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在唯GDP马首是瞻的指挥棒下,剿灭劣五类水行动,应该先剿灭官员心中的“劣五类”。那些以环境破坏为发展代价,乘GDP指标飞黄腾达的通道,应当关闭废弃。不破某些官员心中升官发财之“贼”,难获全胜。

上善若水,水是生命之源。破坏环境,逆天而行。大禹治水,防御天灾:五水共治,剿灭人祸。

绿水青山,清风徐来。官员可以调走,而环境是调不走的。五水共治,大善之举,功在当代,利及子孙。剿灭劣五类的答案应该是公开的、阳光的,成效如何老百姓随时能感受到?剿灭之力,不在声势如何震天动地,应该在科学治理,制度上狠下功夫。

3.jpg

音乐之乡,美丽村庄。据金东区宣传部长曹一勤介绍,为了造福百姓,建设好“人民艺术的田野”,金东从环境、养老、文化三方面入手,建设美丽家园新农村,追求三个“标配”——波光粼粼的水塘、其乐融融的居家养老中心、人民群众的精神家园文化礼堂。

笔墨当随时代。文艺创作也不例外。在施光南纪念馆里,见到各个时期创作的手稿。如《紧跟毛主席就是胜利》《大寨红花遍地开》《一轮红日出韶山》《毛主席著作闪金光》《毛主席!衷心祝您万寿无疆》……写毛主席的歌曲多达十几首。在唱歌只唱样板戏,跳舞只跳忠字舞,政治凌驾于艺术之上的年代,其实一个人真正的艺术才华很难彻底释放的。连文学巨匠郭沫若也积极写诗赞毛主席。

郭老才华横溢,新中国成立后,他曾写诗赞美:“天安门上红旗扬,毛主席画像挂墙上,亿万人民齐声唱,毛主席万岁万万岁,万岁万岁寿无疆,毛主席呀毛主席,你真赛过我亲爷爷。”1958年,他又诗兴大发,形象地将毛泽东比作红太阳。他在《题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的摄影》的诗中写道:“在 一万公尺的高空,在安如平地的飞机之上,难怪阳光是加倍地明亮,机内和机外有着两个太阳!

凡经典不朽之作,必皆根植于人民大众沃土。施光南创作的《祝酒歌》《在希望的田野上》《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月光下的凤尾竹》《多情的土地》等耳熟能详的歌曲陪伴了几代人的成长,歌唱出了亿万老百姓的欢乐与追求,成为一个时代的音乐坐标。为此施光南也成为新中国1949年建国后唯一一位被国家授予“人民音乐家”称号的艺术家。

只有把人民放在心中,人民会永远记住他。放得越重,记得越牢。

千年古街,文明胎记。坡阳老街全长400多米,位于金华岭下镇岭下朱五村,是浙中历史最久、里程最长一条古街。街口牌坊有联:“追远亭幽接千年,坡阳街远通六府”。这曾是上通丽、台、温,下达金、衢、严(现建德一带)的交通要道,繁华热闹,商贾云集川流不息,客栈商号鳞次栉比,被誉为“浙中第一古街”。

4.jpg

“商是流通路,市是聚宝盆”。老街如千年风铃,挂在岁月窗口,回荡起世事的风起云涌,生活的酸甜苦辣。这条原生态的古街,至今居民还悠闲生活在这里。行走在古街的青石板上,一种亘古不变的人文传统气息直达心扉。墙角不经意间露出生机勃勃的青苔,还有在微风中摇弋的常青藤,不时散发出历史醇厚的味道。在一座简朴的院子里,有两株近百年的牡丹花,争相怒放。九十多岁的老爷爷,怡然喝着茶,听着婺剧,那朴实无华的慈祥笑容,映着盛开牡丹,便有“人面牡丹相映红”的诗境。他说:“这俩株牡丹在自己出生前,他的父亲就种下了,这是传家宝呀。”

老街的静美,幽朴,让匆忙的都市人在大红灯笼和白墙黛瓦的中,能够倾听到诗画江南的真善美。

古街青石板下是连通两侧民居的巧妙排水系统,是先贤山水互利、天人合一的智慧结晶。在 “五水共治”今天,值得思考借鉴。在新城建设中,如何避免“开膛破腹”边拆边挖的囧境?建设好城市管线的“底下之城”,更是一种启迪。

老街,老房,老人和老字号,经典绝美。百年老商号同泰、同和、豫康、保元堂、叶乾元……迎风招展,夕阳余晖照在斑驳老宅上,清风拂过幽深古巷,人来人往,了无尘念;与世无争,宠辱不惊。老街居民和睦安宁,微笑着过好每一天。

一个诚信社会,用不着号召提倡什么工匠精神。我们先人早知道“诚信”两字值千金,无论商海,还是处世,永远是王牌。人无信不立,难道产品不是如此?先人们早就用生命与血汗,敬业与责任,代代相传,去打造属于自己的百年老字号。

近观中纪委公布: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被双开,30年来他金钱开道,一路造假,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干部,是谁给他一路“恩光”?他又如何一路“恩光”谁?亦官亦商,触目惊心。

如果一个社会的信用体系被随意破坏践踏,犯罪失信的成本极底,那一定是假货伪劣产品泛滥,再多的号召和倡议,也苍白无力。依法治国,让守信者昌,造假者亡。那么百年品牌,工匠精神自然而然融合在一起。

老街属于老人。老街的人文美景,便是设在古街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清洁幽静老房子里,老人们有的躺在靠椅看电视,有的闲坐聊天,安享晚年,惬意自在。一到中午和傍晚的饭点,这里成了古街上最温馨地方。一日两餐,两荤一素、有饭有汤,新鲜好吃,只需四块钱。炊事员持证上岗,对老人们也好,处处洋溢着家的味道。

中国提前进入老龄社会。老龄化是中国面临最大的社会问题。“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谁都会老去,让老人们安享晚年,幸福快乐。不仅是一项最实际最直接的民生工程,也是中国梦最丰富的内涵之一。金东“居家养老”新模式,丰富社会养老内涵,并拓宽路子。

金窝银窝不如狗窝。“因地制宜,以小博大,吸纳爱心,政府扶持。”居家养老服务新模式,可让成千上万老人受益。每当在外工作的子女回家,看到老人被照顾得很好,或多或少,爱心捐助,积少成多。而每个居家养老中心都张贴捐助孝顺榜。让养老与慈善,责任与孝心,融会贯通,旗帜飘扬。

居家养老既解决老人情感上的依赖,又切实解决生活中的难题,一举两得。落叶归根,不离家乡,方便实惠,使老人更有幸福感和获得感。

据介绍,新建一家容纳50多人的敬老院,需500万元。如果这笔钱若用于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至少可建40个。自2013年以来,金东区一直将“居家养老”列为民生实事,这是目前老百姓认同度最高、获得感最强的实事之一。

在大拆大整的当下,坡阳老街这种保存原生态,顺着老街原有纹路,修缮利用、保护并举。既使继承优秀文化传统,展现历史韵味和文明胎记,岂不是一举两得吗?

和谐社会不应一味追求GDP指标,保障社会安定,民风朴实,百姓安康,难道不是最好的幸福指数吗?

“最美莫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陈年的酒……”,这是坡阳老街,留给人们最美最温馨的动人画面。

绿色是金华另一张金名片,发展花卉苗木产业不仅是金华人致富法宝,也是绿色聚宝盆。美化环境,开展“农家乐”和“生态旅游”,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5.jpg

在“五水共治”中,金东区因村制宜,美化家园,精心培育“一村一品”,挖掘各村文人历史,彰显村庄特色。八仙溪边上的河口村,芦苇是该村貌的重要景观,处处芦苇生机勃勃、野趣亦然;釜章村在溪边上建起百米紫藤长廊,随风摇弋;后溪村民把废弃的盆盆罐罐利用起来,种上茶花、梅花成为生活小景致……一路村庄,处处风景。

只要播种下科学、绿色、和谐、进取的种子……,就会鸟语花香,春华秋实。绿色发展,绿色生活,美丽幸福就会在希望的田野上。祝福金东人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希望的田野上,为她富裕,为她兴旺!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