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资讯 > 资讯播报 >
青山有幸埋忠骨

发布来源:admin   时间:2019年03月26日

青 山 有 幸 埋 忠 骨

浙江  詹苗康

(浙江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杂文家)

南方地面鲜见帝陵,倒是不乏贤臣良将的忠骨掩埋,尤其在杭州这块有山有水的天堂福地。因为曾经做过南宋王朝名义上的临时首都,加之早先时候五代十国的那位钱镠也曾有机会封王立国,这里便也可以称之谓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处难得的古都。不过关键还在于,它位居江南富庶的太湖流域,又系浙中大川钱塘江北岸的锁钥之地。因此甭管当年的南宋王朝还是南明王朝,这些由原来称王称帝于中原的皇家大族,在遭遇北方游牧部落的追逐驱赶,遂于落荒南逃的途中被人仓惶拥建的封建小朝廷,倒是一个个都与斯地难分难舍地难以解脱开了似的。

在牢舍已破、鹿失诸野的乱世中当皇帝,厄运难免,被虏的被虏,被杀的被杀,投海的投海,自尽的自尽,断无安然存活的可能性。而且死了之后也留不得什么尸骨残骸,即使留了也没有什么用场可派。亡国之君,留骨何用?难不成拿来教育子孙后辈乎?抑或振聋发聩乎?更加不要说,在这传承久远的成王败寇的价值评判体系中,庶几臭狗矢一堆。倒是参与护国的忠臣良将不一样,国破忠臣在。——人果然死了,但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之下造就的这些英雄人物的悲壮与绚丽的光彩却是依然存在,而且必定传之久远,光耀千秋!因为这才是民族的元神真气,所有明智的政治家们需要口中经常念叨的爱国主义。甭管是谁,也甭管在什么时间与场合,这一些都不可或缺,理当统统归入正能量的范畴,即便属于当时那些曾经参与加害者本身,也同样会如此认同。当年的元世祖感其忠义而葬陈文龙于西湖智果寺西侧,岂非一例?

出于历史和地理的原因,杭州西子湖畔掩埋忠臣良将的墓地也特别多。事实上,这湖畔早已成了一处爱国主义教育的大基地。而其中自然要数南宋与南明这二个遭遇北方游牧民族灭国的时代的人物为最多,当然还有近代中国历史上由伟大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家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那场对于中国数千年封建专制主义政治来说,敲响了最后丧钟的一役——辛亥革命时期牺牲的那些先烈们。因了他们的义愤与仇恨,实际上与许多年之前满族人野蛮入侵中原大地时候的那些血腥杀戮,脱不了干系。那么照道理,这地方还该掩埋许多八年抗战之中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了,偏偏出于历史的原由而未能实现。

这中间,名声最为响亮的无疑当属汤阴人岳武穆,既有父子并列的墳丘,还有栖霞嶺脚偌大的一座岳王庙,而更能解国人之气者,自然还有那几个跪着的铁铸像。终因其创建的业绩过于至伟之故,而且遭遇的迫害也属最为冤屈,就成了这西子湖畔的青山之麓掩埋的一块最大的忠骨。其他的还有张苍水,以及那首著名的《石灰吟》的作者于谦,当然还有民国之初的秋瑾、徐锡麟、陶成章、尹维峻……等等,总括起来,这湖畔聚居的民族英烈,倒也堪称芸芸之众生者矣。不过所有的这一些,恐怕也都抵不上了前者。因为后者的一些坟丘大部分已经在文革之前就被无端地拆迁了,拆迁到鸡笼山马坡岭的脚下“过集体生活”去了。而岳飞墓则要等到正式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当然也  未能逃过红卫兵小将“破四旧”的刼难。

其实在历史的现实中,这些历尽艰辛的民族英雄所遭受的苦难虽属鲜为人知的,其实骇人听闻,但就精神与作为却是一脉相承。譬如南宋朝的参知政亊(副宰相)陈文龙,其抗元的经历几乎就与文天祥差不多,同样的罄家财集军资,招兵勤王事,被俘之后的状况也属类似仿佛,大义凛然,绝不屈服与投降,以死相抗,而且还都是出于一种读书人的理性和民族正义的高度。这些人才属于真正的民族脊梁,是谁个中华民族的敌人见了也会心生害怕与胆怯之人。陈文龙在老家兴化组织抗元,被俘后于押解北上的途中绝食,並在路经杭州谒岳飞庙时气绝身亡,慨然谢世。其叔陈瓒步侄之后尘,继续抗元,还曾一度收复兴化城,事败被俘,惨遭元将车裂。在这里,民族抗争至死不渝的精神,昭然若揭。这才是爱国主义的精髓,也正是我中华民族之所以历经数千年而仍能留存于世,并且还时时不忘去努力争取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之梦最为关键和无私的精神光华。

为了景仰与追慕这位有幸埋葬西子湖畔的宝石山麓,且在文革中又能免遭墓穴被毁之劫的抗元名将莆田人陈文龙,吾人遂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特为执杖徒步由黄龙洞入山,然后翻越长长的葛嶺去了一趟智果寺旁的静逸别墅 。宋参知政事陈忠肃公墓就在那别墅堪下北侧,墓前一棵斗粗的古樟,墓后刺竹连蓬,一切都保存完好。而这墓碑,正是原国民政府主席茶陵人谭延闿先生在民国十八年重修陈墓时亲笔手书。可见,陈文龙的墓确实在一九二九年由国民政府有关部门进行了修缮,而这也正好说明了,当时国民政府对于爱国主义精神的重视。实际上,凡属一个正常有序的年代及其国家领导人,对于这一点通常都会予以特别地执顾。譬如文革十年的动乱一经结束,国家拨乱返正刚才走上了正道之后,岳飞墓修复了,孤山南侧的秋瑾墓也回归了,其他一些具有文化沉积的名人之墓,诸如武松墓、苏小小墓也都统统恢复原样。

一个国之软实力是什么?是文化。可文化又在哪里?当然在于创新,却也在于传承。传承前人的精神、思想、道德,以及言论、文字、作为,而且即使作为创新,也应该是建立在传承基础之上的创新。

青山有幸埋忠骨,毕竟这世上的许多人与事,甭管过去多少年了也都有广大老百姓内心的臧否,而且也都需要获取广大老百姓内心的认同与许可。譬如,这一次由陈文龙老家福建莆田的有关方面,包括莆田市杂文学会、福建陈文龙文化研究会,以及莆田陈文龙纪念馆,联合浙江省杂文学会举办的关于纪念西湖南宋忠烈陈文龙的征文,无疑便即一项获取了广大老百姓的内心认同和赞许的有益活动。当今之时,于我美丽的西子湖畔,承办此类传扬民族文化、发掘正能量的好事,实属多多益善!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