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杂文界网站首页,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推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资讯 > 书画江南 >
胸有山水入画来

发布来源:admin   时间:2014年05月26日

胸有山水入画来
—漫谈台州画家沈从斌
徐卫华

我认识沈从斌先生,是在临海洪池路上的老台州日报,那时他是《台州日报》的一名编辑。十年了,我还记得他那简陋的斗室和平淡的工作平台,墙上贴着几张小画,如蜗牛居之士。那时,我们之间只有握手之谊,相视一笑之敬。我写我的文章,他画他的国画,也常在台州报上会面。应了以文章会友、以书画通情之理。我们没有吃过一餐饭,喝过一杯酒,可以说君子之交淡如水。
   后来,他去了北京画院深造。其间我们会过一次面,言语也不多,碰到一起,他就谈他的山水,他的中国画,我只有从他的囗语和话意中生发灵感,随着附和几句,掺杂着自己的一些不成熟的思想。但在他嘴中听不见有一句俗语,那轻轻的语调,你可以回味,但每一句都是实话。他说要替我画画,从此,他的画风也迥然了,细腻中揉进粗犷。
    我认识他的画比认识他还时间长。沈从斌先生是传统的,他扎根的土在中国民间。他13岁学画,用他的童心临摹这个世界,这世界的历史积淀、这中国文化的瑰宝。对宋、元、明、清及当代的名家名画,他都一一钻研和临习。他的画,讲究运笔,特别在线条、点面的结合上,在虚实的衔接上,在密与疏的布局上,师古而不泥古,创新而不失传统。他既攻中国画山水,又攻花鸟和人物,每天大都要画上几幅,做到“曲不离口吧,拳不离手。”
     沈从斌先生是浙江温岭人。他既有江南人的品性,又有大海边人的气质。江南的山水能养人。括苍秀,天台神,仙居美,雁荡奇,东海无边,渔村唱晚,偏舟夕阳,长亭纸凫,古桥石街,牧童竹笛,山村古木,老翁蓑衣笠帽垂钓,一步一景,一心一画。他生于厮而爱于厮,山是琴,、水是歌,人生采风笔墨间。面对这一幅幅美景,他素描,他写生,他临摩,他写意,他追求,如“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间也”;他用情去画,他把家乡的山水就这样在刻苦追求中装进了他的人生,他把人生的爱憎也溶入了祖国的山水画中。他从江南的小桥流水间走来,他在画中,画在他心里。沈从斌赋于山水以灵气,他注重对光的运用和自然的刻画,并结合古诗、元曲、道禅的意境,给山水画创新凭添了几许古意和人生哲理。他画山间林木,有“白云生处有人家”的美妙;他画渔舟静泊,有“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等待。
生活着就是为了美丽。在某一层面上说,这世界如果没有山水,那该是多么的平淡,既没有哲理,又没有诗意!那有可能就不是今天的沈从斌先生了。他的幸运,是因为他这样执着地生活在江南,热恋着江南,追寻着江南,在江南的山山水水间美丽着。他的中国画作品《马头岗》等分别入选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及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全国画展和省画展并获奖。1988年台州青年画会成立,他当选为会长。
沈从斌走出了台州,开始了他的艺术人生。他要发掘自己潜质的东西,寻求艺术的突破,但不是为艺术而艺术。那种潜质,或许就是大海赋予他的“基因”。我从从斌二字上揣摩,总是捉摸不透。从其间上听,有从兵之音,兵为军中小卒,冲在最前面,最勇敢的,为艺术而献身;但从字面上理解又是从文从斌之意,他从文可以,从武是无论从那个角度去解读,都是不大行的。他矮小、单薄,文儒,只有那几杆毛笔,才叱咤风云,纵横天下,威风八面,仪态有方。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假如一个人有志,那么这个世界肯定要属于他。
沈从斌先生的求艺道路是不平坦的。80年代初,陆俨少大师极力向浙江美院国学系山水画家孔仲起、童中焘先生推荐,但因沈从斌先生当时在温岭文化宫工作不能如愿参加入学考试而遗憾终生。但他又很幸运,他是明代山水画领袖沈周的后裔,自幼酷爱书画,有与生俱来的天赋。12岁得温州国画家戴学正、石奇两师启蒙,后又得到著名山水画家谢稚柳、陆俨少、应野平、徐子鹤、唐云等的点拨;同时,他的山水花鸟作品又得到北京画家田零、崔子范、周思聪、左汉桥、王文芳等名家的指点。他1994年毕业于北京中国画家院研究生进修班,现为中原书画院客座教授。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中国水墨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上海现代文人书画社社长;上海王一亭艺术研究会理事;澳门〔中华慈善书画院〕副院长;浙江西泠书画院特聘画师;广东孙中山画院特聘画师;上海陆俨少艺术研究会画师;浙江中国画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中国作家书画院浙江分院副院长。去年年初,《中国书画收藏》对他的作品进行综合定价,推荐为2.5万元/平尺。这次送到保利春拍的这件《兰亭雅集》作品,是他前些年创作的精品之一。他的《兰亭雅集》(镜心,设色纸本),再创新高。这件高36.2cm、宽103cm的作品,在去年7月举行上的保利 2013春拍上,以17.25万元成交,拍卖估价为6万至8万元,而实际成交达到17.25万元,相当于5.48万元/平尺;今年以来他的画价更在一路飚升,高时已达8万一平尺左右。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仿佛这个世界是属于沈周后裔的、沈从斌在北京中国画院研究班深造,他将自己的江南文化的积淀,空灵地透视出来,溶进北方文化的苍莽和厚重之中。他走进了中国美术馆、国际艺苑、故宫博物馆书画厅、荣宝斋,他走进了艺术的殿堂,他的一生从此而更加艺术。他“眼高手低”。眼高,就是要有高标准的追求,要向一流的艺术家学习;手低,就是要勤奋多创作,要深入生活,体验生活,力求厚积薄发。他自费去山西等地写生和体验生活。那九曲黄河的豪放,那大西北古铜色和深褐色的黄土高原文化的博大精深,那吕梁山的大气,那延河水的不屈,那西柏破窑洞的生机,那南泥湾丰收的沉甸,那安塞的威风,那米脂伴着粗犷后依存的美丽,那吉县的风情和壶口的豁达,那太行的巍巍,都装进了沈从斌的心中。当他挥洒出来时,其笔端的情感,如其生命的旋律。那力透纸背的水墨,静中有动,动中有情,厚重中蕴含着灵秀,飘渺中携带着雄浑。他的画静穆如山,深邃如林,致远如水,出神如云,入化如虹,雅气如童,老辣如松,恬淡如仙,古朴如寺,溶南北的风格,收古今之法度。那东倒西歪的草堂,那三二笔漫画似的博古通今坐而论道的老者,那杨家沟连绵不绝的山峦和粗犷的信天游系列画,真是融南会北,既大放豪气,又灵动秀美。从他的作品中,你还能看出一种仙意,一种神境,一种美逸,一种超凡,一种脱俗,玲珑中透出俊逸,苍浩中尽显博大,写意中毫不遮掩真情,真是胸中有山水,人生有神秀。沈从斌说,当今书画界,我认为,先做人后作画难,先做好人后作好画更难,但沈从斌却神守其位。做人是第一位的,作画也是第一位的,要力求画人合一。正是如此,他不但受到许多当代著名书画家们的喜爱,而且都赠他墨宝以志鼓励和纪念。他的作品也“超越淡远骨法在,点画悠悠尽入仙”。有许多名家都为他点评。陆俨少认为:他的作品学棣沈从斌的画用笔豪放而疏松,笔性很好,十分大气,既继承了传统之笔墨又有创新意识。王伯敏认为:他的作品沈从斌富有才智,在艺术上他有自己的想法,在绘画上,他求稳,然后在稳中求趣,稳要有规矩法则,趣可以突破某些法则。沈从斌在这方面作出努力,收获是显著的也是可贵的,在浙江的画家中沈从斌在绘画理趣上的表现是佼佼者。邵大箴认为:他的作品沈从斌的画,格局来自传统,但气息是现代的,有鲜明的个性。他在淡定、沉着和开阔的造型、笔墨和章法中,赋予某种幽默和调侃的趣味,抒发出某种自我陶醉的、些许寂寞的情怀,在把我们引进如诗一般境界的同时,又让我们情不自禁地为他的睿智和聪慧所感动。李维进点评他的作品为“融会南北,豪放大气”,叶墨之读他的作品“恬淡天真”,李捷谈他的作品“苦寒出清新,砺久见天真”,郭皓说他的作品“画从心出,笔随神走”。在这些褒奖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沈从斌的画非一日之功。是的,一个献身艺术的江南人的执着追求,这30多年艺术人生包含着沈从斌多少汗水和心血!
他的作品,近年来已引起国内外收藏家的关注。现已有多家博物馆、美术馆和许多个人收藏家收藏他的作品。《美术观察》、《美术报》、《国画家》、《江苏画刊》、《中国文化报》、《中国书画报》等数家报刊都对其作品作了高度的评价。2001年我见到他,并与他接触频繁起来。主要是我与他和其他几位友人一道商办筹建台州市收藏家协会一事,我又进一步知道了他的山水神秀,知道了他的艺术造诣,知道了他的不变的人品和画品。沈从斌没有骄狂,他的画已被文化部定价为每平方尺1.2万元。但他不铜臭,既不为钱而折腰,又不为钱而失友。有友人来求,他只要有空就提笔作画。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人还是那人。他仍一介布衣,装束简便,出行随俗,谈吐平凡,举止儒雅。我也没有向他要画。不过,我喜欢他的字,并开口请他写字,认为他的字有意趣且有自己的风格。但他怕写不好,故推迟了几个月后,终于不好意思地为我写了一副字。“独坐堂阶天高月满,忽披书本古到今来”。这寓意真够高雅,并落款称我为兄方家正之,害得我惶恐了一番。可见他的谦虚和厚道。他的字确有精妙之处。大概书画同源就是这个道理。我认为他的字早年学王、颜柳,后应入画而朴拙,点捺之间都透出一股稚气,并揉几分老辣,其味有个性且显独特。其缺点是有些刻意排列的工整,字的心情欠放开,即使字字错开,也有披云草堂栽种之味。但我是爱画及字,为他有这样意境的字而叫好。
他是夕农居士。他的画如其品性,他的书法也一样,书在其画中,画在其书里。要知道,有许多人是只看画不看书的,有许多人是只看书不看画的。兼而有之,如齐白石说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他的山美,他的水美,他的人更美。
他的山长,他的水长,他的溶百家为一家的艺术人生将更加不朽。
我不很懂画,但认真钻研过。不过,对美人人都是会欣赏的,都是有感觉的。我将对沈从斌先生的感受写出来,就算皮毛之美吧。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